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葛彦散文系列:隐秘之桥

莫奈系列

作者: 且听树吟1968  发表时间 2016-03-28 11:38:23 人气:
编辑按:
    隐秘之桥

    葛 彦

     树上的光点

    揣着一颗无处安放的初心,坐火车经过一处又一处,就像生命的听觉里有一波一波的潮水涌来,能被窗外的风景瞬间打动的可能会有,却是过往即逝,而能将自己的余生安放在某处,一定是近寂遥喧的心水之地,这样的一个心灵安放动作,折射出静谧的向内姿态。

    从火车上偶然看到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莫奈被它的美丽所打动,搬来的东西除画板外,还有画笔、园艺工具和各种种子,甚至还有土壤,开始先租此地,后来宽裕了干脆买下来,后来又购入了空地,挖池塘,建花园,小桥,为自己营造了精神世界,名作花园、睡莲等创作的灵感都来源于此。关于莫奈的画,最先闯入的是那些画上的光点,把所有目光吸引了来,就像隔着日子的窗口,窗外有片刻的笑声,留有一点点愉悦的逗留片断,转瞬即逝,猝不及防。佛说永远有多远,其实就是当下,很短暂的瞬间罢了。

    开车经过一片未开辟的景区,路边有大片的芦苇随风起伏,在眼角飞逝,只有透过它们无束的姿态,才能真切地看到风的存在,又像在耳语着:我的灵魂里住着风呢!日复一日,从清晨到黄昏,随着时光无语的暗示,任何的流逝都别让灵魂忘记了飞翔。忽然,有两个玩耍的孩童,在芦苇丛里采摘,一阵欣喜的喧闹后,在没过头顶的芦苇浪里突然冒出了“狗尾巴,好可爱的狗尾巴!”回头看看,我也只见过它们曾经的模样,青涩无比,有点扎手,就像青涩年月里的成长,现在却变得越发柔软和纯净,向着古朴淡定的调子去了,眼见着一个内心渐渐强大的背影,在路边的风里,踏实、柔软地转过身去。也许正是这种路边的微光,在某个瞬间射向你,告诉我们一些理由,生活的潮水在一个又一个人生的路口冲刷着,磨砺着,让我们与内心深处,柔软地握手言和,慢慢地,渐渐地,任何的过眼云烟都交给时间了。当然别担心,赏画时那些光点会刺伤你的眼和心,它们远没有那么厉害。就像幼时学画,老师说,要找光点,眯起眼来,找最亮的一块,是的现在学会了用一生的时间,来找生命中的光点,正是因了那些光点,才心生敬畏。其实更多的时间里,生活的表情是缄默无语的,就是去菜场路上的一低头,风过无语的状态,而这当儿,它们就像那些围绕光点边上的笔触,直衬得某个瞬间的爆发,轻盈的,跃到最醒目,最前,让你心生感念,顿时觉出好来。

    当然还有一些光点会落上暖阳下的一棵树,由于两边的高楼林立,中间从平地上形成一个斜坡,随之上升的其实是地下车库,在车库的顶上园艺师花了心思,种了一些绿色的草坪,这棵树就立在上面,可以明显感到阳光特别的惠顾,有了更充足的日照,一阵风过时,正巧在楼下咖啡店,隔着玻璃看到了它,让心一惊,在漫漫的严冬,特别需要那些叶片上的光点,来为生活着个色,其他的同类都在萧瑟岁月中发颤,唯有它特别的透亮,直直的射了进来,在风中摇曳的样子,着实打开了一条路,这种微妙的感觉,一低头便可以轻易在手里的小画册上寻到。这些自然隧道里的光和树,教会我们打破一成不变的生活构图,嗅出更自由的泥土气息,与一生亲近它的欲念来。若将白色的多孔陶瓷搁置在纯自然的环境中一段时间,任时光岁月和自然之手给器皿本身绘制上天然彩绘,时光忽悠的滑过,那些秘境深处的秘密被发觉呈现,只见月白的杯壁上有了一些绿色苔藓的天然印痕,不经意的,却又惊喜,是不是用它喝水的当儿,面对这样的器物,瞬间回归了田园,有溪水的流淌,有苔藓的青气,漫漫溢出,心底会有一种强烈的抽动,原来这就是想要的生活。

