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男人的童话(之十二)

——与修竹的纯真时光

作者: 风尘布衣  发表时间 2016-03-12 20:11:24 人气:
编辑按:
    八十二 一摔的启示

    丙申年正月十五下午十五时三十许,怀揣某知名道观道行深厚二大师的太岁符,父亲在自己办公室完成了惊天动地,完美漂亮的一摔。

    这一摔,荡气回肠,金星满眼。几至有那么两三分钟,父亲魂游太虚,远了人间;

    这一摔,父亲终于知道,有一种剧痛,叫让你喊不出声,流不出泪,所有疼痛的符号,只密密麻麻挤在扭曲错位的面部肌纹和痉挛暴涨的经脉里,涔涔而下的冷汗和瞬息冰凉麻木的四肢,却在清晰地告诉你,生命离开的节奏。

    这一摔,不是因为运动,不是因为外力,当然也与酒精无关,只因一只脚掌误判了一只滑轮暂时的静默,猝然发生,摔得那么义无反顾,铿然决绝。时至今日,父亲都没弄明白,就在自己明亮的办公室,在平整的木地板上,是如何完成的如此迷糊蒙圈却又干净利落的一摔。

    父亲努力从逐日稍缓的伤痛中挤出一点晦涩的冷幽默,只是不想吓着修竹。

    而其实,在卧床静养的这几日,父亲可是有很大收获哦:

    收获一:重新认识了肋骨无处不在的强大功能。一旦伤着了,一个喷嚏,一次咳嗽,甚至开怀一笑或一次不经意地抬手,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都会让你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中蓦然惊悟,原来被我们时常漠视的肋骨,在我们的身体机能和所有身体活动中“牵一骨而动全身”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摔伤的当日和次日,父亲甚至不能大声说话,蹲在马桶了三、四十分钟,各种姿势,各种表情,各种呻吟,各种辅助,竟然无法完成一次平时畅通无阻的排泄任务。多么痛的领悟:这骨,咱伤不起啊!

    收获二:有了此次“以身试骨”的经历,以后在给修竹讲人身安全这个枯燥话题的时候,想来可以作信手拈来、深入浅出的生动案例了吧。还真是,不试不知道,一试断肝肠啊。父亲此次作为反面教材,修竹需要深刻汲取教训:只要行走,无论何时何地,什么样的路,步子要迈得稳,脚要踩踏实了!由是父亲得批评修竹近阶段的表现了:尚在学步的你,还没能够走稳当,就想猴急地跑起来,这可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冒险行为哦。你看你,冷不丁儿就嘎嘣脆的摔一跤,现在知道原因了吧,好在你衣厚肉多骨头柔软韧带好。嘿嘿。

    最让父亲难受的是,终于知道“咫尺天涯”是怎样一种遥远了。受伤的父亲,抱不动你,也不能陪你学步,看着你的滑稽逗趣,却不敢笑;看着你前仆后倒,却不能扶。这是要被憋死的节奏啊!最最让父亲难受的还有,这几日没有零距离亲近你,一让你叫爸爸,你偏偏叫妈妈,还扮鬼脸挤兑父亲,知道你是诚心故意的。不叫就不叫吧,父亲也只好忍了。算你狠,父亲自然知道为自己行为买单,修竹以后呢? (2016年3月1日)

    八十三 老炮儿 男人的度数

    一直以来,承认冯氏在解读生存,透视现实视角的独特性以及具有冷藏保鲜效果,独特的另类幽默。但不太喜欢这个符号下面的本人,或许是直觉其长得太不正面,也可能因其公众面前发声的不拘不敛。

    今日养伤在床,闲得无聊,想起近来坊间爆表的一个热词:老炮儿,也是最近一部火得不行不行电影的名字。在电影里,冯导低调而华丽地客串了一把主角儿,这倒是让人刮眼珠子的一次客串。当然,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演技尚在其次,除开冯本人一张写满生存纠葛负累,略带邪气的脸非常契合人物形象外,角色本身的性格特质和所代表时代符号的饱满度,也悄然无痕地反证和成全了演员,自然也成为影片可看可品的亮点。这二者契合巧妙,相得益彰。看来,冯导除了眼光独到,确也智慧。

    影片本身的好坏不去评说,那是影评家们和粉丝们的事。只想说说看完以后在病床上想做的一个动作:抬手敬礼!致敬老炮儿!虽然礼毕,好一阵呲牙咧嘴,冷气倒吸!

