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城市森林

作者: 韦其江  发表时间 2012-07-15 20:20:51 人气:
编辑按:
    立交桥下,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伫立于风中,他一度哽咽;望着“幸福之地”一夜之间竟被浇筑成铺满石锥的“城市森林”。此刻,他幡然明白,他将离开这本不该属于他的“家”,再次踏上一条探寻心灵麦加的栖息之地。

    据悉,在广州白云区、天河区多处天桥和高架桥底,浇筑了水泥锥,有的水泥锥阵不仅锥头尖锐、富有杀伤力,而且存在时间已长达五六年之久。只是这些足以让人产生密集恐惧症的水泥锥大阵,目前却没有一个单位出面解释原因。街坊称,这些地方曾经流浪汉聚集,自打有了水泥锥,流浪汉被迫迁走了。有工作人员表示,过去桥底聚集了太多的流浪人员,市政部门为防止安全隐患,在桥底建了水泥锥。(7月4日齐鲁晚报)

    广州作为最先开放的港口城市,最早接纳了外来思想,并形成了一整套独特的地域文化。按理说,它应比其他城市更具包容度和宽容心,让每一个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有尊严地活着,无关乎高低卑贱,无关乎富贵贫穷。然而一排排纵横交错的水泥锥,与其美其名曰是从流浪者的安全考虑,倒不如说其污染市容市貌更加贴切。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城市森林”,恰似一面高大森严的“柏林墙”,它似乎在警告流浪者:你们不属于这里!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基于多种原因,流浪本就是人生的不幸。在这之前,或许有的是遭遇不公的打工者,有的是妻离子散的悲愤者,有的家破人亡的孤独者......他们不愿“衣锦还乡”,不单是因为这里拥有更多的生存资源,而且还有各自不想回去的理由。相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流浪者好似其“眼中钉肉中刺”,总欲“除之而后快”,以致于在城市里我们经常能看到“猫捉老鼠”的世态游戏。

    在提倡“以人为本”的今天,看待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如何,从对待流浪者的态度中可窥一斑。流浪者这个特殊群体,并不是“城市牛皮癣”,他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生存的权利,选择自由的梦想,哪怕这是多么的渺茫,多么的遥不可及。记得2008年颁布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不授予任何一个政府部门对流浪者进行强制驱离,只能是自愿救助。”这种偷梁换柱式的做法,间接性地对流浪者进行强制驱逐,此等浅陋之举只会让城市蒙羞,让文明倒退。更荒唐的是,有的城市管理者竟认为这是治理城市的良方,借鉴学习广州模式,在本地推广,在政绩上获得认可。可城市管理者忘记了他们面对的是人,是活生生的人,是一群生活在城市里的边缘人。

    “富者田连仟佰,贫者无立锥之地。”作为社会底层的底层,奢望、欲望、希望是如此的遥不可及,而绝望却时刻伴随其左右。正如《论语·雍也第六》有云:“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或许这便是流浪者心中最奢侈的梦想。作为城市管理者,应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至少让他们有一个栖身之所,至少不能用筑水泥锥的带有暴力倾向的手段,逼迫流浪者无立锥之地。诚然,一个城市不可能无限地接纳流浪人员,管理者很难保证每项措施均达到“帕累托最优”,即保证至少一个人受益,没有任何人受损。但这并不代表城市可以通过浇筑水泥锥来满足管理者的“森林洁癖”。

    冰冷锋利的水泥锥,宛如插入流浪者的心脏,引起锥心般的疼痛,放大了城市管理者与流浪者间的现实屏障和心理隔阂。当然也会有异议:“城市那么大地方,不拆除水泥锥,也有的是他们睡觉的地方。”即便拆除后解决现实问题的意义有限,但能体现管理者的以小见大行政哲学思维,因为这样做能让流浪者知道,他们仍是城市发展不可或缺的螺丝钉,对每一个流浪者不弃不离,正是城市管理者不容忽视的工作职责和良心升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倘若有关部门能尽快明确水泥锥管理的责任,积极回应、并详解该水泥锥项目的来龙去脉。政府公信力建设未尝不可以成为一次政策改良并完善的机会,对流浪者采取多元化的无缝管理,灵活多变的衔接模式,不让流浪者心存芥蒂,而是心存希望,并有尊严地活下去。

    但从另一个侧面上来说,城市管理和流浪者间的博弈是每个城市不得不面临的艰巨挑战,一些“职业乞丐”和流浪者常伴随和引发一系列违法犯罪问题。尽管有城市救助站,能给予最基本的衣食问题,并能提供返乡的车票,但仍有许多流浪者不愿意入住救助站。这里存在多年积淀下来的现实基础:流浪者需要的是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管理者需要的是发展,有条有序的市容。譬如,在广州水泥锥事件中,有市民就认为很多流浪人员栖居于天桥底下,不仅破坏桥底的绿化带,还给城市居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不便,水泥锥设置很有必要。作为市民这样想尚能理解,因为在这个群体里没有他们的亲人,无关于己。但作为城市管理部门段不可如此行政,修建水泥锥后,流浪者同样能从这里搬到那方,依旧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对待流浪者最合理的政策,不是躯干,而是收留;不是打压,而是保护。正如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先生所言:“对待流浪汉,只要他们没有违法犯罪,政府要么给予其福利,要么给予其自由。”这才是治理之道,执政之本。 

    说到此,忽然想到那句铿锵有力的话语:“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对待工人农民的态度,则可考验这个民族的良心。”同理,“对待流浪者的态度标志着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更是考验这个民族的良心。”拆除水泥锥不难,但拆除心理隔阂不易;拆除水泥锥不难,但拆除深埋在心中的“水泥锥”却难上艰难。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许还有下一个“水泥锥现象”的出现,就看执政者的管理智慧了。其实,简单与复杂,希望与绝望,就在一念之间,如何让这本不该存在的“城市森林”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的问题。

    (2012.07.15于贵州兴仁)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重庆时时彩开奖详情 天津时时彩apk 时时彩五星组选20技巧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网易 新疆时时彩28号开奖号 新疆时时彩投注网址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个位如何计算 重庆时时彩高手论坛 新疆时时彩三星跨度分布图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胆码预测软件 新疆时时彩摇球视频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值lm0
四川快乐12投注站电视走势图 山东11选5在线投注购买 福建22选5几点开奖 7m篮球比分 排列三排列五预测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 pk10开奖直播北京 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 甘肃快三今天推荐号 云南快乐十分中奖技巧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河南体育彩票11选5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彩票控 北京赛车投注平台官网 b北京赛车pk10视频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怎么样 福建体彩22选5走势图 宁夏11选5开奖 短程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