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指上铝玫瑰盛开在蓝房子

作者: 鹿小妖  发表时间 2013-07-15 22:16:56 人气:
编辑按:真是一款暖心的小故事。
    【蓝房子与铝戒指】

    佳琪没有想过古木会为她作出这种浪漫甚至有些疯狂的举动。拥有一幢蓝房子,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这是连她自己都几乎记不起来多久以前曾经有过的天真愿望。现在的城市里哪里容得下一幢独属个人的蓝色房子呢?不过是孩童般的任性要求罢了。

    三年前夏日的某个午后,烂醉的佳琪趴在空无一物的吧台上,眼神迷离地笑着对路小七说:“24小时内,只要有人,只要能为我建造一栋蓝色的房子,本姑娘立马嫁给他!”后来路小七说,4年里多少次看她喝酒,唯独那一次,是真的醉了,因为她灌下的不是酒,而是浸泡了自己初恋残骸的的眼泪。

    路小七也完全没有想到,那个在她心中只是个毫无情趣的退伍军人的古木,居然真的在规划一整的小区内为佳琪争取到能够将自家外墙刷成蓝色的权利。其实佳琪知道, 小区的投资商刚好是古木以前的战友, 因而事情才能进展得如此顺利,完全不如路小七后来在文章中讲述得那么浪漫,但当古木拿着精美的易拉环戒指在蓝房子里单膝跪下时,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汹涌而出的眼泪。那是一枚普通的易拉罐拉环,古木将它雕刻成一朵玫瑰花的造型,精巧逼真,花瓣薄如蝉翼,仿佛吹口气就会飘落下来。尽管后来在婚礼上古木又为她戴上了一枚货真价实的白金钻戒,但在佳琪心中,什么真金白银都比不上这枚材质为铝的玫瑰戒指。她将没那么有光泽的玫瑰戒指小心翼翼地收到锦盒里,希望经年以后,自己白发苍苍是拿出来,它还是依如初见。

    刻板骄傲,如同他的名字的军人,居然也会亲自做出这些事情?这在身为记者的路小七的眼中已不是好友的浪漫故事了,而是足以转换成无数种体裁的完美素材。于是当佳琪含泪戴上那枚可爱的铝戒指的第二天,他们的爱情传奇就已经变成文字躺在印刷室里了;第三天路小七就开始与编导讨论将其制作成广播剧的相关事宜了。“就像是古木刚捞上来一条鱼,分分钟我就把它做成菜,端上了餐桌,食客们甚至能在它眼睛里看到活蹦乱跳的精气神儿。说不定还能尝到你们小两口恩爱的眼泪的味道哦——”小七这个比喻说得佳琪毛骨悚然。

    佳琪知道小七是在暗讽什么,却不在意。古木退伍后就带着佳琪离开西安,来到这个既不是大连也不是青岛的海滨小城。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成堆成堆的鱼虾蟹。古木便很快做起了水产品运输的生意,由于用心经营又有门路,很快便红火起来。小七常常嘲笑古木就是个指挥万千虾兵蟹将的矮子将军,又连连哀叹佳琪风光了半辈子最后落得个作人渔妇的下场。

    其实古木不算矮,在战友中间还是有一定身高优势的,然而他1米79的个子,到了1米72的佳琪面前,怎么也称不上伟岸。有时佳琪洗完澡照镜子,看着小七口中模特般的身材,孩童般的脸的自己,心里想,这些都不过是炫耀青春的皮囊罢了,真正能换来一生相伴的,还是深藏其中的那颗心。

    不久,一双璧人来到北京,一来当面将结婚的喜讯告知小七以及古木在北京的战友,二来采购些结婚用品。

    正值新鲜蟹上市,小七一拉开门便看到硕大的蟹努力睁大那可怜的小眼睛等着自己,旁边挽着笑吟吟的佳琪。小七喜笑颜开,用甜得要把人腻死的声音迎他们进来:“呀,姐夫、佳琪,你们来啦!真是稀客呀稀客,快请进!”小七接下大闸蟹,只看到一张没好气的男人的脸,“总算没叫我渔夫。”

    【蓝房子与死不瞑目的初恋】

    路小七特意请了几天假,带着佳琪和古木四处玩、购物。两人这才发现,他们的爱情故事已经被制作成广播剧,变成了电波。现在,十个出租车司机能有八个,都知道在海边的小城里,一个还有点帅气的渔夫用一栋蓝房子和一枚铝戒指娶回了一个大美女。

    小七执意要送佳琪一份结婚大礼。古木调笑说是因为小七占了他们便宜独享了稿费而心里不安,小七却意外地没有抬杠,只说要送佳琪一份神秘大礼,叫他不要跟来。从昨晚起两个小女人就腻在一起,不知在说些什么,完全把他扔在一边,晚上还躲在被窝里,不知聊到多晚,第二天居然早早起床,精神十足地把自己打扮得光彩照人。

    路小七本来一直拿不定主意结婚礼物该送佳琪什么,但当昨晚知道佳琪怀孕的消息后当机立断决定要把礼物的重心放在将来的宝宝身上。“奶瓶奶嘴也好,尿不湿也好,只要是宝宝需要的,我统统买给你,谁让我是孩子的干妈呢!”

