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致青春

作者: 冷玩偶  发表时间 2014-02-23 15:11:46 人气:
编辑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事情要从她离家出走时说起。

    她已经不相信爱情。

    自从15岁被男朋友抛弃以后,她开始漠然地欣赏男人。她喜欢在被男人质问的时候露出大笑,仿佛这样就能证明自己已经不会被爱情捆绑。

    她住在酒店里。窗外的喇叭声应接不暇,正午的阳光仿佛得意地嘲笑她,安静的时间未到。她捂住耳朵赤裸地躺在床上 。是的,她是个有病的孩子。常年被家人服用精神病药物,听见刺耳的声音会有异常的恐惧感。此刻的声音像是一把刀,一道一道地划着她。床边的箱子里散乱着零碎的衣服,还有那个从淘宝网上买来的音箱。

    此刻,她在桂林。

    即使她是有病的,但是她有追求。她迫切地渴望有一天能走站在美国名校的林隐道上,感受着树叶散发出的清香味,和那只有高等学府才有的阳光,她想逃,逃离现在这个混沌的旋涡,她仿佛在一团泥浆里挣扎,毫无起色。她拿着盾牌,无比抗拒,充满自尊。而现实无可奉告,安静而讽刺。她的父母在很远的城市寻找警察,挨家挨户地寻找她。而她则四海为家,日夜躲避。她一定要在自己的生命里亲手拿刀刻下足迹,不然就觉得亏欠。因此她在深夜的时候跑出去打个车子,在桂林米粉店打包了纯正的桂林米粉,疯了似的在昏黄的路灯下蹲在马路边吃,几个年轻人走过她,搂搂抱抱,实在忍不住回头看她一眼。幻想是哪个女孩这样不拘小节。而她不介意。越矩,是她生命中常见的片断。

    这个时候,她刚遇见了他。在此之前,蚊子布满了整个房间。为了看书不被蚊子打扰,她中午专门跑到桂林某个地下的商场,买了10双连裤袜。回到临时租的房子里,一件一件地穿上。她在床上挣扎了很久,多久连她自己都算不清。但是袜子仿佛丝毫没有效果,蚊子的突袭还是分明无比,恍如昨日。因此她洗澡。一直洗到莲蓬头里的水持续冰凉。她在思考到底哪里可以有个安静的地方,会失去紧张尾随的家人,会宽宽敞敞,能够让她安静地看书,继续她的梦想。她学习很好。

    最终,在绝望过度之后,打开电脑。这么多年她竟然没有看过电影。是害怕崭新的血液注入,然后排挤掉所有珍贵的回忆。但是她已经快要丧失信心。需要社会制造出来的花样来给予短暂的消遣。也许转移注意力才能继续下去。

    艺妓回忆录。里面的女孩自小被卖进妓院。绝美的服装下是艰辛的汗水。艺妓之间的友情,不需多言,本是同根。而爱情,又算得了什么。而她最终还是哭了。当那个年迈的男人在女孩得知自己欠了一屁股债的时候出现,然后给她买了一个冰激凌。他们本是陌生。但是相互理解,试图进入对方的领域。女孩露出了真挚的笑容,她有了依赖。

    看到这里,眼泪不止地落下。那个给过她冰激凌的人,已经远在天边。

    就在这个时候,他出现了。

    他是个网络歌手。她在离家出走前,曾经给汇过款,拜托他按照她写的词,给她作曲。当她痛苦地咬定也许学习这条路走不通时,便加回了他,希望音乐能帮自己挽回什么。

    那是一层小复式。鲜红色的墙壁,吊着昂贵的水晶灯。摇摇欲坠的楼梯显得房东有些马马虎虎。她一个人坐在餐厅,抱着那台她爸爸汇款过来而买的迷你笔记本电脑。全世界,都不知道她在哪里。而世界上确实也没有一个人,关注她的梦想是什么。

    而他竟然说。“来我家玩吧。”

    像是温暖的炉灶。他在向她伸出手。仿佛他们是朋友。她那时候根本没有猜到他们后来会多么纠缠不清。她看着他的QQ名字。桀。很好看的字型。相互分裂,各持一方。异样的男子,花而从容。她没有接触过男人,却也不害怕。因为她不需要迈步。但是他偶尔于的问候和温暖,就像是热腾腾的红薯。不知道从哪里,在她如此悲剧的时候冒了出来。她喜悦,在安静的夜晚,仿佛是谁突然敲开了她的门。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给他允诺。

    回到海口。家人答应给她汇10万块钱,希望能够通电话。她收到那笔钱的时候,告诉了他。他很惊讶。在QQ上。他问,你觉得旅行是什么?

