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我的老家我的梦

作者: 绿雨  发表时间 2017-04-21 08:00:55 人气:
编辑按:
    曾经不止一次的梦中,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我踏上了回老家的路,然而,那可真的不是一条平坦的路,高低不平且曲曲折折,真是道阻且长。一次又一次我做着同样的回老家的梦,却一次又一次总也到不了老家,一次又一次在这样的梦中醒来,一次又一次醒来后怅然若失。

    我的老家在现在的宿城区龙河新城一个叫蔡六圩子的村庄,据说曾因为村里最大的地主姓蔡, 故得此名。我曾经的小学叫挑沟小学,挑沟是现在的行政村,过去称之为大队,缘何叫挑沟,是不是因为缺水,想挖沟引来龙河里的水也不得可知。

    我在老家村里的学校上到小学四年级,便随父亲进城读书了,在我有限的记忆中,老家所在的村子很大,那时一个村子里有南蔡和林场两个生产队,以灌溉渠为界,渠南叫南蔡队,渠北叫林场队。 但村民们习惯上称为南队和北队,家家户户却是比邻而居,和睦相处,不分什么南队与北队。

    我在蔡六圩子其实有两个家,一个在圩里,一个在圩外,圩里的是老家,是我们的出生地,圩外的新家是我们后来从老家搬了出来,老家给了三爷(父亲的三弟)一家住,那时奶奶年龄大了,在我家和三爷家轮流着住,因为二娘去世的早,就没有住到二爷(父亲的二弟)家里。

    从三爷家到我家中间隔着一个汪塘,一口水井,那时,汪塘很大很清澈, 全村只有一口水井,井很深水很甜。每每奶奶经过井边的时候,一喊我们就能看到她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不大一会儿,她的小脚也就一步一颠地走到我家啦。

    从我家到大队的学校上学,冬天水上结冰了,可以抄近道直接走冰上去学校,夏天汪塘里到处是水,必须绕着东面的大渠走,有一点点的远,但对于我们这些刚刚入学的小孩子来说,什么远都不算远,能在外面多转悠一会是一会。每每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家家户户呼唤孩子回家的声音不时婉转响起,此起彼伏,甚是好听。

    一晃,我离开家乡竟然近四十年了,每每繁星满天或月亮升起的时候,家乡的影子便会不由自主地来到我的心底,我闭上眼睛入睡的时候,老家便会情不自禁地来到我的梦里,于我而言,我的老家就是那个远远看着有点破旧的老屋,那个长着一棵高大柳树的院落。那是一个情结,是一个连接着我过去与现在的隧道,常常的梦中,我在这头,老家在那头,中间是长长的模糊的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家情怀,常常令我失眠在深深浅浅的午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乡音未改,双鬓已白,桃花依旧,人面不在。怀着对老家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带着心中那抹浓得怎么也化不开的乡愁与忧思,二0一五年十一月的第一天,我和老公及小弟,终于踏上了通往老家的路,我们先把车子开到离家不远的埠子镇上,然后步行回家,用双脚丈量家的距离,同时也殷殷希望可以丈量岁月,丈量时光,丈量惆怅。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埠子街最北端,靠近医院附近,有个车站,当时站内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一天也就两班开往城里的车,他在那儿售票,检票,帮大家排队,但当时我眼中的他好不威风,好不令人羡慕,因为他是国家正式工作人员,因为他居然每天都在车站工作!

    我们从那个车站下车、上车,或返回城里,或奔向老家。记得回老家要从车站向南走,走到唯一的街口,再一直向西,走到大西村的四保庄大桥再向南,经过一片梨园,再向西,就到了我们家后面的小李庄了,再往南走一、二里路才算到家。

    今天的埠子街,全然不见当年的踪迹,当年唯一的街道,如今也成了老街,不远处有个和南京同名的新街口。昔日通往老家的泥泞小路,也变成了今日笔直修长的水泥大道,当年路的模样成了梦中的依稀仿佛。