    若着眼到面前的画上,就是自然时光的笔触在世间一次又一次地停留。莫奈在作画时,完全沉静河流中的那份心境,在光斑交织,绿意碰撞的色块中作了分分秒秒地修行,内心变得越来越空灵,却充盈得无比强大,所以即使他的视力受到强光的伤害,也不能防碍一生的执着,这样的生活方式就是想要而不能远离的。一样的,年少时有太多未知的远方,等跨过中年的门坎,便有了一种清晰的方向,一种沉静的状态,低眉,内敛,在自己喜欢的世界里独行,忽略一切,保有初心就好。那份初心投影到小册子上《读书的女子》中,也是如此引人的,画面中完全都是草丛,只有女子在十八世纪的装饰下,越发迷人,沉浸其中的心境,透过神情无言的起伏,忽儿浅笑,忽儿忧伤,读书是一种上品的修行。那么迷恋的理由,除了装饰是根源,摆件发出优雅的微光,正牵出一颗沉浸俗世的心,还有在文字中行走的状态也吸引着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其实就是带给你远离俗世的片刻温存,像教堂的尖顶,轻盈的浅笑,以及孩童的眼神。

    至今有一幅关于孩子与女子走在草丛间的构图,沉在多少年前的记忆图册里呢,只是那份淡淡的诗意,不疾不徐,淹没到了现在,按下时光的空格寻去,一切的过往都有些朦胧的意象了。

     逆光的色块

    光的角度在一个块面上不断的转换着,就像站在不同的路口看人生,品出杂味来。你看萧红透过孩童般的眼神,看到的是苍凉,但一生都在追寻着爱与温暖,而林徽因透过诗意的眼神,看到的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

    到了我们苇草般的人生边上,为什么不能改变自己的缺陷呢?当然了,不要盲从改变,保有本真率性,这显然不易的,否则要这么长的人生做什么!就像十年前,已经在江南古城与莫奈不期而遇一样,当时被他的笔触和色块吸引,棕色的和谐里好像找到了一座隐秘之桥,而他在一处景物中的定力着实惊人,几乎无人能及,那种对相同场景的色调把握,是一种静谧地喧泄,任何庸常都不被打扰,是人与自然一场意外的重逢,肉身在风的足音中渐渐渗透,其他的都慢慢散去,不屑一顾,伟大的风景总是默默无言,无处不在。

    1884年,莫奈开始游走列国,从伦敦起点的4次行走,作了百余幅画作,以国会大厦为主体的就有19幅,莫奈靠在新明桥盛多马医院的阳台上,从下午一直画到太阳落山,这是他最擅长的光与影的实验技法的突出表现。通过画家眼中不同时间段的光与影的变化,光线从建筑上射下来,逆光的角度让人忽略了主体的细节,却记住了时间的流淌,还有建筑、水面、天空及周围的一切微妙变化,所有从我们指间流走的东西,空气、水、光线或周边景物,都依托在了一笔一笔逆光的色块上,景物产生了书写性的视觉效果。有一种虚度的时光忽儿流淌,比如墙上被浪费的瓷瓶后的阴影,或者夏日黄昏,竹帘后不知哪里散出的迷人的薰香,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物,都在身后长出薄薄的翅膀;直到所有夕阳西下的砖石,都渐渐烙上逆光的苔痕。