    她说,我是为了学习。

    他回答,我觉得旅行是为了寻找另一种生活方式。

    语言背后还附带了一个笑脸。

    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大胆,不羁。从来没有一个男生上前跟她说些什么。尤其是讨论和生命有关的话题。她隐隐约约地觉得他不一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真的很少交流。

    她在控制着局面。因为她坚信,爱情永远只能是麻烦。每次聊过做音乐的事项之后,她就飞速下线,生怕冒出什么意外来。

    在海口某个中档小区里面,她住了一年。那间房子很小,结构奇特。一进门是厕所,里面狭小的空间里,还要放煤气罐。生锈的水盆上是一面斑驳的镜子。再走进去有一个小的电磁炉,上面结满了螨虫,是她长期不打扫的结果。她喜欢蹲着洗澡,蹲着做汤面,然后躺在沙发上听耳边的幻听,或者躺在楼上的席梦思上。昏黄的房间里也许散发出不太干净的气味,但是连她自己都已经难以分辨。她过得异常痛苦,是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何去何从。明年该去哪里?下个月该去哪里?家人找到我了,会把我怎么样? 她真的不知道。但是她不想要家庭里面腐朽的气味让她淹没,又承受不了外界看她的异样眼神。她像是卡在中间的一道梁木,相当为难。

    那些衣服开始出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永远洗不干净,在厕所的地板上来回搓洗,感觉有黑色的油污抹之不去。木质的地板上流出水迹,她也没心情擦干。房间里开始有苍蝇。房东曾经来过一次,房间的杂乱让她根本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是出于金钱,还是出于同情没,她始终没有把她赶走。

    她唯一拥有的,是自由和尊严。于是她用自己的青春,毫无目的地守候着。

    而在外人眼里,她竟然还是一个即将出名的人。她背负着所有亲朋好友的冷眼和期待,一个人在外地莫名其妙地爬行。所以,为了这个使命,她必须做音乐。

    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维持和一个男人的对话。

    桀的出现很巧妙,他仿佛知道她的底线,从不多说什么。只是听她在清凉的夜里一大段一大段地打出那些要求。那些她这么多年来没有跟任何人说的要求。她一直在伪装自己是一个亢奋无比的马大哈,因此来逃避世人锐利的双眼。于是她很害怕把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他,然后被他一锅给盖上。但是他很乖。很沉静地听她讲。她慢慢给他剖析音乐的纹理,每一种曲风的特点和误区。他像是沉在水底的鱼,不发表意见,一改原先思想者的状态。那一夜仿佛就是为他们准备的。一个人在外地,也确实没有人知道。而他背后是什么呢?也许是另一个女人,甚至是另几个女人,或者是一贫如洗等等。她都不在乎。因为那和他们是没有关系的。起码和那一瞬间没有关系。和玻璃外明亮的月光没关系,和楼下听得见的水滴没有关系,甚至和电脑旁边杂乱无章的衣服都没有关系。是信赖。假借在生意的名义上。她感觉他悄悄地伸了一只手,给一涌长江搭建了长桥,当万世万物都睡着的时候,然后她脱下鞋子,光着脚,悄悄地踩上去,朝他走去。

    即便是多年以后的今天,坐在电脑前的我,写起这一段,都会泪流满面。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城堡。在特定的条件下,才能把一件小事描绘得如此动人。因为没有援助,才能够在患难中感觉到靠近,才能够在没有揭开之前,感觉到爱情。她后来多次向他提及当年的夜晚,而他也只是无动于衷。直到现在,我把它深深埋成回忆。缝成小说。

