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那年初恋有暗涌

作者: 纤纤玉指  发表时间 2007-03-22 08:58:56 人气:
编辑按:短短的几个片段,将一段清涩的爱情故事呈现在我们面前。文章没有大起大落,但是感情却蕴藏其中。唯一的遗憾应该是中间几个片段里的文字显得有些琐碎,如果能再精简处理一下,应该是非常完美的。
    One

    林熙叫颜婴出去时,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到林熙说,颜婴,瑾回来了。颜婴才猛地愣住,许久许久。她转头看林熙。月光下,林熙的面容那么皎洁。

    两年前,瑾走的那天晚上,林熙送颜婴回家。也是这样的夜晚,也是这样的月光。她回头,他站在月光下,面容皎洁。那时的他,也是这样的身边有虚晕开的光芒。

    可是他知道那时的颜婴喜欢着瑾,结果这场暗恋以瑾的远走英国而不疾而终。

    目送瑾过安检,颜婴转身跑出送机大厅。他知道的,他知道她喜欢他的,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为什么要看着她一千遍一万遍的忧伤。

    林熙跟着颜婴跑。他从后面抱住了她。他的怀抱那么温厚,他的气息很温柔。颜婴突然一下子便放松了情绪。只有林熙,才从来都如此温情。

    很久很久,颜婴终于停止哭泣。

    林熙到机场的士多向要了杯热开水。瑾和林熙都知道,那个叫颜婴的整天尾巴似的跟着他们的女生,每天上学都带着一个装满开水的水壶。她只喝白开水。

    那些远逝的时光。

    而瑾从英国回来了,而且会在家呆上一个月。

    Two

    颜婴的心在瑾回来的那天就开始隐隐作痛。这些,林熙都明白。他和瑾是最好的朋友,他当然也知道两年前瑾其实也喜欢着颜婴,瑾走后林熙帮瑾交给颜婴的情书,说明了一切。

    颜婴看着信把自己蜷缩在角落里。林熙在她身边坐下,搂过她的肩膀。

    瑾走后不久,颜婴和林熙参加高考。高考那几天,一直下雨。夏雨总是来势汹汹,非要把街道都湮了不可的气势。她和林熙每天趟着雨水去考试。可他还是那么阳光明媚地拍着她的肩膀说,颜婴,加油了。然后握紧她的手,他的体温便传释过来。

    相视而笑。颜婴看见林熙眼里点点闪烁的阳光。

    临近考试的时候他又特地跑过来在窗口喊,颜婴,你的手太冷了,两只手摩擦暖和一下。林熙这家伙就是这样,为了让她好,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都可以做。

    周围的人都转头看她,莫名地笑。颜婴已经习惯了,自从跟瑾、林熙成为朋友后就熟悉了别人暧昧不清的笑容。瑾是班上的学习尖子,林熙是班上堪称最“痞”的男生。而颜婴,除了有一头海藻般浓密的长发,似乎没有更引人注目的地方。

    高考完,颜婴走出考场远远就望见林熙坐在那棵大榕树下。她走过去,默默坐在他身边。瑾走后,她发现自己竟不能开怀地笑了。

    林熙突然笑着说,颜婴,没有你坐在我前面,我好像不能写字了。

    她呆呆地看他,不知如何反应。源于某次考试林熙偶然坐在她后面并且和她熟络起来后,从此每次考试他都坐在她后面的位子,还每次都抄她的卷子,似乎乐此不疲。有一次老师还走过来说,严林熙,把卷子还给颜婴。

    林熙哈哈地揉揉她的头发,说,颜婴你这傻瓜。你一定也受影响了吧?你肯定还没有发挥出实力。

    她还是愣着,心里还残留着疼痛。说实话,不受影响是假的。考试的时候她的确有点心不在焉,只想早点结束。她在等着林熙在背后捅一下她,然后我把卷子递过去。可直到考试结束的铃响了,背后还是没动静。她才清醒过来,那是在高考,是高中最后一次考试了,不是平时的模考。

    后来颜婴就去了离家很近的城市上大学。送她去学校的时候林熙嚣张地笑着,颜婴同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以后可要经常来宰你一顿。从此他成了颜婴学校的常客。

    林熙去颜婴的学校多了,认识的人都认为他是她男朋友。她就有些不高兴了。林熙笑容阳光灿烂,皓齿耀人。可是颜婴以为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远在他乡的瑾,容不得别人把她跟瑾以外的男生拴在一起。