    若要采集惊艳的逆光效果,当属《黄色的鸢尾花》,像是躺在草丛中,以天空為背景,以茎叶为主,将鸢尾花执着地长成密布的空间网络,每一片茎叶的笔法都是独特的,狂野不羁,原始而拙烈的,又带点东方的审美,大美藏于拙呗。这是从自学成才的布丹那里领悟到的,习惯于在露天作画的老师,让他一定要去寻找自然的纯朴美,而且要顽强地保留最初的印象,这对莫奈的影响非常之大。在风和光的变化下呈现出蓝绿间的细微变化,这座赋于魔力的花园,被视为艺术家完成的唯一一件不在画布上完成的作品,它的背景是高远的天空,我们只是钻出泥土呼吸的一片草叶或虫萤,那么低的姿态来静观,萧红不也曾是这样低的么?蒿草里边长着一丛一丛的天星星,好像山葡萄似的,很好吃。她在蒿草里摸索着吃,吃困了,就睡在天星星秧子旁边,蒿草很厚的,她躺在上边好像她的褥子,蒿草很高,它给她遮着荫凉。这种来自童年温情的遮敝和呵护,全都投影在了祖父温暖的背影里,从那里,她知道了人生除了冰冷与憎恶之外,还有温暖和爱,所以她怀着这份憧憬和追求,走上自己短促却空灵的一生,在有限的生命空间里,她的文字是“力透纸背“的,从最低处爆发,冲出泥沼,带着疼痛的呻吟。周遭的一切也在疯长,只有慢时光在两鬓滋生,于是庸常生活的捉襟见肘,没有比萧红体会更到味了。谁料深陷这样的泥沼里,她也能开出花来,也能飞翔,是借了文字磅礡空灵的张力,抵达自由的边界。想起一个商丘的古人,庄子的境遇不比萧红好吧,生活的困窘,让他们从精神上反射出一道光,从低处忽儿折上高空,势不可挡,就像瞬间搭上了大鹏的羽翼,成了一个会飞翔的人,洒脱,自在。这种从弱中生出的强,让目光无意识地从她孩童般的世界走出,走近欧洲人文结构方式,完全默契地构成了专属她的诗化、纯净的文学基因。他只属于他自己。

    这句话对莫奈同样有穿透力,享受这个自然成长和视觉的过程,植物生命力的呈现也是灼热而奔放的。不过所有的这些都不能有轮廓来禁锢,这是莫奈的一大特色,就像没有束缚的情节一样动人,看出一笔一笔的原始痕迹,听到萧红的呻吟一样,那些“呼兰河”边的一笔一笔,《生死场》里雄迈和纤细碰撞的火花,使一股蛰伏后顽强的生命力,与莫奈花园所流淌出的自然气息,绵绵地生长而契合。而有些作品由于太过细致,修饰的成分更多,虽然内敛,每一个构图布局,都是精心的安排,就像人生的规划一样,稍一变动,就应付不来了。莫奈写实中的印象派,回归本真,了无痕迹,一切随心,就好。就像人生的一场相遇,随心,懂得,一切,淡淡的。清澈相伴,灵魂相惜,朦胧而动人。莫奈说作画时,要忘掉你眼前是哪一种物体,想到的只是一小方蓝色、一小长方粉色或一丝黄色。那么不妨也忘了我们的痕迹,只记得一些生命的瞬间感动,飘摇的悬置片断,抓住生命场景给你留下的瞬间暖意,这种感觉的捕捉,在东方审美中倒是有的。

    想起不在手边的一本浮世绘来,那时一颗心都浸润在遥远温静的故乡,一生中最艰难、最神秘的时刻,在独自孕育着,有了文字的依托,是一种踏实的幸福,繁嚣的世事让一个人沉入湖底,不能喘息,而那些清少纳言的文字,像一波波心底的暗流,或一块块浮动的色块,在蓬勃的生命碰撞中,不断地激发着,晃动着,解密了生命,让她从心底发出光来,就像一次温暖的搭救。

     飘渺的笔触

    随意的江边,诗意流淌,草木葱茏,枯藤缠绕,一切都在默默期待中,每天去照个面,都有不一样的发现。他们给予的是故乡的温情,像亲人或友人的眼神,时隔八年,再次重回一段静谧的岁月里。