    佳琪想起很多年前她们手拉手走过充满小摊小贩的天桥,有老人家把自家手工做的绣花幼儿鞋拿出来卖,小七打趣说将来佳琪有了孩子,自己就是干妈,还说一定要送干儿子小鞋穿。

    佳琪和小七完全被婴儿区产品的粉嫩所俘获。小七用手指轻轻摩挲着一个粉蓝色婴儿摇篮床的护栏,突然说道:“咳,蓝房子,以前还以为会是一个大建筑师为你设计建造一幢蓝色城堡这种桥段呢。”佳琪没有搭话,只是把手轻轻覆上平坦的小腹,无名指上那枚钻戒反射着从四面八方的光芒,也将自身的光彩放射闪耀出去。

    “佳琪?!”两人正在设想古木听到佳琪怀孕了的消息时的反应,笑作一团,没注意身边来了什么人。

    没想到会与柯北在这重逢。路小七条件反射般地挡在佳琪身前,“你想干嘛?!”

    柯北眯了眯眼睛,仿佛被什么光刺痛了一般。他伸手拉过佳琪,“借一步说话。”

    路小七发现,柯北的十指干净而简单,一目明了,没有什么赘余的装饰。她记得从前佳琪向她说起柯北那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时,眼里尽是迷恋。

    “蓝房子是我的!佳琪。”柯北拉着佳琪来到转角的休息区,这才任她甩开自己的手,“那个故事说的是你对吧?你怎么能跟别人——蓝房子不应该是我们的家吗?”

    无论是小说还是广播剧,路小七都不曾透露佳琪的半点真实信息,柯北却一听就知道是她,对于他这份敏感,佳琪真不知自己是该欣慰还是该难过。

    “那孩子呢?孩子是谁的?”

    柯北愣了一下没说话,只伸手拉过佳琪,欲拥她入怀。以前只要佳琪一发脾气他就会这样,以为只要紧紧抱住她,两人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间隙。

    佳琪狠狠推开他,“不要碰我!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柯北看了看佳琪的肚子,有点意外。“佳琪,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是我伤害了你,但我们是彼此的初恋啊!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住在属于我们的蓝色房子里直到变老吗?”柯北对佳琪的冰冷与决绝感到不可思议,忽然意识到,这一次是她离开了自己,并且这么坚决地,不容置疑地。

    “3年来你找过我吗?你想过我吗?你是刚刚才听到那个故事的吧?所以你现在才这么愤怒。那是因为你只是不爽别人动了你的玩具。如果今天我们没有在这里遇到,你又会怎么样呢?”

    柯北答不上来任何一个问题,佳琪的咄咄逼人像一颗带着火的小行星,击中了自以为是中心的他,迅速燃烧起来,快得另柯北措手不及。他愣愣地看着佳琪,仿佛在看一个莫名其妙的路人。

    “以后不要再提蓝房子了,你已经没有资格了。”佳琪不愿再看柯北几乎僵掉的脸,转身轻轻离开。

    3年前那个夏日的午后,阳光极盛,慢调时光酒吧里却是昏暗冷清,偶尔有一束光透过没拉拢的窗帘探进来,吸引了纤尘在它的注视下翩然起舞。还没到营业时间,店内没有音乐,也没有客人。这家酒吧佳琪与小七常来,来消费,偶尔也帮帮忙,这天中午老板东哥帮她们开了门便回去继续补觉。已经喝得烂醉的佳琪趴在吧台上,自斟自饮。

    路小七看着她,半晌,“我想为你写故事,佳琪。”

    佳琪来自辽阔的大草原,从小跟着父母过着游牧的生活,一年四季,从西到东从北到南,都只能住在冬天甚至能飘进雪花的帐篷里。佳琪爱自己的家乡,她爱内蒙纯净的蓝天,却不爱那儿的雪。雪对于她而言从来不是什么浪漫的存在。从小佳琪就有一个愿望,以后能与最爱的人住在坚固的房子里,是那种脚长进厚实土层下的那种,冬天风雪再大也吹不进来的那种,然后,那房子是蓝色的,向内蒙的天那样的蓝。

    佳琪与柯北在一起时他们高三。一年后佳琪去了西安读大学,没有遵循当初他们的约定去大连或是青岛,柯北认为佳琪背叛了他们的爱情,便提出分手。一年后,完成复读的柯北去了大连读建筑,他们重新又在一起。十天后他们再次分开,原因是佳琪把别人向她告白的短信发给他,本是玩笑,却被他误解。大二下学期他们又一次和好,直到毕业。毕业后佳琪去了大连,在那里实习、找工作,并有了他们爱的结晶。

    当时路小七还在西安,她终于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以为这回就等着喝两人的喜酒就行了,却没想接到佳琪的电话,说人已经到机场。

    佳琪始终爱得纯粹。她认为他们相爱,便会一生一世。于是每一次柯北转身离去,她都会追上去抱住他,直到他转身。而柯北吃定每一次她都会不遗余力地挽回,也就习惯了每一次都决然地转身离开。那一阵他们闹得厉害,佳琪把怀孕的消息告诉柯北,以为孩子能够化解一切,结果只换来柯北冷漠的一句:“是吗?你那么多男朋友,知道是那一个的吗?”

