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赤子

作者: 冷玩偶  发表时间 2009-11-05 09:35:57 人气:
编辑按:情节虽有少许欠缺,但是人物却塑造的很饱满!
    她在那个星期5转入这个学校。身上穿着华贵的衣服,带着硕大的耳环,黑色的头发有一点卷。她没有看人群,只是直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学校很漂亮,是私立的。有很大的梧桐树一排排地迎接着每个学生。秋天了,落叶都掉了下来,在地上铺了一地。学校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水池,上面一个婴儿单纯的样子对这喷泉倒水。

    学习很紧,老师的讲课声渐渐地淹没了同学对这个新来的学生的好奇,一切变化无常。就像进如中国的几个外国人,很快就被中国莫大的人群容了进去,然后再也发不出声音。辛荧就是这样。当她跨着书包进这个大门的时候,她就知道也许她会在这所学校里淹没,再也爬不起来。

    学校在上课的时候很安静,只有班里发出的整齐的朗读声。小鸟在自由地飞翔,与不自由的同学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辛荧很瘦,但是很高,穿上校服,把头发精神地盘起,掉落下一些发丝。一个人独来独往,脚步如同风一样轻盈而飘忽,给人一种琢磨不透感觉。她的表情总是很淡漠,似乎没有一件可笑的事情。上课的时候,她只是晃着笔不慌不忙地托着腮听老师在辛勤地讲什么,有的时候困了,就眯着眼睛休息,然后再睁开。然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很快,她的学习成绩成了全班的前三名。似乎没有见到她怎么复习,同学渐渐对她起了嫉妒之心。这个遥不可及的女孩。却是优秀。像风一样的女孩。

    当唱歌比赛来临的时候,她还没有准备好。但只是义无返顾地决定参加,在老师眼皮底下把手举得高高的。似乎那是与她息息相关的一件事。回到宿舍后她疯狂地练习。在厕所,在晚上没有人的走廊。她的声音就像是光线,在寂静中变成五光十色冲出黑暗的包围,似的小鸟都不由得为其所动。

    当灯光响起的时候,她蹦蹦跳跳地走上台。充满了信心。一改往日的冷漠,她灿烂地面对这观众,拿着话筒声音就这样被带出来,调动了整个气氛。惨白的灯光下,她用力地唱着,控制着音乐而非音乐控制这她。台下那些不认识的同学的掌声。她抱着话筒边唱变跳,她知道她心中那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正在满怀期待地看着她。是的,她在短暂的时间内爱上了她的老师。那个教英语的男人。那个已经36岁的男人。那个一直以来就相当看好她的男人。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她从来都认为。于是她入围了唱歌的决赛,其实不过是想让男人有机会看一下她的表演。看见她的另外一面,她的疯狂,不为人知的她,与他之间的陌生。她都不在乎。她只是习惯被男人看好。虽然的确,她尽管还没有交上任何朋友。她的背后是一阵风,她很孤单,她也很无助。但是她又是如此坚决地站在舞台上,想把体内唯一的一点力量绽放。

    然而她并没有得奖。

    她从来不知道后果。

    那天下午她被一个女子在走廊上拦截。

    “你丢了我们班的荣誉。你参加了演出,但是你什么都没有得。下一次你别想参加了。”

    辛荧不解地看着她。

    “那你们为什么不会参加?既然你们没有胆量参加,那你们也就没有权利来责备我。”她问,语句脱口而出。

    “是的,我唱得不好。不过既然你唱得也不好,你就不该参加知道吗。你不知好歹。我们全班本来就看不惯你,现在……哼。”女孩说完就离开了。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辛荧站在走廊上,很久都没有说话。内心波涛汹涌,可是表面上仍然淡漠。她不知道她可以说什么。看不惯三个字在她内心深出回荡,像什么东西在撞击着空旷的古钟。她感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以至于如此被人嫌弃。难受的感觉无法形容,她握紧了手心,似乎这样就可以消除不被属于的心理。