    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对于老炮儿一词的释义:老炮儿,京片子俚语,原为老泡儿,意指在监狱中不停进出,当成日常生活的一类阶层,过去老百姓口中的老炮儿,常指性格暴烈、行为混蛋的混混,词性微含贬义;今时引申的老炮儿,更多指向在某一行业曾经辉煌过的中老年人,至今仍保持着自尊和技艺,受人尊重,为褒义词。

    不好说,影片的内容是否完全折射了词汇的本义和引申义。这无足轻重,我想说,老炮儿,至少是有度数的男人。或者说,老炮儿,隐含了男人的度数。在我眼里,男人有没有度数,这很重要。

    什么样的男人度数呢?

    人性的纯度,灵魂的净度,襟怀的宽度,情衷的厚度,道义的深度,品格的高度,气节的亮度……度度鉴真。如此,对照电影情节,我们如度细品以这个“六爷”为代表的一群老炮儿身上的男人度数。

    情节一。以“非主流”、江湖味十足的方式处理城管和灯罩儿的争执。我们这位六爷,气定神闲、不温不火,一边让触法的“灯罩儿”主动上缴“违法家当”,从自己本也羞涩的囊中掏出钱来,帮人赔了砸坏的警车;然后,在对方愣怔、恍惚“六爷”讲究之时,“六爷”却突然出手,不轻不重却理气十足地给打了“灯罩儿”的城管一耳刮子。在六爷这个老炮儿的江湖字典里,理是理,法是法,触法当惩,悖理也当罚。这是情理,也是道义。我得说,这一气呵成的挺身、理论、担当和出手全过程,是能够折射出男人度数的。

    情节二。为了惹祸的儿子,只身独闯小飞的修理厂,先礼后兵,有礼有节,既告诉了张扬跋扈的晚辈什么才是应该恪守不变的江湖规矩,又掷地有声、慨然担下了子债父偿的人伦责任。在与小飞你来我往的数次交锋中,态度上无惧无悔的死硬、内心里凌角分明的道义、行为上不死无休的狠劲儿,让小飞最终诚服于这个可恼可恨又可敬可爱的老炮儿。一声发自内心的“对不起”,冰消瓦解了不同价值观、不同人生理念的两代人的鸿沟。然,有诺必践,有约不负的老炮儿,最后来了个武侠片里才有的孤身赴约,生死决斗的精彩演绎。而其实,早已软了香蕉,缴了枪炮,废了心脏的老炮儿,那一声悲怆的长啸不是震了山河,而是颤了所有观影者的心。老炮儿可是想借这一场决斗,涅槃重生,继续走在属于他快意恩仇的老路上和心神自由的老地方?这样的死硬、这样的决绝、这样的无畏、这样的悲怆,又蕴含了怎样的男人度数?

    情节三。少年情怀通老来,年轻时候的一股子热,六爷、闷三儿、灯罩儿这一群老炮儿,愣是烧了一辈子。在他们心中,除了天大、地大之外,可能就剩兄弟江湖情义最大了。而其实,天地何曾有偏私,乃是性格决定命运。所以视泡号子如归家、进进出出习以为常,却又孔武好斗、血性鲁莽的闷三,打小就怂、大半生蔫儿拉唧、几乎没有直立行走过,到老仍是扯后腿放马后炮的灯罩儿,一旦六爷真临有难,却是二话不说,提了傢伙,把脑袋别裤腰带就上的也是这俩。这样的情义,虽不能撼天动地,但也直逼人的内心,由是比对当今在物欲利诱面前,早已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人心人性,我不得不说,这群重情重义、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生死相随的老炮儿们,值得我们肃然以敬、感喟莫名。正所谓: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时光煮雨,这群走失了时间花瓣,只剩残枝枯叶般回忆,但骨子里、血性里不死的情怀又透射出怎样的男人度数?

