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齐月的礼物

作者: 潇然一梦  发表时间 2014-04-29 15:15:56 人气:
编辑按:
    夏天,你是四月送给我的礼物。

    齐月,你就是我的夏天。

    1你是四月的礼物

    四月的阳光,从窗户边洒下来,照到我身上。

    坐在会议室里,我正握着笔发呆。

    也不知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被列入新执勤员的名单。望着身旁奋笔疾书的黄童童,真有一种掐死她的冲动。死丫头,肯定是你拖我下水。不过,初中生活也就两个月了,锻炼一下也好。

    “齐月,还愣着干什么啊?写啊!”“哦。”不就是写理想中的搭档的样子吗,其实我要求不高,只要外向一点,阳光一些……

    不知不觉中,他的轮廓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记忆又一次被一个人挑起。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奔在走廊上,在拐角处,童话般地撞到了一个人,然后被他微笑着扶起来。他有着高翘的剑眉,清澈的眼眸。阳光洒在他脸上,折射出一种夏天的气息。于是,便记住了这张脸,好几次在茫茫人海中,总会被那张阳光的脸吸引过去。直到昨天——

    4月1日,愚人节,校牌丢了。

    我低着头,认真地找着,然后,一双白球鞋停在前面,我抬起头,看到了鞋子的主人。

    是他,阳光洒在他脸上,折射出夏天的气息,他微笑着,把一个东西递给我“你是叫齐月吗?很好听的名字呢。还你校牌。”过于激动和紧张,,我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接过校牌,飞也似的跑了。

    思绪拉回,停滞的笔飞快的划动着,在纸上留下一些关于他的墨迹。然后在右下角签上4月2日,齐月。

    是的,我叫齐月。姥姥说,在我的生命里整齐地排列着十二个月份,每一个月份的到来,都会让我得到一个特别的礼物,而这个四月的礼物,会是什么呢?

    合上纸条,我知道我的搭档不会是他,可总会保留着那么一份遐想。肚子,在这个时候很不适合的痛了起来。我把纸条塞进口袋,飞快地冲出了门口。

    许久,从厕所内无力地走出,会议室一片嘈杂,我知道他们已经分组完毕,但还是以飞一般的速度朝会议室冲去。只是,我没注意到,在走廊的另一边,也有一个人以相同的速度往会议室冲,于是,来不及刹车,我们撞到了一起。我揉着脑袋,抬起头,正对上他充满歉意的脸“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没关系。”又是那个夏天一样的男孩,可我还是紧张得态度冷淡。

    “报告!”“报告!”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动作,我们喊出了同样的台词,吸引了会议室所有人的注意。我开始冒汗。还好老师来了。他问:“你们,都去哪儿了?”“刚上完厕所。”“不小心睡过头。”我们又几乎是同时抢答。“呵,连抢答都这么有默契啊,那你们两人一组应该没意见吧?”我一时讲不出话,转头看他,却看见他脸上泛着红晕,傻笑的摇着头。“好,那你们就检查八年级普通班。就这样了,散会。”大家一哄而散,我们却停留在原地。

    而他,又再一次露出那阳光般的笑容,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齐月,很高兴和你一组,我叫夏天。”哦?你真的叫夏天吗?怪不得每次见到你总会感觉到一股夏天的气息。这个男孩的笑,让我不再紧张,然我不由自主的对他敞开心扉。我握住他的手“我也很开心,一起努力吧!”“嗯!”他笑得更开心了。“喂,其实……你的名字也挺好听的,夏天。”我忘了是哪来的勇气,只知道说完这句话以后,飞快的跑了。

    4月3日,执勤第一天,一切正常。可这样过了几天后,我越来越不自然了。因为每次当我们一起跨进某个教室门口之后,总会有一些女生用饱含杀气的目光看我,又用另一种温柔的目光看着夏天。似乎在叹息为什么跟他一组的会是我。心里难免会有一丝尴尬。但这种尴尬很快就被时间淹没了。

    4月12日,晚自习。照例和夏天一起去检查。

    我跟在夏天身后进了门,然后去检查第3、4组。有一个女生没戴校牌,但很嚣张。处于执勤员的本能,我开下罚单,然后和夏天一起出去。

    拐角处,视野变暗了。

    “夏天,是不是有很多女生喜欢你?”黑暗中,我看不清少年脸上的任何表情。“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我从她们的眼神中看出她们很喜欢你。”“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呢?”我?我觉得你真好看,长得酷酷的,又很阳光,坦然骨子里却透着风流与俏皮。

