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天堂的不落花

作者: 湍爱是非  发表时间 2010-12-21 09:45:32 人气:
编辑按:文章构思很不错,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文字也不拖沓,没有正面对于情感的描写,但却能让人感觉到这种真挚的情感!情节有些地方再润色一下会更好!
    (一)、

    她?

    她?

    她?

    总是会闪过这样的字眼,似乎望着阳光说刺眼没了笑点。不再是那个午后,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游行。这也应照了落落的话:你的心太花了,以至于你忘记了你应该爱谁。

    是啊,忘记自己了吗?

    翻个身,继续午睡。

    房间床头正对着一个窗子。窗外是条绕城的河。阳光射到被子上的水蓝花纹也不会影响到莫莫的睡眠模式,他的生物钟在他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就已经调好了。每天很早就醒,然后装睡,最后睡得天翻地覆。这时的阳光只能是睡觉的动能,只能让底层的几盆杂花杂草晒的痛快,在简陋的阳台上搔首弄姿,却无人问津。

    白天的光照除了午时那会外,就只能等到莫莫起床的傍晚才能见到。莫莫那间卧室有点不敢恭维;摆着一张自制的床板,用一张宽板的长椅与装修时剩下的壁橱柜搭成的框架。塞了个主人房多余的化妆台给他放杂物,剩下的角落连个行李箱都没有容身之处。莫莫不是计较的孩子,整理好自己的小窝,就留着霉味的空气与刚喷过的劣质啫喱水的味道独自融合。因为此时的莫莫要整装去这座城市的灯红酒绿了。

    或许是莫莫那还凑合的身躯与相貌能蒙惑几许爱子心切的中年妈妈,老板才留着能让他过完头年冬天的饭碗。莫莫不是个争强的主,从不更店里的女孩儿抢生意。总是倚着门看外面的风景,看着;看着;看到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看。可能是太寂寞了吧。莫莫这样安慰自己。

    店里店外的气氛异常的相似,导致莫莫有时都认不清自己是站在门里还是门外;就像这绚丽的烟火,打在夜里,照亮了寂寞的天空还是自己短暂的年华。

    店里生意兴隆。莫莫却会更是落单,就像店里那个叫落落的女孩说:他是只落单的雁,总是想着如何去追赶前面的部队,却又忘记自己在努力适应现实的生活。

    莫莫总会笑了笑,没有搭理,没有回话。喊了声口号,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当他在某个角落酝酿着饱和的情绪时,那个女孩总会递上香烟和打火机。先是自己做在莫莫身旁自己低喃的说:“我想要过自己的生活。那些作得要死的家伙永远不懂。”随后莫莫也点起那遗忘很久的烟。

    那个角落,像是被施了魔法;任周围的人在烟雾里穿梭。

    (二)、

    随后的日子里,莫莫喜欢上和落落一起上下班。一起穿过那条湿漉漉的小路,跨过破败的河桥。甚至于影响到那所学校的爬山虎,纷纷爬向河床,奋不顾身的。

    起初,莫莫没有注意到莫莫眼神对那所学校的情愫,以为那里的钟声很清脆,很迷人。却怎么也没发现里面的世界除了这钟声就再也没了其他声响。

    落落喜欢唱歌,而且会唱很多曲风的歌。每次路过那河,都会留下她天籁的音律;莫莫总会在最适合的停顿给她鼓掌的眼神。就像八音盒里的发条,在出声前就调好了弦。

    落落每次都会在那所学校附近逗留很久,莫莫在什么时候也发现里面的关系。开始带着落落偷偷溜进去,可每次都被学校的保安逮住,凄凉的遣送出境。尽管如此,莫莫都会表现得理所当然,大声狂笑。惹得路人纷纷侧目怒视,直到落落也承受不住眼浪的袭击,悻悻然地拉着落落狂奔式的逃离。