    就在那时,他表白了。而她措不及防。还在为她写的歌词给他曲子的刁难而洋洋得意。他是网络歌手,在网上是一张漆黑的影子,戴着棒球帽。或者取下帽子,穿白色轻便的衬衣,在镜头前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神犀利,笑容笃定,除了有点像农民,或者盗贼。她是喜欢他的。只是那种喜欢像是暗自延伸的河流,在她自己意识在之前擅自存在。其实她期待他的表白,也不过是骨子里骚动的幻想,从来不想他这样一个喜欢哲学的人会愿意看上他。她躺在帐篷里,为了防蚊子,她买了帐篷。楼下还有蟑螂在爬行。她赤裸着身体,对着电脑,暗自发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电脑对面,是他随意的QQ秀。墨绿色的上衣,露出胸膛,休闲裤。他永远是个那么随意的男人,想表白就表白。身体中欲望开始慢慢旋绕,但是她没有看见任何可能性。

    桀:我喜欢你了。其实你挺可爱的。有时候也有自己独特的想法。

    舞者:不谈爱情。

    她关掉了电脑。突如其来的盛情款待就像是当头一棒。她没有管那一头的想法,只是觉得有些惊讶。这么多年了,她没有收到任何一个男人的表白。而一个会弹吉他的男人,会看五线谱,会唱歌,仿佛是在她热爱的艺术领域的一个知音。她知道艺术是什么。即使她不专业。她多么希望自己不是这样盲目乖张,而是可以牵着他的手,一起唱歌,他弹她唱,或者,一起作曲,商量,甚至更多。她渴望磨合,她需要充实感。而他呢?是不是只是一个她看错的烧鹅。再说,他能给予所有吗?

    后来的几天她没有再上线。生活依然平静如水,只是觉得好像哪个朋友受到了伤害,在心底默默地敲打。而她必须横眉竖眼,装作与她无关。她开始忙碌,学会安排自己的生活。甚至去网上买些家具,来打发时间。她在深夜看禁片,整天吃沙县小吃里的乌鸡面。生活依旧如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空洞。

    终于一天,她给他发了信息。

    舞者:不是我不喜欢你,是有些感情我不敢再提起。

    桀:我知道你的字典里没朋友两个字,但是我把你当成朋友。我想见你。我来见你。

    他了解她。他一直,在观察她。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也知道她背负了什么。即使他不说,她也不说,但是他都明白。她一人在承担些什么。她很感动,却无从表达。而感情算什么呢?在她的眼里。

    她也许不知道那是什么,很多年以后,我回过去想,我觉得那是一段历史。那真的是一段历史,也许微不足道,也许短暂,但是没有人能翻越,也没有人可以丢失。那是所有暴风雨前夕最美好的童话,可笑地发生在一个懵懂的女孩,和一个成熟的男人身上。当初她的状态是那么紧迫。感觉不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他要开始颠覆她的生活。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而只是把他当作一块饼干,姜葱味厚厚的饼干。突然出现的,不敢咬一口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她拒绝他以后,他开始冷淡起来。当初还不明显,她隐隐约约觉察到不对,不敢深究。他帮她作完了曲子。她强迫他把身份证寄过去。她拿到身份证时,才发现他已经30多岁了。她的脚开始生病,很痒很痒地长出斑点。她开始走不动,去不了楼下打卡。家里没有电了,空气非常闷热。她寸步难行。亦不想告诉任何人。他走了。沉寂下去。

    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个人推开了她的房门。她妈妈。

    她知道,处罚一如既往。去精神病院。即使她没有病,却长年因为离家出走被家人送进去。一送便是很多月份。三个月三个月大段的时光被封锁在一群装疯卖傻的人里面。日夜别人的哭喊,来自各个城市的肮脏的恶习,还有更多你们不敢想像的事情。她不想其他,她只是知道,又要住院了。一定。

    “女儿,我们去疗养院不?”她母亲温柔的声音仿佛是在安慰她。而只有她知道那是地狱。她知道,她手上只剩下一个把柄,就是他。

    她急中生智:“老妈,我谈恋爱了。有一个男人想见我,我也喜欢上他了。他在南宁。想要我去见他。”

    母亲很爽快地答应了。只提了一个条件,把他的电话给她。

    她就这样把电话卖给了她母亲。很多年以后,我依然能够想起,那一刻我是做了一个交易。我知道什么经过我妈的手,就会变得不一样。她可以任意捣乱,可以任意搬弄。以她的智慧,一个财务总监的犀利,她可以摧毁所有,所有我小心翼翼,千方百计搭建起来的东西。我喜欢写,我却不喜欢说。我把他卖给了她,我毁掉了八年以后的一份爱情。我真的因此而没有马上去医院,多在家里呆了将近5个月。这最终成为了一笔交易。而交易的结局,是让我看清了一个男人。和无法逾越的眼泪。