    后来辛荧变了。她打算和同学打成一片。于是她模仿。

    忘了对你们说,她是有病的。所以她很容易受到伤害。即使是人家的随意的一句话,对她来说也是天翻地覆。于是她必须把自己想象成另外一个人来跟人相处,她才可以开怀地笑,她才可以不听见耳朵旁边那孜孜教诲的声音。她试着把学习搁到一边,而是努力地去疯,变得大而话之。没头没脑。然后在深夜的时候跑下宿舍来到空旷的草坪上哭泣。可是她仍然没有感觉到被接受。同学还是和她远远地,偶尔说两句笑话。她的成绩掉到了中等。惨白的月光下,树阴下倒印着她的身影。她打开双腿坐下,任眼泪往下掉。没有人知道她在哭什么。她只是一个有病的孩子。耳边的声音还是没有放过她。不断地说,你将失去,你将失去。

    就在这个时候,六月出现了。她在安静的下午一个人都过透满阳光的走廊,头发很叛逆,穿着鲜红色的衣服。她不高,但是当然不算矮。她的唇上有一条铁链一直连到手上,眉毛轻轻调起,眼睛里璀璨一片,嘴唇很空,似乎什么都无法让她难过。她黑色的裤子挺在辛荧教室的门口,她安静地站在窗外看着辛荧,一个人在黑暗的教室里借着少许的阳光复习着什么。她的眼睛闪烁,似乎有话要说。辛荧过了很久以后才莫名其妙地抬起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六月走进教室。

    “你是谁?”辛荧问。

    六月笑了。

    “我是你们班的同学。你学得太认真了,从来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但是我一直注意你。”

    这是这个学校第一个和辛荧如此友善地对话的女孩。

    辛荧此刻很寂寞。她恨不得马上和她聊许多。但是看见她,她又无从说起。她很喜欢她的长像,这个穿戴特殊的女孩。

    六月伏下身去,一只洁白的手扶在辛荧的课桌上。头发从头顶落下,看不清六月的脸。

    辛荧抬起头。

    “你发现你变了吗?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样子。”

    辛荧刹时无语。

    六月接着说。

    “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不要为了别人而刻意地去改变自己。”

    辛荧思索了一下,然后起身抱住她。不由分说。没错,她喜欢她的话语,那么罕见,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体内涌动,曾经的一次次对自己的否决,都不再重要。终于被肯定,终于明白,原来不用模仿。其实真正的自己才是最好。她的价值就在一瞬间提升。曾经多少对自己的怀疑,把自己囚禁在一个黑暗的角落,只是不断地学习,学习。而现在她见到阳光了。她明白了。她感谢六月的出现。感谢她的勇气,和她如此沉默的人说出这么重要的话。

    她流下泪来,说,其实我也不想。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办。

    六月伸出带黑色护腕的手,托起她的脸。她微笑。嘴角的上扬。

    其实我们都一样。

    六月悄声地说。

    她们下楼。辛荧丢下她其实从来没有在乎的作业本。头一次好好地欣赏这个学校。

    她和她缓慢地聊着什么。肩并肩。地上的落叶被风吹起,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小片的便盘旋着上升。天有一点灰蒙蒙,不过还好,云还有,很白净。她和她相视一笑。

    这时一个男生的背影走进她们的眼帘。穿白色T-SHIRT,与她们背道而驰。一个走着。沉静却不令人感觉到孤单。

    六月指着那个男孩说你看。辛荧转过头。

    “他很出色。是高我们一年级的男生。是一个孤儿。学习成绩很好,长得,也还好。”

    辛荧点点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她的心里闪过英语老师的影子,他和眼前的他无法重叠。可是他身上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辛荧第二次见到他也是在操场上。那天下大雨,辛荧打算去淋雨。于是穿着衬衫来到操场,头发和衣服瞬间被浸透。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空旷的操场上没有一个人,她张开双臂,享受这一刻的惟我独尊。突然她转过身便看到了他。他用漂亮的眼睛看着她,没有微笑。

    “我喜欢你。”

    安静得像在说他自己。

    辛荧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原来在雨中的萧条感就这样被打碎。一个漂亮的男生站在她面前,说,我,喜欢你。