    或许父亲也是老了,平时几年也难得看一次电影,竟然被一部《老炮儿》逗弄出如此的感慨和唏嘘。我想,用台湾诗人瘂弦《如歌的行板》里的诗句来写照这样的情感体验当当再恰当不过:

    我们老了/但还没有老透/我们燃烧过/但还有没烧完的部分/把它烧透吧……。待到修竹长大成人,父亲也该是地道纯粹的老炮儿一枚了。(2016年3月2日)

    八十四 且听旧事

    风尘布衣,四川成都人。就职于双流国际机场。如果说,少云、 丝穗是真正的文人,那么,风尘布衣则是纯粹的文人。说起纯粹的文人,自然想到魏晋时的嵇康和阮籍。建安稍后的正始文学时代,阮籍和嵇康,恃才傲物,放浪形骸,特立独行,不类常人,在中国文学史上,这是独一无二的。对咱们且听而言,风尘布衣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喜欢布衣,不是缘于怎样的友谊。在且听的时候,我没事的时候,经常探头探脑的去他们诗人堆里看热闹。布衣也经常来“凭栏”点个评什么的。或许,我的呲牙裂嘴,直言快语,毫不留情式的表达使他觉得很开心,很痛快, 常有讚赏飘了过来。于是, 就有了一些文字交流。我虽然不懂诗,但是知道好坏,如同不懂茅台的人喝一口也会称赞:好香!浏览布衣的诗作,如饮美酒,如品香茗,布衣此时, 如日中天,连冷傲的花生苏都称他为优秀诗人!非凡可见一斑。

    说他的诗之前,先说一件趣事。当时有个自称诗人兼文艺批评家的小混混,可能遭到花生苏的退稿,结果,就在布衣诗作后面的评论框里大放厥词,并且把他的所谓诗歌一股脑地全帖了上来。使人忍俊不禁的是,面对如此无礼 、无赖、 荒唐, 花生苏和布衣拿他毫无办法,完全是且战且退的架势,笑的我简直要打滚。此时,冬青和郁空斜刺里杀了出来,一声断喝,那个小混混就逃之夭夭了。其实,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懂诗,如同不会喝酒的人,茅台和扳倒井的区别分不清楚在他眼里。他的所谓诗和布衣的诗是没有区别的,焉何他的能发、能荐?我的不能?你花生苏不是偏心又是什么?哈哈! 趣事一桩, 略过不提。

    布衣发在且听的作品有三百多件。不要说评论,就是全部读一边也不容易。我随便拎过来一段,欣赏一下。“……从音乐里拈出一条旧巷 /一角雨檐/ 一把紫伞/ 在长满青苔的心情里/ 泊一湾江南烟雨 /任一名从宋代走出的女子/ 素手洗净昨日霓裳……”。读这一段, 我想起了古镇同里,哦 ,丝穗也去过那里。在如烟的细雨中, 江南的茫茫绿色真的一碧无垠,而在同里的古街上,随便找一个酒肆, 看无边绿色,品绍兴老酒:倘若还有一个心仪的女子相陪,此生夫复何求!布衣想说的可能不是这样的意思,于我却引起了这样的胡思乱想。布衣的诗作,内容丰富,春风秋雨,五湖四海。有柔情似水。也有金刚怒目。形态万千,不一而足。限于水平和能力,我不可能对他的诗作做出恰切的评论,就此打住。

    说一说布衣的散文。我最早见到布衣的散文,是在湛江相聚的前一天发出的。写了他的父亲,当时读那篇文章的时候,我有些吃惊: 这个布衣,不是写诗的么?散文写的这么漂亮哇。其实道理再简单不过,诗若好,文怎能不好?文,是稀释了的诗;诗,是文的凝华。湛江一别 ,心里常念着布衣。可是,人在落魄的时候,不愿意交往,总想着不要去打扰麻烦别人。

    没想到进入晚年,竟有些春风得意的意思。也想起来应该和故友交流一番。进得群来,冬青居然记得布衣的电话号码。同样又吃了一惊,此时看到了布衣的《修竹尘话》!布衣年届不惑,他的小布丁出生了,是如约而至还是不期而遇?还是上苍垂怜,念他半生落拓,常年游走于烟酒诗文的崇山峻岭,疲惫有加而送给他的吧。在这个叫做修竹的小布丁眼里,胡子拉碴的父亲很苍老耶。而在布衣眼里,这个修竹,这个小布丁,是他的全部,是他的唯一。