    而当时她还不知道。她的母亲给她买了崭新的裙子,她在南宁的酒店里试了好久。她幻想了好多好多的东西。网友见面是什么呢?他肯定很帅,留着中长发,身材苗条,拿一把吉他,眉宇间露出英气。他们不会做爱。他一定会很有耐心地在酒店暧昧的灯光下弹着吉他,她可以看见他灵巧的手指,上面有着长长的指甲。然后他会带她去录音,在录音棚透明的玻璃里面,她能看见他专著的眼神,麻利地观摩着她放出的一个个音符。然后,他们相爱了。仿佛全世界都不存在。

    是的,她真的想了很多。她把这一次网恋当成是和初恋一样美好的爱情。她把所有的细节都想过了一遍,并且坚信那一定会发生。她把他当成一个出色的男人。虽然她曾经那么看不起网恋,可是一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没关系了。她根本连考虑都没考虑过,凭什么。

    舞者:HI

    桀:你来了?

    舞者:我在南宁了。我们什么时候见面?

    桀:。。。。。。

    舞者:什么事?

    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因为一切已经准备好了。衣服,白裙子,酒店。或者,因为她未经世事。

    桀:你妈说你有神经病。你还是治好了病再来吧。

    那一瞬间,天打雷劈。她所有设计好的结局都瞬间变成灰烬。她不敢相信自己平生竟然上了这么大的一个当。也不敢相信,她已经来了,他也可以这样拒绝。那那些夜晚他说的话呢?他原先表现出来的忠贞呢?他不是那个她幻想中理智,成熟的男人吗?

    她坐在电脑前面,一言不发。或者说,哑口无言。崩塌。回家。

    回家之前,她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那是他们第一次通话。她的前任是一个非常诚实,守信的男人,因此她深深地相信,只要爱上她,男人都是一样的。即使他不见她,她依然把头靠在他的胸膛,聆听他血液流动的声音。

    桀:“喂?你是谁啊?”

    一个老农接起了电话。

    对这么粗糙的声音,她措不及防。她死都没有想到,他的声音会是这样的。在她心里,他应该是那个理智浑厚的男人。有着磁性般的声音。而他在网上放上的歌声,也是那么沧桑中带着童稚。

    舞者:“你,是马杰吗?”

    她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只能继续问下去。

    桀:“是啊!你是谁啊!”

    依然是农民的声音。她几乎快晕厥过去。

    舞者;“我是,胡冰玉。。”

    桀:“你打这个电话过来干什吗!”

    舞者:“打这个电话,就没有遗憾。”

    桀:“没有什吗!”

    舞者:“遗憾。。”

    桀:“哦。没有遗憾啊。怎么没有遗憾啊!”

    舞者:“。。。”

    她就这样勉强逐渐地挂掉了电话。这就是她的网恋。她蹲下拣起地上碎了一地的什么。她如此介意,而他只是把她当作儿戏。他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他要找的人,应该跟她前任一样,潇洒,善良,有品位。她不想面对自己的错误。难道这就是网恋吗?

    我们游走在自己幻想的圈子里,不断对对方发出亲密的吼叫,却永远不揭开面纱里的内幕。他的态度变得太多。她懂,她真的懂。是她妈妈拿走了她的爱情。他再也不愿意答理她了,过去所有堆积的都结束了,他变成老农了。他真的相信她是一个神经病。他不喜欢神经病。过去那个理智的他被时间拿走了。她的爱情被毁灭了,但是她却无从责怪。因为自从住精神病院后,她的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毁灭了。比如,思索能力,长相,逻辑性,太多太多。她已经无法责怪。

    她从来没想过,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再也回不到最初。后来他们的聊天,他永远都是在刁难她,和嘲笑她,讥讽他。他去哪里了? 原来的马杰去哪里了?