    Three

    少年的一场明明暗暗的喜欢终抵不过岁月的侵蚀。颜婴只能说她喜欢瑾的时候用尽了所有力气,后来的日子便成了一场重叠的回忆,虽然可以勾起往昔的悲喜爱恋,终究是不能重现那样的心情的。耗尽所有力气去喜欢一个人后,就再不能轻易地接受后来遇见的情感了,除非这份情感早已潜在,历久而弥新。

    她只是习惯性地跟林熙在一起到处疯跑了。

    林熙的学校与颜婴的学校隔了城市的一条江,他在江南,她在江北。可是他似乎很享受挤公交车去看她的过程,不以为累。她只要说,林熙,陪我去许留山。他就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地请她吃最喜欢的芒果爽。

    有时候林熙会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颜婴同学,我发现你的皱纹出来了,在眉头和额头那里。她吸着冰凉的芒果爽,斜睨一下他表示鄙视。林熙,你忘了,有这么好的东西吃的时候你说什么我都会无动于衷的。

    冻冻的果爽进入温暖的胃里,冰封了记忆。也许忘记某些事情会让自己更快乐一些。她想是这样的。

    还会想起瑾,但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了。蓦然看到以前一起照的大头像,还会萌生出一点柠檬酸,但回忆却停留在了那些快乐的时光里。

    现在的林熙,像极芒果爽,滑过心坎,满是冰冰爽爽的感觉。

    Four

    一天,颜婴问林熙,林熙,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林熙习惯性地笑笑。我在想什么呢,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瑾不在身边,只有你了,我想自己应该好好照顾你直到瑾回来的那天。颜婴,你一直在等他是不是?

    可是林熙,你难道一点也不在乎我吗?你只要照顾我直到瑾回来吗?

    傻瓜,怎么会不在乎你。你说一声我哪会说二声啊。我家没有女生,所以我除了疼我妈妈和你还能疼谁。

    林熙看着颜婴满足地吸着果爽,目光温柔清澈得像泉水。

    这两年来林熙陪着的日子,颜婴似乎找回最初的自己,纯真,头脑简单,因为什么都有林熙帮自己撑着。有一次在许留山,有个女孩过来告诉她,有个男生要我告诉你,你有一双会笑的眼睛。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在排队的林熙朝她挤眼睛。她趴在桌子上笑得直掉眼泪。林熙这个家伙,从认识他开始就知道他其实喜欢“恶搞”。高中时候,他还偷偷拔了她单车的气门,然后就有借口载她回家。后来说话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她狠狠地不理了他三天。他每天跑来道歉还给她买喜之郎果冻,她才原谅了他。

    有时候想着林熙的种种好坏,颜婴心里总涌动着温暖的安定感。他总喜欢揉着她的头说,颜婴你这傻瓜。不过说起来当初是她死皮赖脸地跟在他和瑾的后面,他们俩才收留了她的。那时她总偷偷摸摸地藏在路边的某个角落,看见他们走过,就夸张地划着脚步跑过去说,嗨,真巧啊,又碰到你们了。

    林熙,你以前是不是有点讨厌我的?

    傻瓜。我和瑾,不过是想逗你一下,其实我们在背后在说起你的傻样子的时候就觉得好笑。你整天紧张地抓着你的开水壶,叮当叮当地跟在我们后面,却不知道我们差点就要暴笑出来。

    哦,原来以前你们在耍我。她假装恼怒成羞地重重地捶了一下他。

    林熙没有躲闪,说,颜婴那时候只听我说话不吃饭,然后笑得唏里哗啦的。瑾说她瘦不拉叽的还浪费粮食,她就开始努力地吃饭,我说的话就退居二线了。呵呵。

    是这样的么?颜婴竟不记得了。她转头,突然想仔细地看着林熙的侧面。

    他伸过手来就拉着她的手。走吧,他说。

    有时她发现自己其实挺喜欢林熙这种霸气的。不由分说,拉起她的手就走的霸道。她想,别的女孩应该会为这样的他着迷的,可是,我为什么觉得这已经成为习惯了呢。习惯他留在自己身边的气息,习惯他手心的温暖,习惯他看着自己吃东西。