    但是,我不会把这些告诉你的。“你……一般般喽。”“呵呵……”黑暗中,我听到两句无奈的笑。

    “喂,站住!”转过头,看见刚才的女生旁边站着两个男生。“我警告你,赶紧把罚单收回,不然我叫你好看。”“开出去的罚单,怎么收回?”我反驳她,但还是很胆怯地躲在夏天后面。“不收?那我就叫你尝尝我的厉害。上!”女生一声令下,两个男生向我走来。“不许动她!”夏天挡在我前面。“不动她?也可以——”女生顿了顿,“那你对我说你喜欢我。”我偷笑,原来她喜欢他。夏天果然是这么受欢迎的存在。

    “我怎么可以说违心话呢?”“那这么说,你不同意喽?”“不。”“那好,给我教训她!”夏天依旧死死地挡在我前面。“把他们分开!”“不要!”极度恐慌,我失去了理智,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了夏天。黑暗中,我隐约听见少年急促而又紊乱的呼吸声。“齐月,”他很小声的说,“等一下,我们往B幢教学楼的方向跑,知道了吗?”“嗯。”“那好,抓紧我的手,1,2,3,冲!”我牢牢地抓住夏天的手,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双腿在不停地跑。我不敢往后面看,只知道跟着夏天东转西转,然后一直冲,直到抵达我的教室门口。

    “夏天,你干嘛不答应她的条件,这样就不用跑了……”我半开玩笑地说,他却认真了起来:“齐月,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我……”“……”“唉,没,没什么。你进去吧。”夏天硬是把我推进了教室。

    我坐在靠窗口的那个位子,我把目光投射到夏天回教室的必经之路,然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不禁安定下来,可是刚才那个女生又出现了。她拉住夏天,却被他甩开。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看见女孩的脸由欣喜逐渐转变为无奈最后抹着泪跑开了。我替夏天吁了一口气可是我却看见他紧紧按着脑门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然后,一个女生出现了,她留着长长的头发,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她扶住夏天轻轻揉着他的脑门。在夏天好转了之后,她才扶着他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照例和夏天一起检查一起说笑。只不过,他的脸色却越来越不好,几次试探性的问他,他也只是摇摇头说没事。

    4月29日,星期五,执勤的最后一天。“齐月,”踏出教室的那一刻夏天突然开口,“我一直都是你很好很好的朋友,对吧?”“对。”“那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当然,不会啦!”我笑着朝自己的教室跑去,在转身的一刹那,一滴热泪从眼眶中溢出。夏天,我害怕失去你。

    4月30日,星期六,照常到教室补课。

    “齐月,有人找你啦!”黄童童那震天响的声音再度响起。“来了——”我无力的挪到门口。却看见那天晚上那个长发女孩。她朝我微笑“你好,我是夏琪,你是齐月吗?”“嗯。”“夏天叫我向你道个别,他今天要走了,不敢亲自……”“他要去哪儿?”“A市。”“为什么?”女孩摇摇头。“他什么时候出发?”“上午10:00。”我抬手看了一下表,9:30,“黄童童你帮我请假!”我抛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朝校门口跑去。

    足足狂奔了15分钟,我才抵达车站。猛喘了几口气,抬起头,看见正在等车的夏天。他也看到了我。

    “齐月,你怎么来了?”他走过来,却只是淡淡的问道。心又揪了一下。“夏天……你真的要走了吗?”“对。”“为什么?”“没为什么。齐月,你就当从没认识过我吧,反正……你也不会想我的。”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谁说我不会想你?你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一直都是!”说完这句话,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真的吗?”“嗯!”他用纸巾擦我的眼泪,却越擦越多。

    “齐月,我以后再也不能和你搭档了,或许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见我仍在哭,他便继续说:“至于八年级那个女生,你放心,她不会再来找你的。好了,别哭了,我希望看到你笑的样子,我希望你能笑着向我道别。”我停止抽泣,“你一定……要走吗?”“嗯。”他低下头,“呵呵……”我扯开笑容,但我知道一定笑的很丑。“夏天,和你搭档的这一个月,我很开心,谢谢你。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哦!好了,你也该走了,再见!”“嗯。”他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再也没回头。

    姥姥,我知道了,夏天一定是这个四月送给我的礼物。只不过,每一份礼物都会在月末的时候失去,他也不例外,对吗?只是,我为什么会这么心痛?