    烟柳的浅褐色枝条垂下来,内敛,淡然,或浅或深的柳叶交织着,一笔一笔,像是深深浅浅的笔触,留下风的痕迹。平静的江面上,一些船支,一些迷茫的对岸之物,让心走向朦胧的远方。生命总要适度的远行,莫奈走出去,用笔触表达浪花的语言,也是这样的吧。而我们的表达依靠着一日三餐的烟火味来抵达,随着四季轮回,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折射出自然的光泽,冬至,春分,秋分,夏至,生命时光,瞬间更迭,时令的鲜蔬,慢悠悠的感知,总先于我们一步的,于是,妥帖安详,万物静观,莫不如此。

    看着江面远去的船支,倒是想到莫奈的《帆船•夜晚印象》,他把那些最容易消失的瞬间,永远的定格在画布上。你瞧画面上那只孤怜怜的帆船,像在浩瀚的大海中迷失了方向,寻觅,期待,在失去了最爱的妻子卡米耶之后,而印象派的发展,也与他最初倡导的渐行渐远,个人生活和艺术创作上所遭遇的双重打击,让他陷入迷茫和困惑之境,无以表达的内心,在大片大片的天空、水域中,尽显渺茫……。同样以水与小舟为意象,却映射了完全不同心境的《小舟》,莫奈拿笔创作时,已经在吉维尼住了4年,一家人可以搭船到薰花岛,但必须要穿越一条水道。而此刻,我们看到的画面中的小船,便是他们到岛上去的唯一一条交通工具,这支小船被缆绳系着,安静地躺在一片绿色的水草丛中,叫人心生惬然。平静的湖水,隐喻着一切无处安放的心绪,似乎都随了吉维尼的平静波纹,被妥帖的慰藉着。細看近处,脚边,无限而绵长的弧线,色彩鲜活。在水波深处荡漾,那些飘渺的笔触,缄默地延伸开去,似一种无形之手,漫过你的心底。就像大片的水域执着地占具着构图,素白的小舟在右上角侧身依偎,尘世的温情画面,瞬间蹿出,突兀而杂乱,而侧身的浮世深处,只愿留一隅素白,简静而安详。

    如果说维特伊之于莫奈的前半生,意义非凡,就像吉维尼之于他的后半生。渐渐地,在印象派圈子,已小有名气的莫奈,从他一直不喜欢的萄瓦西驻地搬到了吉维尼,这是他从火车上偶然的发现一处心水之地,之后便有了“他的睡莲”,永世盛开。《睡莲》以其带有东方情调的朦胧诗意和笔触,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绵绵生长的气息,给西方艺术带来了视觉上的新感觉,充满爱意的旋转大笔触,打开了自然与生命之间丰富的联系,为西方现代性的绘画找到一条重返自然的道路。在大幅的画作中,于其说他是用色彩表现大自然,不如说他是用水中的睡莲表现大自然的色彩,这是一个由蓝色或粉红色融合的光影,组成的水上飘渺的世界。我们的一颗颗飘浮异乡的心,在人群中飘摇不定,心底的空和虚,构成无语的瞬间,从每个缝隙丝丝渗入。画面在整体阴暗色调的基础上,点缀出几朵草莓色的睡莲,垂柳的倒影点缀着深绿色的水面,感觉此刻画面中的时间暂时被停顿下来,每个人都被击中,沉浸在莫奈的一项赋有诗意,革命性的创作中。站在人头攒动的展厅,耳听东方魅力的文字,眼观西方大片色彩的笔触,灼灼碰撞,挺有味儿。迷茫间,静静的面对湖水,四季皆入生命的倒影里,天空、池塘、莲叶上的光点,泛着淡淡的静谧忧伤,眯起眼来,渐渐又觉出和谐、肃穆、安详来,就像教堂里遇着的一束束老人的目光。大片的睡莲围满了展厅的墙和人群,每一抹色彩都在狂暴地奔驰,纠缠挣扎,仿佛不可遏制的激情澎湃,而当我们站得足够远,看不清这些线条时,一切又沉静到无边的静谧中,通透,明澈。身边安详的水域生长着幻梦一样的蓝绿色的水藻,晃动的睡莲,如同不可追寻的永恒极乐一样,悠游于斯,投下一束天国般安宁的目光,静观着相对七十年的倏然光阴。