    Five

    颜婴和林熙经常去的地方是地铁终点站的瀑布站。瑾回来的那个周末也不例外。

    夜幕笼罩,东站的人工瀑布在五彩缤纷的灯光里绚丽无比。站在瀑布前看是一番景象,走到里面隔着玻璃看又是一番景象。变幻莫测,像某种心情。亲密的恋人一对对。瀑布反射的光芒里,恋人们蜜滋滋纠缠的眼神,迷漫了整个广场。一场甜蜜的盛宴。

    颜婴笑着说,林熙,这里的空气甜滋滋的,像巧克力。

    林熙听了就开心地笑,所以我说这里是个好地方。

    她白了他一眼,好玩是好玩,不过好像不大适合我们来。

    他突然语塞。很久,才轻轻吐出一句话,说的也是。这里不大适合我们来。不过,我以为你每次看到瀑布会开心。

    谁说我不开心了。林熙你老是觉得我不开心。

    因为,你不开心,我会难过。林熙伸手去触摸瀑布飞溅起的水雾,表情也迷蒙起来。

    林熙。

    嗯?

    瑾,以前,是什么样的人?

    怎么了?怎么这样问?林熙惊讶。

    因为,我突然一点都不了解他。他的声音变得好陌生,好遥远。我只认得他写的字,却从来没仔细看过他,所以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对他的印象很模糊了,好像,好像透过这水雾去看他,怎么看也看不清楚。所以,请告诉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熙还是难以置信,不敢相信那么喜欢瑾的颜婴现在竟然问他,瑾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初为瑾的离开哭得肝肠欲断的她,现在说,我不了解瑾。

    看什么看,不想说就别说。她有点生气了。

    瑾,不爱说话,不爱学习成绩却好得一塌糊涂;从小与我一起长大,小时候他被其他小孩子欺负,我就替他打架。他和我一样,来自单亲家庭,但他老爸很有钱。他对一个人好,就不会说出来,喜欢一个人,也会顾虑重重,怕自己不能给她幸福。他朋友很少,不常把心事说出来。

    林熙,喜欢一个人是不是要付出等待的代价?等待中如果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颜婴……你是因为这个才变得心事重重的吗?

    嗯……也不是。人长大了嘛,怎么可能像以前那样除了跟在你们俩后面就无事可想了呢。

    也是,我现在似乎也不能让你很开心很开心了。林熙怅然若失。

    俩人望着水雾,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Six

    瑾约颜婴的时候,她心里一直打着鼓,想着要跟他说什么才好。隔了两年,虽然偶尔有书信联系,但总不能像见面般亲切。她知道,瑾回来通知的第一个人是林熙,然后才是她。

    他打电话给她,颜婴,是我,瑾。我回来了。今晚有空出来见面吗?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她脑袋突然一阵虚无,无法言语,就像当年紧张地跟在他背后不敢出声。继而自己心里又开始嘲笑自己,不就是喜欢他么,怎么弄得像小偷一样的紧张。

    颜婴还没出门的时候往阳台下看,瑾已经站在路边。昏黄的路灯下,他安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总是这样,很久以前就开始这样以等待的姿势安静地站立或者走路,眼神涣散。他的眼神集中起来的时候就是她笑得最夸张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抬起头看她的笑脸。

    颜婴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转身下楼。

    瑾。她叫他。

    他抬起头,惊喜地望着她。他这样的神色很少见。

    颜婴……你长大了。他笑着这样说的时候,她倒是有点意外,觉得放松了不少。

    呵呵,瑾,你果然帅多了。

    可以请你去喝杯咖啡么?瑾比以前更彬彬有礼。

    颜婴恍惚了一下,手便被拉起。彷佛有股电流击过,她心底动了一下。

    知道吗,今天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我表妹刚刚告诉我的。瑾说。

    啊,七夕?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傻瓜,我是你今天的礼物啊。

    可是……可是……她找不到话来反驳他。瑾也已经长大了。他成了一个会让女孩子喜欢的男生。

    可是林熙呢,林熙为什么不来?她问瑾。

    他突然停下来。颜婴,我希望今晚只属于我们,OK?