    儿时的我们有事没事总爱赶集,因为集上有好吃的,集上有好玩的,集上车多人多,热闹非凡。我们小孩子赶集很容易,说走就走,不像大人,记得大人们赶集出门前通常好一场准备,首先要穿好衣戴好帽,家境好点的还好,拿来就穿,家境窘迫经济拮据的人家,还要向别人家借衣服鞋子之类,特别是鞋子,遇到雨雪天出门,不穿好一点的鞋出门,别说保暧了,连街都到不了就要往回转了,因为路上泥太多,且是沾到鞋上很难掉下来的淤泥黏土,让人好生烦恼。

    那时因为我父亲在城里工作,我家生活算是相当好的了,我们出门不仅不需要借衣服之类,而且父亲还有一辆在村子里绝无仅有的自行车,那时贪吃好玩的我,有回居然假装肚子疼,坐在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一路幸福无限地到医院去,检查结果自然是万事大吉,不过回家的路上,那馋了许久的大饼油条自然顺顺利利地到我的手里啦!

    现在通往老家的路,除了我们一行三人,几乎没有别人,我们一边走着,一边看着,一边想着,不大的功夫竟看到了老家的影子了。昔日那条路上的四保庄大桥仍在,只是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远远地看着,显得那样老,那样旧,那样破。今天人们走在宽阔的崭新的流沙河大桥上,再也不会胆战心惊颤颤巍巍,时刻担心有破洞的桥随时会垮塌而掉下河去!

    不经意间到了原来北队 的地盘了,长我一岁的本家哥哥如今已做了村长,正带领村民在田里热火朝天地干活,一见到我们忍不住热情问好,知道我们一路步行而来,不由哈哈大笑:现在我们上街要么骑车开车去,要么坐公交车去,没有人双腿跑着去啦!

    是啊,岁月如梭,时光如水,家乡改变的何止是路,真的是一切都在变,曾经的知了在树上拼命的叫声,曾经的猪仔躺在猪圈里响亮的鼾声,曾经的狗撵鸡的嬉戏,一切都成了遥远而温暖的回忆!老家门口的汪塘还在,只是不再清澈如许,村里唯一那口井也不知去了哪里,现在家家户户也早和城里人一样用上了自来水。

    数十年的光阴啊,天若有情天亦老,何况人呢!奶奶离世之后,我的母亲父亲三爷二爷都先后做了古,我们家的老屋也已经几易其主,原来我们一家居住其中,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在家,父亲在城里上班,大姐二姐在乡里的中学读书,待到星期日,一家人齐聚,欢声不断,笑语不绝,我嘴里一边使劲嚼着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苹果,一边使劲哼着谁也听不懂的歌,喜悦有之,得意亦有之!

    我们到了曾经的家门口,却是铁将军把门,一把大锁牢牢地锁着门,听说房屋的主人根本不在家,而是长年在上海打工。弟弟说,他曾欲出高价把房子重新买回来,可人家无论如何不同意。说是有个屋在,什么时候回来都有家。谁说不是呢?没有了曾经的老屋,曾经的院落,老家显得那样的空洞,难怪就连梦中都是满满的失落!

    又听说我们所在的整个村子都要拆迁,取而代之的将是规划整齐的农民集中居住区,空下来的大片地方会建成万亩良田。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天天幻想的城里人的生活吗?只是有所不同的是,现在的农村人想过城里人的生活易如反掌,我不止一个的本家兄弟姐妹都在城里买了房买了车,轻而易举地过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倒是城里人想在农村买地建房还要审批,据说相关政策正待出台。

    季节无言,时光不语,一切又都随了风里,脉脉无声,然就如风过,虽是瞬间,却也有了痕迹,于是就有了我夜夜相同的关于家乡关于老屋的五彩斑斓的梦。

    因了老家,有了相思,也有了梦,只是流年岁月,不见了父母,不见了老屋,注定从此老家在梦的里头,而我只能在梦的外头!

责任编辑 足音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后一公式 时时彩做号软件苹果版 重庆时时彩稳赢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后一公式 新疆福彩时时开奖 在哪可以买新疆时时彩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后一万能码6码 新疆东宝集团 新疆驾驶证查询系统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 新疆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 新疆时时彩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