    眉目清秀,没有寂寞,却没有一丝笑容。嘴唇是淡红色,眼睛是微微的深蓝,辛荧认为那是她的错觉。

    他穿着白色的校服,比较瘦。并不是很高,只是比辛荧高一点点。他没有打伞。很自然地站在她的面前这么说,没有喜悦,没有热情,似乎是在做演讲,或者,更加残酷地说,是对着镜子练习。

    “星期5来看我的课。”他伸出手,递上一张票。上面花花绿绿,辛荧还未来得及看,雨水已经肆虐地散布在上面,她连忙接过票。放进袖子里。然后男孩一蹦转身就离开了。他的球鞋踩过积满雨水的胶地,贱出水花和粉碎的声响。越来越远。

    辛荧站在雨中。什么也没说。

    辛荧独自按照票上的地址走向一个健身CLUB。

    那是一个很大的CLUB,里面灯光装点得很得体,有很大的会所,健身器材齐全地摆在里面。在最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房间。当辛荧走近的时候,她听见震耳欲聋的节奏声。

    那是街舞的伴奏曲。声音被开得很大。调子很好听。

    然后她看见了他。

    他穿着蓝色的很大的T-SHIRT,和宽松的裤子。带着一群学生在教街舞。今天她穿这着最华丽的衣服。而此刻他却没有注意到她,像他这个旺季的年龄的男生,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生数不胜数。她站在窗外看着那些穿戴不同的女人们努力地跟着节拍跳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她喜欢他跳街舞的时候专业的样子,似乎跟着节拍就会飞翔。他带一顶白色的帽子,或者摘下帽子带上银白色的耳环。在炽热的白灯光下跟着节拍颤动,像一只巨大的鸟。

    而她呢。她是一个有病的孩子。很自闭。害怕人群。

    可是她为什么一直看着他呢。因为他的眼神。他会在跳舞的途中冷不丁地看她一眼。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一样闪亮,带着微笑。似乎可以把她的灵魂带走。她在瞬间不知所措。

    他不再是下雨天那个唐突的男孩。他突然变了,变得有活力。像上了发条的娃娃,或着开了机关的机器人,或者,很久没有被点燃的木柴。他的舞姿没有丝毫的约束,音乐似乎被他踩在脚下,是他辉煌的伴奏者。他自信地看着镜子,尽管没有表情。可是生命最初的精力展现无疑。

    直到结束,他换上了白色的T-SHIRT。对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又一下子又变回了那个沉静的他。他突然又变了回来。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是个拔掉了电源的机器人,那些充满色彩的音乐已经和他无关。他手上仍然握着白色的毛巾,头上都有汗水,比她高,可是没有表情。眼睛是微微的深蓝色。

    “我们回家吧。”他说。

    辛荧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奇怪的男子。

    六月出现在学校门口。

    “怎么,你去看了他跳街舞?”

    “恩。他邀请我去的。”辛荧回答。

    六月不语。

    辛荧看着她,感觉她似乎不快乐。

    “其实他跳得很好。”她纵纵肩,没有告诉六月他的表白。

    “其实,我喜欢他。可是很无奈。他喜欢的是你。我们做朋友还不到两天,也许我还来不及告诉你。是的,从你一来这个学校,你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从来都是一个很难被打动的男子。他高傲,他从来不付下身来去观察他身边的花草。他孤独,但是他不寂寞。他已经有他的生活。我佩服他,于是我喜欢他。但的确,你优秀,你沉静,你们很配。我羡慕你。我也无话可说。”

    六月紧紧地咬住嘴唇,不再说什么。

    “不要难过。”辛荧说。

    “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然后她也沉默。

    六月与辛荧同龄。她有一个校园乐队,她是主唱。她很疯狂,她喜欢和男生一起玩。常常隐瞒她的感情。然而她却是一个有很深感情的人。她会在深夜去酒吧喝酒,因为她不住宿。她也可以在自己的公寓里作曲。然后拿到酒吧里面去唱。她喜欢那充满烟雾的气氛。