    可是,没有林熙在,她觉得少了什么。瑾却不会,他拉着她的手,没有半点犹豫。

    一间暖色流淌的的咖啡厅。幽暗的光线是她喜欢的,但感觉不及许留山那样明耀的温暖。

    颜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瑾从一个精美的盒子里拿出一条精致的项链,吊坠是一块色彩橙明的琥珀。

    瑾……

    她逃也似的不等他给她戴上项链就狼狈地跑出了咖啡厅。

    Seven

    地铁站的风从暗处涌出来,带起人们的发梢,呼的一声过去,就来了列车。颜婴喜欢这种风涌动像潮水一样的感觉,像站在清冽的海水里,一浪又一浪的潮水下冲过来,长发、裙裾一齐飘动起来。风灌满了每个细胞。

    这次,颜婴没有送瑾到机场。她向他伸出手,瑾,一路顺风。

    开往机场的列车的双重门缓缓关上,瑾在里面,颜婴在外面。他们中间,隔了两年,又即将相隔几年。

    颜婴不知道的是,瑾的心在门关上那一刻,那么疼那么疼。可终于,他向颜婴慢慢挥手,告别。列车驶出站台。

    颜婴没有跟林熙提及跟瑾见面的细节。她盘腿坐在船甲板上,头顶是明晃晃的阳光,飘过琼州海峡,经过海口,去了三亚。

    三亚的天空纯蓝纯蓝,风卷着云飘飞。大海澄净蔚蓝,海风潮湿温和。颜婴站在海滩上,看沙子上自己在夕阳下长长的影子。海岸,一排排绚烂的红树林。

    傍晚到海滩边散步是每日必做的功课。她把长发高高扎起,简单的牛仔裙白衬衣。阳光打在脸上,并不觉得疼,风里有渔歌唱晚。光脚走在柔软的沙子上,像温柔的抚摸。

    瑾,林熙,瑾,林熙,瑾……如果一个脚印代表一个人,那么,到最后,颜婴回头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哪个脚印属于瑾或者林熙了。

    她深深浅浅地叹息。

    日子只在弹指间。倏的一声就过去就几天,颜婴终于感觉彻底地平静的时候,才开了手机。林熙的电话马上就到了。颜婴,你现在哪里?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

    林熙……我现在三亚,不要担心。

    颜婴……你太让人担心了。

    林熙,这里的阳光很猛。可是海水天空都很漂亮,我真的没有来错地方。在这里我心情很好,什么都不想……

    真被你气坏。

    她呵呵地笑了起来。

    你现在海边吗?我听见海浪的声音。

    嗯,我在大东海的海滩上……我走在海浪里。

    他们都不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听着海浪声。

    如果她真的存在/我想试着去请求/给我一个保证/让我一直在你身边/在你看得见的地方/并有亲吻你的力量/用我不悠扬的歌声/温暖你整个旅程……

    不知哪里传来淡淡的歌声,颜婴忽然落了泪。

    Eight

    颜婴醒来。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房间,懒散的午后。

    林熙打来电话,颜婴,我现在三亚海滨路,你过来接我吧。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颜婴本来还朦朦胧胧的脑袋被灌了凉水,一下子清醒过来,吓?林熙,海滨路?顾不上什么了,爬起来,胡乱地洗把脸就匆匆冲出门去。

    真的在海滨路见到了林熙。他靠着一棵椰树,微微翘起唇角。阳光里有舞蹈的微尘。

    颜婴笑。冲上去就把脸埋进他怀里。

    颜婴你这傻瓜,以后不许一声不响就逃跑了知道吗。林熙带着心疼的口气那么轻易就宠溺了颜婴。

    Yes, sir。不愿离开他的怀抱,很久很久。

    林熙疼爱地揉揉她的头。幸福有时简化为小小的动作,轻轻的欢喜。

    她狡黠又无辜地朝他傻笑,朝着大海张开怀抱深深地呼吸,做沉醉的样子。面朝大海,夏暖花开。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中奖密机 新疆时时彩zoushitu 新疆时时彩个位杀号定胆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12选五5个号的怎么买 时时彩五星杀号软件 11选5前三必出2码技巧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江西重庆新疆时时彩 时时彩后一单双的规律 新疆是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组六走势图 时时彩五星直选方法 新疆时时彩五星直选复试皇恩娱乐
苏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走视图 赌博堕天录电影 安徽十一选五网 北京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四川快乐12遗漏数据 北京赛车pk10直播删除 幸运农场 河南11选5玩法 北京赛车pk10改码软件
足球比分网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 快乐扑克3兑奖 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直播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彩票幸运农场 安徽快3遗漏号 自己怎么开时时彩平台 双色球历史开奖号码 湖北省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