    是被我妈抱走了,还是被现实击跨了。

    他不懂,他不仅仅是喜欢她的一个人,他是她的朋友。是她心底某个地方的一块珍品。他一定不相信,在那破旧的海口屋子里,他扮演着一个怎样重要的角色。

    直到今天,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当所有都尘埃落定的时候,再回首,只有把它写下来的冲动。

    回到家以后,她没有再跟他联系。但是偶尔,在安静的夜晚,看着窗外点点星光,还是会在心里悄悄跟他说话。因为他代表海口,代表自由,代表她整整一年的心酸。偶尔上网,送

    给他一个平安符的QQ礼物。那时的她内心对他有很深的怨恨。她知道他们再也没有办法见面,但是他就像一个影子,一直跟在后面,当她放起音乐的时候,会想起和他探讨过的音乐的灵魂。仿佛他也在听。仿佛我的肉体已经变成一个介质。我带着肉体和他一起探索这个世界。仿佛他可以听到我说话。

    回去之后则是缓慢的挣扎。她再也没有答理他,没有上QQ。自己在家里写文章。她虽然很痛苦,但是希望自己并没有因此而四分五裂。后来听她妈说,他还找过她。问过她妈她的情况。那时她被监禁在老妈的住所里,站在木质的阳台上看月亮。我知道,有些东西很多人都不相信,现在网恋是一个多么被鄙视的词。但是她常常会听听他给她做的音乐。她承认,这是她这辈子从来没有遇见过的繁花盛景。歌曲里充斥着他对她思维的理解。这么多年,她孤独行走,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这个深入地去研究她,去了解她。去赤裸地和她探索和交织。她是多么感动。他不知道,即使他没有见她,但是他为她打开了一片天。认可了她对艺术的追求。他是她的朋友,这个死都已经没有办法更改。

    生活依然再继续。她毫不服输,利用家里的电话给律师打电话,寻找出来的办法。给110,给居委会,给所有可能帮得到她的人。他在电脑那头保持沉默,仿佛知道她的苦衷。她终于逃脱。警察来到家里。她,她爸,妈,和警察围成一个圈,大家开始‘商讨’该怎么做。她感觉到荒唐可笑,这么多年的强行进精神病院,他们之间难道还有商讨的余地。单纯的警察。她想。楼上不知道为什么,整夜整夜装修的声音吵着她。她出去不了,叫着被人安排好的外卖。但是她多想为他跳一只舞,就他两个。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世界都封闭了起来。所有以前的朋友都不见踪影。只剩下律师,家长,警察,和他。世界变得狭小而紧迫。

    《剪盛之鲤》。现在谈起这篇文章,依然感慨万分。我把自己描绘了进去。自己是一个舞女,被一个肥胖的老板下了药,每天晚上跳舞,生活空荡。一个自由的音乐人,给了她一杯她从来不喝的咖啡。她爱上了他的才华,五光十色的音符,但是又接受不了他的世俗,厌世。我把这篇文章放到QQ空间上。我希望他能够看到。我们一直以这样的方式交流。我知道他会来看我。但是他总是不想留下脚印。他跟我在国外认识的同学不同。他不大方。喜欢一个人,会想尽办法,背地里做好多努力。这是我接受不了的原因之一。

    谁知道,因为我说他消极,他彻底生气了。

    她的电脑开始中病毒。一开始是毒霸。每次打开QQ之后,会自动有毒霸安装。然后会有各种各样的广告。接着是陌生人。加她的陌生人总是很奇怪。有时候是一披马,有时候是一 个跟他长得很像的人物,有时候是奇怪的资料,如‘宁愿高傲地发霉,也不要卑微的爱爱。’

    她加了他,但是根本无济于事。一旦她把他删除,陌生人就接踵而来。而他从来不愿意承认什么。

    但是说不上是什么原因,每每加他,她总是有种电线连通的感觉。连接着情欲。这是连她也无法描述的感觉。马曲辰。照片的他面目坚定,有一种阴郁的美。他总是会继续关心地问,你在哪里。而她当时有多么失望。她对男人的印象依然停留在绅士,礼貌,睿智的层面上。在这个标准之下的男人,从来不在她的计划范围内。而网恋的突破性,就在于之前没有条件,等你凭借着自己的幻想爱上了以后,才开始审查。是一个先礼后兵的过程。于是激发了无数的可能性,也伤害了无数的憧憬。所以,她没有办法面对他。在南宁的拒绝,网上的黑客,让她极度失望。她曾经幻想了太多的东西,他是一个多么出色的人,一定会给她提升,两个人可以聊有深度的东西聊到深夜,可以见面,从一些简单的东西里获得快乐。比如他站在她囚禁的家门外,然后两个人到楼下去玩皮球。去海边散步。她甚至都想好了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而结果却是黑客,新毒霸,陌生人。他像一个没长完整的男孩,需要她的引导。而照片上的他又分明有了皱纹。他还是不爱她。并且他下定决心不善待那个不爱他的女人。