    2、四月里的夏天

    我叫夏天。妈妈说,我遗传了她好看的外表;爸爸说,我遗传了他聪明的头脑。所以我的抽屉里老是塞着女生的情书和各种小礼物。不过一回家,我就会把这些扔到垃圾桶。因为,我讨厌过于热情的女生。

    可是,再完美的东西也会有它的缺点,也包括……我自己。

    打一出生,我就带着一种不知名称的病,治不好,也找不出病因。隔几年就会发作。不过,我都无所谓了。

    直到,这个四月。

    4月1日,愚人节,捡到一个校牌。校牌上有着一张清秀的脸,还有一个和我很像的名字:齐月,七月。不正是夏天的代名词吗?

    我开始四处张望,然后看到了她。我走过去,她抬起头。“你是叫齐月吗?很好听的名字呢,还你校牌。”她接过校牌,说了一句谢谢然后转身跑了。没有和我搭讪,她,真不一样呢!

    听完历史老师的长篇大论,放学铃声也终于响起。我趴在课桌上,处于半睡半醒状态。好像有什么事没干,又想不起来,算了,休息一下。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脑子里清晰的蹦出三个字:会议室。完蛋!今天4月2日,要开会啊!我立刻从座位上跳起来,边跑边看手表。4:10分的话,现在是4:30,迟到了20分钟!我只能咬咬牙,冲得更快。于是,在会议室门口,我撞到了一个人。这应该叫缘分吗?是齐月。“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没关系。”还和昨天一样,语言简单。

    “报告!”“报告!”几乎是异口同声,我惊了一下。然后老师来了。“你们,都去哪儿了?”“刚上完厕所。”“不小心睡过头。”又是默契地抢答。“呵,连抢答都这么有默契啊,那你们两人一组应该没意见吧?”一种莫名的兴奋。我笑着摇头。“好,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那你们就检查八年级普通班,就这样了,散会。”

    大家都走了,我们却还没走。“齐月,很高兴和你一组,我叫夏天。”我伸出手,等待着她的回答。“我也很开心,一起努力吧!”她握住我的手。真的吗,你也很开心?“嗯!”莫名的欣喜,我笑了。“喂,其实……你的名字也挺好听的,夏天。”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跑远了。她刚才,在夸我吗?忽然,心跳得好快。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起执勤。我发现,其实她是一个爱笑的女孩。

    这一天,一切照常。晚自习检查完毕,我们一起走出八年级某班的教室。拐角处,没有灯,黑黑的。

    “夏天,是不是有很多女生喜欢你?”是齐月的声音。“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我从她们的眼神中看出她们很喜欢你。”真的吗?那你有没有从我的眼神中看出些什么呢?“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呢?”我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却只听到“你,一般般喽。”“呵呵……”早该预见是这样的回答了吧。“喂,站住!”转过头,看见一个女生和两个男生。“我警告你,赶紧把罚单收回,不然我叫你好看。”正当我万分疑惑的时候,齐月开口了“开出去的罚单,怎么收回?”我好像了解了部分情况。那个女生继续说:“不收?那我就叫你尝尝我的厉害。上!”两个男生向齐月走来。“不许动她!”我挡在齐月前面。“不动她?也可以——”那个女生顿了顿,“那你对我说,你喜欢我。”“我怎么可以说违心话呢?”“那这么说,你不同意喽?”“不。”“那好,给我教训她!”女生指着齐月喊道。我依旧挡在齐月前面。“把他们分开!”“不要!”某人极度惊恐的喊完这句话后伸手紧紧的把我抱住。呼吸变得急促紊乱,心跳似乎漏了两拍。我能感到脸上火热的感觉,我一定脸红了。我小声对她说:“齐月,等一下,我们往B幢教学楼的方向跑,知道了吗?”“嗯。”“那好,抓紧我的手,1,2,3,冲!”我握着她的手,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把她送回教室。尽量提高速度,直到抵达她的教室门口。

    “夏天,你干嘛不答应她的条件,这样就不用跑了……”她似乎在开玩笑地说,心里忽然有点失落。“齐月,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我……”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我始终说不出口。“什么?”“唉,没,没什么。你进去吧。”我硬是把她推进了教室。心里七上八下的。

    回教室的路上,又遇到了刚才那个女生。她跑过来拉住我的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甩开。她却继续说:“我知道你是初三年级六班的夏天,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叫……”“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而且我不会喜欢你的。”“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不是讨厌,是不喜欢。还有,以后你不准动我的搭档,那样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我……”她开始说不出话,然后抹着泪跑开了。我吁了一口气脑门上却涌上一阵阵的痛。