    只这一句话,佳琪便收拾了行李回到西安。醉酒那日过后没几天,便在路小七的陪伴下去了医院。接着就拉上行李箱,独自一人周游各地,没再与柯北联系,也很少告诉路小七自己在哪。

    路小七读书时爱上一个30岁的男人,一个当时根本不知道她是谁的人。小七一直努力使自己强大起来,为了让那个身上有光环的男人看到自己。后来小七去北京,努力进入那人的公司,努力工作努力发光。现在,他未娶,她未嫁;她是他手下的实力记者,仅此而已。

    【蓝房子与橘色灯火】

    佳琪只要了那个粉蓝色小床。在发货单上填下自己蓝色小家的地址时,她想象着宝宝将来躺在里面蹬着小腿的模样,不由得红了眼眶。小七轻轻抱住她,在她耳边说:“告诉古木吧,他会高兴的。还有,记得要叫宝宝喊干妈。”

    北京之行很快结束。回家后古木便迅速投入忙碌的工作中,现在孩子已经成了这位准爸爸的最大动力。不久,佳琪开始休产假。每天在家,放着胎教音乐,用五颜六色的纸折了许多花朵装扮婴儿床,偶尔与小七通个电话,听她讲今天的出镜很完美,受到老板的夸奖。到了晚上,做上几个清淡小菜,与下班回家的丈夫在餐厅橘色的灯光下,享用海滨小城的温馨夜色。

    这盏灯是佳琪特意挑来放在厨房的,造型平淡无奇,却放出橘色的光。她觉得这光像古木,像他一直以来在自己心中的感觉。

    她曾一度以为柯北之后,自己就不会再爱了,她以为自己与古木只是类似亲情的友情。她甚至想过,即使古木不爱她,她也愿意同他过一辈子,只要他给她怀抱。她与古木相识于大一那年。那时他是她的连长,她是他的副连长。很多年他们一直兄妹相称,他像对亲妹妹那样关心、照顾她,听她哭,陪她笑。怀了柯北的孩子第一个告诉他,于是他帮她安排可靠的医院和医生;旅途中被偷了钱包第一个打给他,于是他派当地带过的兵去接她。她不傻,她也希望有一天能够不再叫他哥哥,可是他不说,她便不敢提,害怕一开口就连这点温暖也失去。

    小时候,佳琪赶着羊群去喝水,回来时却找不到方向,沉沉的暮色中只有草原尽头还有一丝天光。她感到害怕,觉得自己肯定再也回不去,只能跟羊群在草原上流浪了,这时远处出现一团橘红色的火光。那是她的爸妈举着火烧云似的火把来接她回家。在佳琪心中,古木就像是那一团暖暖的火光地存在着。

    然而跟古木在一起后佳琪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

    古木也喜欢蓝天,喜欢大海,喜欢小镇,佳琪的那点小文艺情结他全能明白。古木带着她住下的这个海滨小城,既不像大连青岛那么出名,但足够美,美得让人想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古木与几个战友合作,干起了水产品运输。当兵十年,别的没有,就是钱和人脉积攒得多。再加上古木本身为人坦诚,处世精明,一时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也就生了在这安家的想法。其实那时候佳琪就想,房子是不是蓝色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古木对于她而言就像是一座房子那样的存在,起风了进去可以避寒;难过了进去可以暖心。跟他在一起,她从来不用担心生活这艘大船的航向,外面的那些风雨更与她无关。

    “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用,我已经到家楼下了。”

    今天是古木32岁生日,佳琪特意起了个早,去小城最好的蛋糕房去向师傅请教。她打算在送上自己亲手做的蛋糕的同时,向他讲述一个名叫“蓝房子”的故事,没想到一直到天黑才满意完成。

    佳琪望向自己的蓝色小家。厨房的窗子正好对着小区大门的方向,那橘色的灯光微微晕染了包裹着它的蓝色窗口,在夜空中显得更加温暖。

    然后,佳琪就看到那团暖色中,出现了自己想要托付一生的那个人的身影。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双色球杀号定胆彩乐乐 新疆时时彩五星基地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是多少-上牔採网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最快开奖网 新疆时时彩后三走势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本期遗漏 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软件下载手机版 新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和值
上海11选5攻略 江苏7位数的玩法 甘肃快三走势图 内蒙古快3下载安装 江西多乐彩专家预测
北京赛车pk10软件最新版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直播 今天安徽快三推荐号码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35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山西11选5 开奖结果 pc蛋蛋机器人预测 新疆35选72018015 广西11选5选号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稳赚群354o00
北京pk10开奖视频 699彩票 北京赛车 11选5开奖结果上海的 广东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