    她的挣扎终于获得了肯定。家人把她放了出去。她走之前,把《剪盛之鲤》放上了QQ空间。然后她去了广州。她要继续探索这个世界,在她还没有老去的时候。从小,家人就没有带她怎么旅游过。8岁的时候离婚,她就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缺乏教育的生活。她是一个成年的壳,里面包着鲜血淋漓的肉体。但是她也要成长,她也想要方向。因此她要去探索,她要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她想像的那样。

    她又离开家了。

    他又出来了。是她妈妈派来了。来问她在哪里。可是他真的不明白。她浅笑。这么多年了。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说动我。我从来不讲情面,也不为任何身份的人所动摇。她想。而他算什么呢。

    桀:“你在哪里?”

    舞者:“广州。”

    桀:“恩,你的IP显示的是广州。你没有撒谎。”

    舞者:“你知道吗,我是一个不健康的人。”

    桀:“不要再说你不健康了好吗?”

    他突然变得骄躁不安。

    她很惊讶。她以为他的回答不会是这样的。也许是安慰,也许是理解。

    桀:“你妈说你有神经病,我看你果然有神经病!”

    碎裂。她在那一刻终于看清,自己对一份感情的无能为力。他真的不爱她,真的甚至不喜欢她。只是因为某种所谓的朋友的责任,一直跟在屁股后。他真的不喜欢她,不介意她的痛苦与否,不介意她为什么会疯。原来是因为他看了《剪盛之鲤》,心存不满。

    不论如何,也许是那一刻开始,她也放弃了他。存了这么久的期待,终于消散。他不是她要的那个人。他甚至连基本的尊严都不能给她。他对她厌恶至极,觉得她耽误了他宝贵的时间。他不再是海口那个小伙伴,在炕边歪着头听她讲故事,两个人玩着积木,不停地笑着。他变成了一个疲惫世俗的男人,不耐烦地转身走开。他走了,可她竟然不明白,是谁把他带走了。她不是那些会哄男人的女人,也不愿意放下自尊。别的女人在男人怀里撒娇,自述悲惨命运,流眼泪,男人便被打动。但是她看不惯那样的生活。对于那样的矫情,她宁愿放下。她沉默地看着他走出她的世界。仿佛是顺理成归的结局。而她写过一本小说,在学校学习名列前茅。即使她不漂亮,但是她起码有自己的骄傲。她懂了。她们不能相爱。因为他们连相互基本的认可都没有。她拉黑了他。一曲终了。而她妈,真的成了曲终人散的理由。

    第二天她在网上找到了他的百度空间。名叫解构。那里有他小时候的故事,说他从来都没有办法和他的家人成为朋友。他自小想做些出格的事情,于是就去了泰国。他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

    记得坐在电脑前的我,那时是多么同情他。我们的遭遇是多么地相似。就像两个怪胎紧紧地抱在一起,相互取暖。他的经历一点一点地震撼着我。是的,一般打动我的不是美貌,而是一个人最脆弱的部分,和最坚强的部分。我无数次幻想他小时候是如何跟家人尝试沟通,就像当年的自己和我的后妈一样。我触碰过他最柔软的部分,让人觉得如此珍贵。而岁月已经把我弄成是坚石,每每看见坚石形成的过程,就无比感慨。

    来来去去这么久,她终于愿意为他写一首诗。她知道他在看,因此就在电脑屏幕上直接敲下:

    原残

    明月河,有青山

    只惜夜,不见阑

    飞垂池,过糜烂

    独见己,唯一憾

    若有时,我身转

    愿为宁,终为丹

    很快,他的QQ空间上出现了夜晚亮着灯的汽车,和一张他坐在清山绿水之中照片。

    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他被她紧紧地抓住了。他从电脑里伸出了一只手,把她拉到他的身边。她知道的。他们的默契从来都是如此。在艺术领域疯狂咬合,在心意上相通。在性格上却不相守。她笑了。真的。笑得充满警戒。她害怕自己爱这个男人。她在电脑上搜索桀的含义:残暴。