    我按住脑门,开始痛苦不堪。直到一双手轻轻地,缓缓地揉在我的脑门上,才减轻我的痛苦。然后夏琪的声音传来:“夏天,看来你的老毛病又犯了。”“嗯。”我心中一怔,该来的还是会来。“走,回教室。”“好。”

    以前,不管这病会不会发作,我都无所谓了。可这一次,我多么希望它不要来。

    4月29日,执勤最后一天。也应该是我在这个校园的最后一天。爸妈已经帮我联系好A市的学校。因为从小到大每一次发病都是去找王医生,然后让他帮我度过发病期,或许是一个星期,也或许是一个月,两个月。偏偏这一次,他搬去了A市。

    “齐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口的,“我一直都是你很好很好的朋友,对吧?”“对。”“那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当然,不会啦!”她笑着朝自己的教室跑去,我呆在原地,心里一阵失落。齐月,如果可以,我希望永远陪着你。

    回到教室,我径直走向夏琪,那个我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小琪,麻烦你明天替我向齐月道个别。”“是指你要去A市?”“嗯,别告诉她原因。”“好的。”“她的教室在楼下右拐第2间。”“我知道了。”

    4月30日,我等在车站。微风中似乎送来了齐月的气息。我笑着摇摇头,怎么可能。然后转了一下头,看见了齐月。

    我走过去,淡淡地问:“齐月,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是应该冷漠吗?毕竟要走了。“夏天……你真的要走了吗?”“对。”“为什么?”“没为什么。齐月,你就当从没认识过我吧,反正……你也不会想我的。”对,是她自己说的。“谁说我不会想你?你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一直都是!”“真的吗?”“嗯!”她哭了。我震了一下,打算冰封的心瞬间融化。只好无措地替她擦眼泪。“齐月,我以后再也不能和你搭档了,或许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他没有回答我,只好继续说:“至于八年级那个女生,你放心,她不会再来找你的。好了,别哭了,我希望看到你笑的样子,我希望你能笑着向我道别。”她停止抽泣,“你一定……要走吗?”“嗯。”我低下头,“呵呵……”我抬起头,看见她扯开笑容,满脸泪痕,却勉强在笑。“夏天,”她叫住我,“和你搭档的这一个月,我很开心,谢谢你。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哦!好了,你也该走了,再见!”“嗯。”我点点头,然后转身走了,不敢再回头。

    回到原来等车的地方,去买饮料的爸妈也来了。“小天,口渴吗?”爸爸递来一瓶水,我没接,“爸爸,我可以等中考结束以后再走吗?”“不可以,我们得尽量早点去,耽误了可不好。”“那……我能赶在中考前回来吗?”“小天,你犯什么傻啊?你就在那儿中考了。”爸爸顿了一下,“这次好像比以前都严重啊,至少要一个月才能恢复。”“哦……”我低下头,心里涌上一阵阵的失落。我什么时候能回来?就算回来了,还找得到她吗?

    这个四月,我遇到了那个和我有着相似名字的女孩,她就像四月里的夏天,是个抓不牢的奇迹。

    后记

    在那个聒噪的夏天,初三的孩子们结束了中考。大家欢呼雀跃着来学校拿分数卡。

    齐月来到当初丢了校牌的地方,一切都没有变,只是少了那个替她捡到校牌的人。她低头回忆着,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齐月!”她转过头,时间仿佛倒流了一般,她又看见了当初那个少年,阳光照到他身上,折射出夏天的气息,恍如梦境。

    你就是人间的四月天,能让我在最璀璨的年华中相遇,相知。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前三单选 新疆时时彩购买 新疆时时彩相关推荐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微信号码 时时彩分析预测大师 青岛老年暴走团引热议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福彩时时彩 彩16是黑彩吗 新疆时时彩三星分布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分析预测 新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三分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秒速赛车开奖网站 北京赛车代理怎么做 南国彩票论坛社区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黑龙江11选5正好网
湖北11选5基本走势图 黑龙江体彩6十1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查询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11选5未公开秘诀?新疆时时彩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浙江25选5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彩票通 pk10计划软件哪个稳点 北京赛车怎么样才稳赢
北京赛车pk10的技巧 新疆十一选五计划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公告 牛牛粤语 北京赛车是国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