    辛荧喜欢的还是她的老师。尽管他们很陌生。

    她在夏天的下午放学扔下书包走向办公室。那里的门被关上。她敲门,一缕发丝落到前面。手指在门上轻轻地扣着,内心很安静。

    门被那个男人打开。一秒中的吃惊,然后露出和蔼的笑脸。

    她说,我喜欢你。

    很小声。却很直接。

    四个音符很茫然,像大草原上的星空。

    老师愣在那里。来不及回答。

    “抱抱。”她说。伸开双手,期待地看着他。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因为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这么做。而且,几乎完全没有可能成功。

    男人扶住了她的双手。

    “你看,尽管我们站得这么近,你是学生,我是老师。我们穿的衣服都不同。你在学习,而我是父亲。我们相互不属于。你优秀,而我苍老,我们的未来将会不一样。爱情,在这样的条件下显得很薄弱不是吗?”

    “这是没有希望的感情。你是人,你要学会控制你的感情。”

    辛荧爱他的理智。爱他丝毫没有为眼前这个青春聪明的女孩所动。而且这是什么时候,他却对她讲了一个大道理。仍然没有失老师的职责。

    可是辛荧难过。她也孤独。她不相信自己的感情就被如此地一票否决。她愿意,将自己给他。尽管只是一相情愿。

    她拉下上衣的拉链,落下乌黑的卷发。白色的内衣以及发育并非完全饱满的胸部。她小心地把上衣的袖子从手上抽掉,没有意思犹豫。办公室里没有另外任何人。在这个安静的下午。她就如此疯狂地在喜爱的男人面前褪下衣服。她自卑,因为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主妇,她自卑,因为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经验。她像一只还没有长好的小鸟,迫不及待地想要挥动着翅膀。她的眼睛的余光在用怀疑的态度看着老师,她想知道后面的事情。

    可是他的微笑,似乎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一只手拍着她的肩,把她带领到椅子上坐下。坐下的声音很唐突,头发还有来不及掩饰的慌乱。男人此刻透出超出年龄的沉稳,并且把老师旁边的句号更加详细地描了又描。

    “真的,太年轻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真在细心地帮她拉上衣服的拉链。拉链从衣服下面滑上去的时候发出‘淄’的声音,打碎了沉默的下午以及不为人知的爱情。

    辛荧终于哭泣。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对一种感情无能为力。似乎闪光的那盏灯在一条大河的对面,而她永远也到达不了那一边。她崭白的手臂就这样逐渐软弱无力。头发掉落下来。她被动地看着老师帮她穿好衣服,把那些锋芒悄悄地再收回原处。

    辛荧冲出办公室在树阴底下蹲了很久。她不知道还能用言语表达什么。

    六月出国了。

    曾经那个在困境中安慰她的女孩就悄然无息地去寻找新的梦想。把那个会跟着音乐跳动的男孩摔在背后。以及辛荧,爱情把她们之间画上了一条无法忽略的界限,尽管她们都试着心胸开阔,可是一个夹在中间的男人使她们隐隐作痛。

    可是六月不知道,他死了。

    他死于心脏病。他是一个极端的人。其实他根本没有跳舞的条件,他只适合一辈子做一个安静的人,但是他没有。而是把短暂的生命捏在手里尽情地按自己意愿图色与挥霍。

    所以他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在雨中把一张票给辛荧了。那朦胧的感情。

    学校纪念了他。因为他是如此出色的男子,为学校在多次比赛中争了了名次。但是在多数仰慕者的眼光中,辛荧相信他在天上会看见辛荧的眼睛。那是唯一一双有感情的眼睛。

    离开办公室。辛荧觉得自己长大了。她不知道以后的人生中六月是否会有一天看见自己感情的幼稚。但是总之辛荧把苗头对准了学业。她想正常地活着,她想下个星期去看心理医生。

    这是一个残缺不齐的结局。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档案查询系统 3d最新开奖 时时彩最后一个号预测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前三跨度表 时时彩信誉老平台排行 时时彩贴吧交流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三星单选奇偶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四星和尾走势图带连线 新疆时时彩百度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lm0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彩控 重庆时时彩能作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