    打开《修竹尘话》,扑面而来的自然是父亲对女儿的浓浓亲情。 试想:当布衣有了小布丁,自以为羽化成蝶的时候,当过眼烟云真的可以幻化出美丽风景的时候,作为诗人的布衣,把这些统统凝于笔端, 该是如何的动人!我读《修竹尘话》,看到的布衣仍然是孤独的,自言自语,喃喃自语,有多处让我老泪纵横。我不关心布衣他们的南机坪上,供员工们休闲的亭子修的如何,也不关心他在里面絮叨的任何一位朋友,我关心的只是《修竹尘话》的进展,在文学日渐式微的当代,能看到真正文学的东西,让人心宽。

    《修竹尘话》不是育儿百科全书,但是一定是不可多得的完全文学的著作。我在想:布衣坚持!写到修竹出嫁的时候,把这个作为嫁妆送她。

    女儿,以上文字,是笔名为野人一个的东北老大哥写的关于父亲题为《且听旧事之风尘布衣》的文字。

    这是一段记忆,也是一段情结。一群在文字里流浪、栖居、耕耘、守望的心灵乡亲,当然也是在文字里钻木取火的文艺老炮儿。曾经的茹毛饮血、饮鸩止渴也好,叱咤风云、激荡魂灵也罢,都已是过眼云烟后的死水微澜,棺盖尘封。旧且旧了,故也故吧,偏又初衷不改,热望不灭,于是重提旧事,再唤故人,有了这些余温犹暖的文字和音讯杳渺活在文字里的故人旧事。

    人生的沧海桑田,一如白驹过隙,既留不住如风的光阴,不妨随风放牧了心肠,再闭目凝神,且听风吟。而此刻,父亲最想做的,只是拈须长吟:相思空一水,回首已三生。今原文移植于此,是为记取野老赤诚情怀,并转赠修竹,留证光阴。(2016年3月4日)

    八十五 话说进口

    我们在大肆占有物质之后,才发现,离幸福越来越远。

    十三个月零四天的修竹,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很多来自国外。德国和新西兰的羊奶粉;澳洲的奶粉、米粉、牛初乳、牛仔裙;日本的焖烧杯、纸尿裤;美国的咬咬乐、新加坡的维D、西班牙的彪马小运动鞋、法国的DHA……哇,小修竹,原来是坐地经世,畅享全球,绝对国际份儿的小土豪啊!有一点需要修竹明白,如此土豪的生活,并非意味你富贵的出生。相反,爸爸布衣,妈妈荆钗,而你只能是寻常百姓家的一枚小小布丁。至于当前这种“超奢”的生活,一方面是亲人们对你不由分说的爱;一方面则是对国产品(尤其食品)情非得已的无奈选择。这里面社会的问题我们不去细说深究,说说这不由分说的爱吧,在你目前无法表达个人意志的时候,作为父母,总是想毫无保留、一股脑儿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你。不能说这些进口的洋玩意儿都是绝对的好东西,但大都比国货更能体现对人性对生命安全的尊重,尤其是面对羸弱稚嫩的小生命,作为小老百姓,这样舍近求远,舍简逐繁的选择是无奈的,甚至是苦涩的。为此,你母亲不知要打多少电话,要对别人说多少好话,要经历多少忐忑不安等待的煎熬,才能把这些洋玩意儿从快递手中搬回家,供你享用。修竹应好好感谢妈妈的用心良苦。