    她这个千金小姐,最终还是被她哥哥抓了回去。在回去之前,她精疲力竭。把所有的猜测和社会联系起来,她怀疑整个社会是否存在,的士司机是不是有人暗地派来,每一条街是不是不同身份的人才能走,整个社会是不是一个巨大的假象。她每天思考着,思考着,直到寸步难行。而她的QQ空间开始出问题。开始有奇怪的人留言,还有色情的人拜访。不由得她多说什么,她哥直接把她从外地带上飞机,骗她说是回家,结果送到庙里面,敲了一个下午的钟。头带各异的人在巨大的殿堂里跪下,她和哥哥坐在墙角,敲锣的声音回荡在四周,敲在她的心上。很压抑。从那以后,她的心脏开始出问题,而她的家人开始置之不理。

    最终,她进了云南昆明一家非常简陋的精神病院。医院里面厕所不分男女,臭气熏天,经常停水。隔壁住着四个男病人,有一个身材明显超标,行走困难。医院里的男护士曾在晚上偷偷潜入她的病房,她醒来的时候内衣已经被脱掉。黑暗中男医生饥饿的脸她至今记忆犹新。3个月,没有走出一个400到500平方米的房子。并且不准时常带手机。但是她已经不绝望。因为她一直和绝望相互依存。

    中午的饭非常难吃,是大锅饭,茄子仿佛浸了水。身边的胖子吃得欲火焚烧,她惊讶无比。她再一次加了他。他还是如此,一面刁难她,一面给她关心。她在日头高照的时候躺在病床上和他发短信。他们的关系已经走向一种带着默契的边界。她希望他不要再来打扰他,于是把那篇《剪盛之鲤》删除。他在QQ空间上给自己照了一张相片。自己带着一顶土老帽,旁边画上了几个标志----花猫,灯泡,小女孩吐舌头,和自己心上的骷髅头。

    他在医院给她动了心灵手术。

    她跟他聊天的时候,他故意装傻,回避所有她的依靠,强迫她去面对生活。她本以为她的诉苦能够引起他的怜悯,他会安慰她的过去。而他不闻不问,直接转移话题。他时而刁难她,时而叫她宝贝,而她为了某一点点感情,又不想把他回避。他讲话尖锐,一针见血,而她却看不到感情。他从来没有在心里理会过她,频繁地问她为什么被抓进去,并且继续伤害她。她看着自己对男人的信赖一点一点地剥落。而照片上他放上的标志一个一个地消失。代表着他一个一个击破她心灵的漏洞。她看着他用语言一点一点地将自己改变。但是在医院里闭塞的空气又让她没有办法反抗。她需要一个出口。她需要一个人的陪伴。她感觉自己一天不如一天,等待他的信息就像是等待糖果。精神病院的男护士又开始向她调情。吃的精神病药物带来强烈的食欲。

    桀:我想见你。

    。。。。。

    我们不聊这个。

    。。。。

    你什么时候出来?

    。。。。

    爱情是可以治病的。宝贝。

    。。。。。

    好无聊。。

    她们就这样聊着。每一句话,她仿佛都听见他说,我在敷衍。她对男人有很高的期待。而两个人却渐渐没了话题。网恋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因为没有除了语言之外的任何载体,我们用语言去汲取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全部。那是不可能的。‘

    他渐渐开始觉得她反应慢,并且在QQ空间里放上了和别的女人合唱的作品。她安静地承受这一切,他则说她性格憋屈。她看着自己的世界一点一点地被他拿去。每一天早上,等待着他的问候,和他的讥讽。

    很多人都有点好奇,这样的感情,继续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其实她真正等待的,是当年那种知己知彼的温存。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真的是如此。有时候我们放不下的,就是最初的印象和美好。无数首歌里说,如果当初能够延续,也许会出现永无岛。因为阴错阳差,他们措施了这个机会,在对对方的怀疑下,遥远地瞅着对方。也许就要这样,分离一辈子。她不是舍不得他,她是想把故事延续,想夺回过去的温存,想圆满当初没有实现的表白,回敬他说她也喜欢他,说我们搬家,别让我妈找到我们。想念当时的自己。

    她被他的语言动了手术,感觉他像刀片一样在心上划。 她总想和他深入地聊点什么,而他却埋怨她想太多。她再也回不去。每每看见破碎的心灵,都万分感慨。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说,每一女孩,都是一个天使。因为爱上一个男人,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而降落到地上,变成了人类。这个男人不管爱不爱他,都不要伤害他。因为她为了他,放弃了整个天堂。