    那时的油菜花开得很灿烂,就像落落的笑容一般。

    (三)、

    落落有段时间没来上班了。

    莫莫也是。

    这段日子里,莫莫喜欢上了摄影。将硕果仅存的过冬口粮换了台只能有黑白的相机,就像落落临走前送他的照片;天际间只有蓝色的天和一片油菜花,落落绚丽的笑脸画上了朵朵含苞的花骨朵。落落告诉莫莫;这世界安静着也是美丽的。

    老板出乎所有人意料,开了家分店。指名道姓的要莫莫去打理。

    莫莫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表情地接受了。

    也许现在的世界满足不了他想要的素材。这片崭新的土地,除了金钱的俗臭与臭水沟的残羹香味;最大的惊喜是他拥有了一间有足够时间可以让他挥霍的房子。

    莫莫开始醉心于打理店铺。事事躬身亲行,虽然这是新开的商业街,人气远远比不上他投入的热情。店铺的位置很好,就是形状十分诡异;四角六边,深入曲折,横宽面多。莫莫似乎被某位艺术家附身了,将原来的奇形怪状改得面目全非。在最显眼的地方搁上了咖啡桌,很精致的那种。整个店让人怀疑是服装店还是休闲会所,莫莫怪异的行为并不止于如此。他在收银台上摆了一个大大的相框,很多稀奇古怪的颜色,却不见一张相片,很有非主流的意味。

    熟悉这家店人第一时间都知道这样一件事:那个相框里有张来自远方的寻人启事。

    老板似乎被莫莫的行为艺术影响似的,对他的行为没有过多的过问。虽然他大多时间关注的是存折上的阿拉伯数字的增减,但他这次却给了多宝贵的建议。尽管是为了他的生意,莫莫也受宠若惊的虚心接受。

    店里的生意慢慢的起色,莫莫也逐渐失去刚开始的热情,频频减温。老板对此也无可奈何,因为他的提醒只能维持他存在时的温度。

    日子就像一部哲学,看完一页就接着看下一页。

    有天,店员发现那个荒诞的艺术家没来时,就没有再放肆地拉拢顾客了,所有人似乎的到什么法则似的;不再出现在店铺里,太阳的光线却不会顾及里面的氛围,努力的发光发热。

    (四)

    落落房间里的针头堆起一片灰尘,药味在房间里乱窜。每天注射的次数越来越多,见过的医生忘了一个又一个,护士却是一个也没见过。

    医生曾经告诉落落,她的病会好,很真诚的回答。但是要她注意不能碰任何的花,因为过敏会让她的伤口带来更大的身体负担。但她依旧我行我素地摆上一束黄澄澄的油菜花,尽管那是冬天。花瓶后面有张不符时代的黑白照片,里面的男孩牵着她的手握着镜头甜蜜的在花田里留下很久都不能消散的阳光。

    在莫莫所相对的西半球,那里有片花田。周围欧式的建筑拥有醉人的黑白色调,这里的花儿却突兀的张扬,与温和的阳光冲击着彼岸的天空。

    那是落落最后的心愿:她希望某天莫莫会到那个地方去,也知道他一定会到那个地方去,因为这是他们无法解脱的诅咒。

    (五)

    莫莫的寻人启事

    姓名:钱落落

    特征:女孩;喜欢油菜花。

    性格:落落大方

    走失时间:出生前的那个世纪

    走失原因:为了寻找不落之花

    如果你在天堂的某个路口遇见她,告诉她:钱莫莫已经找到不落之花,叫她一定要等着他。

    (六)

    莫莫没有带走那台相机,而是留在他蜗居的房间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手术前是个聋哑儿除了落落。他的世界在十几年前还是一片寂静,除了那格外清脆的上下课铃声。

    还有他喜欢油菜花。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凤凰时时彩代理 新疆时时彩百位振幅走势图 时时彩网易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代理赚钱吗 新疆时时彩彩票交流群 重庆时时彩晚上几点停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老时时彩走式图 新疆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公式算法 时时彩实战技巧 微信玩时时彩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