    一笔一笔,飘渺的笔触反衬了莫奈心中安详的意境,而在我们不同的生命断面上,也会有白色的浪花和静谧的睡莲,于是我们试图找寻那些契合的笔触。低头看手边的一幅《狂风巨浪》,动感的水,在他的作品中到了极致,于其说是风景的捕捉,不如说是一种狂澜心绪的表达,他用跳跃的笔触表现生命的激情。耳边传来一阵阵拍岸的潮汐,迎面有湿湿的水气,如同在峭壁上漫步,脚下有坚实的崖壁,远处是巨浪起伏的尘世,以一种静观的目光远离俗世,也有了一份出尘的淡定吧。不觉中《日光海岸》的音符漫延而来,渗入自然的声息,海鸥划过的轻灵,浪花拍岸的欢愉,忽儿有裙角被打湿的幻觉。再低头看脚边,春天的气息,从泥土里悄然窜出,蓦地遇见,猝不及防。而莫奈面对任何的困难,淡定如斯,只有天气不好,画作便要停止,这是唯一的苦恼。状美的大海在他飘渺的笔触下,呈现出开阔的大气之美,映射和充盈了他的心境,已然忘却一切,即使亲人的离开,事业的不顺,也成了过往烟云。

    莫奈直面人生一次次的坎坷起伏,悄然的汇入生命的河流中,而我们回头看看,那些曾经向外探寻的激情澎湃的岁月,遇到的人或事,而今,这些或那些都已沉入我们的记忆之河,所有经历的一切,必将融入静谧的岁月……

    个人简介:

    葛彦,安徽芜湖人,出生书香世家,自幼耳濡目染,曾在省市级杂志《散文百家》、《安徽文学》、《时代文学》、《未来》、《作家选刊》、《青年作家》、《岁月》、《作文与考试》、《读书》、《芜湖文艺》;报纸《中国供水节水报》、《江淮晨报》、《芜湖日报》、《大江晚报》;及网络《作家在线》(中国作协主办)、《红袖添香》、《榕树下》、《且听风吟》(登月度热榜)上发表个人文集、《中华网》、《起点中文网》、《中国文苑》、《中国文学网》、《中华散文网》、《美文网》、《散文网》、《湖北写作网》等各种媒体发表文学作品百余篇。有作品入选2015年《第二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第二卷)、中国文联出版的散文集和《芜湖作家散文选》、《繁昌文化丛书》(文学卷)等,并被专业文学杂志选为优秀范文和高中写作素材。

    祖父葛召棠先生毕业于上海法政大学,曾是审判“南京大屠杀”元凶谷寿夫一案的五大法官之一;安徽繁昌柯冲窑的第一发现人,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古韵芜湖之青白瓷”专题中有详细记载;民国著名书法家,曾与郭沫若、沈尹默、于右任、张大千、齐白石、马公愚、徐悲鸿等诸位先生联袂展出。父亲葛文德先生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高级美术师,安徽芜湖书画院专职书法篆刻家,安徽省篆刻研究会理事,芜湖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安徽著名书法篆刻家,擅书法篆刻,尤精草篆,自成一格,2001年出版《葛召棠文德乔梓书法篆刻集》,安徽省电视台曾多次为其拍摄艺术专访,其作品被国内外诸多藏馆、庙宇和碑林收藏。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中奖概率 新疆时时彩三星组选开奖号码 网赌重庆时时彩害死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中奖giulv 新疆时时彩票下载 时时彩五星独胆看号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走势图新疆时时彩 新疆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新疆彩票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网址 11选5前三必出2码技巧 时时彩注册送彩金58 时时彩过滤工具
pk10杀号软件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手机版 夸父逐日的故事 北京pk10计划规律 山西时时彩
白小姐中特网资料大全香港 福彩3d时时彩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门百家乐代理 黑龙江11选5预测推荐
七星彩论坛高手交流区 天津11选5走势图表 新疆彩票35选7走势图 福彩新疆喜乐彩综合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视频开奖
重庆时时彩公式每天都会变吗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图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一 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