    舞者:马杰。

    桀:有话就说有什么快放。

    舞者:马杰,你要记得我哦。

    桀:。。。。。

    这是她唯一提过的一个要求。这样她就可以两袖轻风地离开。可是,他却连这个都没答应她。

    我还是哭了。这么久。想把他写下来。在心里埋葬了一年的秘密。因为有个人说,当有一天你可以把你的某一段感情,按照它的顺序自己地叙述出来,你就翻越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她终于不再一个人躺在家里幻想哪里有适合自己学习的地方。也不再傲慢。她会看看连续剧,看看别人的生活跟她有什么不一样。她会对那些比她身份更低的人露出笑容,因为她们也有优点。她会回到家人身边努力地上学,过好平淡地每一天。看见男人的时候,她尝试和他们交心。然后发现,自己也有很多东西要学。她努力地去生活,去弥补自己的不足,不是为了等待那个已经没有必要等的男人,是为了超越自己。人的一生,总该有建树,总该在失败中慢慢地站起来。他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喜欢把自己裸体的照片发给网友,QQ秀上,他穿上了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正如最初她渴望的一样。他也变了。他答应过她,要做她心里的男人。

    后来我终于懂了。我们都在努力触碰对方。结果我想碰左边的时候,遇到了右边,我不想碰上面的时候,还遇到了下面。我们都没能在一起,过去的最终变成了琥珀,我们没有办法翻越的回忆。一个小虫子住在透明的大自然生成的物品中。无人能及。最后,我们都成长了。很好。真的。

    回忆中那个马曲辰,穿着粉红色的衣服,在电脑那头,对着我微笑,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了。。。。。

    一年以后再看见他的QQ,我还是把他加上了。我知道对我是重要的。是我这个‘女强人’没有办法否定的重要。只是,看见他的时候,布满了灰尘。仿佛彼此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收兵了,大家都很乖。他曾撕开我的伤害,我现在学会自己包扎。只是想知道,现在的他还好吗? 在遥远的南宁,还喝酒吗?这么久了,终于酝酿成祝福。好像一只小船,就这样飘远了。但是我不怕它被吹翻,因为它带着我的祝福。

    他还希望我去一次南宁。说不要我妈,要我自己去。希望,我可以,跟他好一次。

    那是我童年的梦想了。我该怎么告诉他。

    桀:我们和好好不好? 我们就好一次。

    舞者:马杰,你还是这样。随性。

    桀:随行?

    舞者:恩。见到任何一个网友,都可以直接表白。

    桀:。。。。。

    舞者:马杰,我曾经真的很喜欢你。

    桀:我要我们在一起,不要外界的干扰。我对你情不自禁。

    舞者:。。。。。

    幻想着他在身边,依然有当初的激情。一张没有名字的脸,和我热爱的灵魂。只是我知道,回不去了。愚蠢的网恋,竟然也会变成我生命里的一截。

    我关上了电脑。打开江一燕的自传,上面正好有一篇,叫做《小女孩,老男孩》。

    她说,女孩把男人当成了孩子,父亲,甚至更多。两个人相爱,女孩付出了全部,身体和精神,男人逗留以后走开。他们是相爱的。只是精神悬殊太大,无法表达。

    某一天,听到某首歌的时候,心里会有淡淡的酸楚。这就是我那还没有长全的网恋。曾给我春暖花开般的幻想。

    Just one last dance, before we say goodbye

    When we sway and turn around, a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Just one more chance, hold me tight and keep me warm

    Cause the night is getting cold, and i dont know where i belong

    Just one last dance.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皇恩娱乐 重庆时时彩历史遗漏 时时彩个位杀号方法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官方开奖网址 网易时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多久出豹子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博客计划分享 彩经网时时彩杀号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跨度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预测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中国新疆时时彩
吉林十一选五漏选号 北京赛车pk10直播室 梦之城国际娱乐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注册送现金20元棋牌
澳门赛马会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上海11选5投注 31选7走势图福建官网 大丰收娱乐城
中国福彩 河南快三走势图遗漏 福彩3d技巧 云南时时彩11选5胆拖 湖北十一选五22期
河北快三过滤软件 谁有秒速时时彩网址 百家乐代理 大玩家娱乐平台 湖北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