    这让父亲想起了自己可以记事的童年。很小很小的时候,父亲就随两个姐姐,离开父母,走十几公里陡峭、崎岖的山路,过着独立的校园生活。每天早上大概六点半左右,就睡眼惺忪地自己排队打早饭。说是排队,实际上完全拼的是体力活儿。那时的早饭,不外乎是稀饭或玉米糊糊加馒头和一点咸菜。对于个子矮矮、体质弱弱、力气小小的父亲来说,无异经历一场“惨烈”的战斗,总是挤不到窗口,好不容易挤进去又不知被哪只大力的手给拽了出来,有时候甚至会被激战中的夹缝高处倾泻的滚烫稀饭和玉米糊糊淋成落汤鸡。呵呵,那时候,父亲也恨不得转瞬就长成一个壮硕有力的巨人或是可以身披大氅飞翔的侠客。这种岔愤中急切想长大的念头,源于对一顿热乎乎早餐的渴望。而一旦人潮散去,拥挤不再,窗口边只剩下自己的时候,尽管稀饭和玉米糊糊已经凉了,馒头也不像刚出笼时的松软可口,但捧碗在手,仍从小小的心脏里生出满满的幸福感来,那时对幸福的最好回馈,便是狼吞虎咽地扫尽碗中的最后一粒米,甚至是沾在身上的最后一点馒头屑。那个时候,天真的很蓝很蓝,空气真的很清新很清新,当然,没有污染,不转基因的粮食也真的备受珍惜的。虽然经常是食不果腹,有得吃便觉是莫大幸福。至于肉嘛,那更是让人在幻念幻觉中便幸福得一塌糊涂的至味佳肴。记得那时是六天学制,每到周六的早晨,一起床就格外的兴奋,感觉天格外的高,格外的蓝,云朵也亲近得仿佛伸手可摘,一整天都会兴奋地胡乱哼些不成调的小曲儿。因为每到周六,爸妈都会早早地烧旺柴火炉,炖一锅平时自己舍不得吃的萝卜腊肉,有时遇到临近臧家杀了猪,幸运分得一点新鲜猪肉,还能吃到蒜苗炒的回锅肉。好不容易捱到放学,三两下潦草收拾好书包,拔腿就往家跑。十几里的山路,且回家的路正好又是上坡方向,却感觉像是踩了风火轮,腿上有使不完的劲儿,一点不觉得累。一路上,想着粘附了浓浓松柏枝香味的腊肉,想着已经把油熬的干干的、透透的,混杂了蒜苗香的回锅肉,口水流得比汗水还多。孩子,你知道那是多大的幸福感在伴随在驱动着父亲快步如飞地奔跑在崎岖难行的回家路上?一块腊肉、一碟儿回锅肉,对于童年的父亲来说,是多么满足多么幸福的口腹享受和味蕾记忆,现在想起当时撒一路馋涎、三步并两步的猴急样儿,父亲的脸上仍会荡出笑意。一直到今时,父亲仍非常喜欢吃腊肉和回锅肉,对于父亲而言,童年的至味,也便是一生不改的口味。

    你看,孩子,物质如此匮乏的年代,父亲体验的却是满满的幸福和获得感。没有玩具,自己制作玩具,没有游戏,就与飞鸟和虫子玩儿在一起,没上过幼儿园的父亲,从小就懂得跟大自然厮混,一边蒙恩宠,一边练胆魄和筋骨。记得大概是满十岁的生日,你的奶奶给做了一身新衣服,新鞋子,穿在身上还照了张相,那表情深邃庄肃得和现在没两样儿,全是因为被巨大的幸福感淹没得找不着自己了。呵呵,现在想来,山里的孩子,童年多单薄,多清凉,梦想自然也小也朴素;山里的孩子,受命更多,背负更多,但也蒙恩更多。所以,这一生,每每说起自己山里孩子的身份,父亲总是满怀喜悦和幸福的。

    写这样的文字给修竹,不是要你忆苦思甜、抚今追昔。上一辈与下一辈,父亲的时代与修竹的时代,不仅仅是一种生命光芒覆盖另一种的单纯逻辑了,被颠覆的太多太多。惟愿你从这字里行间,读出幸福需要修习的心境和涵养的智慧。幸福的形式或内容可以随时被刷新,而关于幸福的感受却是不受时限的:既可以是时尚物语,亦可以是怀旧经典。一如曾经幸福过父亲奶奶做的鞋垫,垫在脚下是幸福,留在记忆里是幸福,与修竹一起分享回忆亦是幸福;而未来,所有关于修竹的幸福都是父母一生珍视的幸福。孩子,幸福可以很小很小,但留驻幸福的心却需要很宽很宽;幸福甚至无关物质,心里想着是幸福的,那就是幸福的。还需要记住的是,幸福也不需要“进口”,只青睐和留驻善良、明净、豁朗且感恩的心。

    写下这些文字后,此刻的父亲是幸福的;希望多年后,你读到父亲写给你的这些文字,也是幸福的。(2016年3月7日)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开奖lm0 新疆时时彩本期遗漏 时时彩怎么看规律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大小规律 时时彩新疆时时彩开奖 新疆时时彩官网网站-上牔採网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准确算三星 新疆时时彩定位胆玩法技巧 时时彩后一三码诀窍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彩票控 新疆时时彩后一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自动兑奖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