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光阴无刃,过处留伤

----《韩梅梅和李雷》

作者: 九月薇影  发表时间 2009-12-14 15:46:04 人气:
编辑按:
    最近,网上热传这首歌,《Li Lei和Han Meimei》。

    这是多年以来,我第一次与大红大绿的英语书封面重逢。再一次听见仿佛从老式录放机传来的“Lesson One”时,我想起了Miss Lee,还有那些满怀疑惑和期待渡过的春夏秋天。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见过Miss Lee。

    许多老师的形象在我们的记忆里渐渐模糊了,但偶尔同学相见,我们会惊讶地发现,Miss Lee严肃的面孔总是默契般地在我们的谈笑间光鲜如昨。或许,她真的在太多人的少年记忆里留下过噩梦般的阴影吧。严厉是其次,还常常口不择言。几年以来,班里的孩子,每个人都未曾逃脱过她尖酸刻薄的训斥。

    除了我。

    可能正因为此,我才会在每每想及她时,生出那么多的骄傲,隐秘的却永藏心间的幸福

    忘了是初几了,在一次英语课堂上,练习单词。由她说一个词,我们跟着接出反义词。在她念到with的时候,我说without,当我说出这个单词后才诧然发觉,整个教室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

    同学们的表情满含惊讶和胆怯。惊讶因我而起,胆怯因Miss Lee而生。

    其实,我也很紧张,我担心自己答错了。

    几秒钟的空气凝固。

    “你们看好了!你们听清楚了!什么叫天才?这就是天才!人与人之间的智商真的是有区别的!”

    这是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尖锐犀利,就算被她表扬,也依然享受得胆战心惊。

    坦白讲,当时的我,好不容易才做到了面不改色。内心得意,却又极力想表现出谦虚。我们还没学过without,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看到了这个单词。我一直相信我曾经看过的一句话,一个对语言有天赋的人,无论学习中文英文还是日文,都不是难事。

    想来,Miss Lee待我真的不错。有一次我嗓子病了,声音沙哑了好久。一向只顾上课,下课就夹着书本走人的她,竟然破天荒地,在下课后问我:“你嗓子怎么了?你要赶紧去看医生,这声音,将来要是当翻译的话,没人要哦。”

    呵呵,她想当然地认为,我长大后要当翻译。

    听说过Miss Lee的事情,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她谁也没跟,在老人家长大。考上了不教外语的中等师范,却自学了英语。工作后,她和校长吵过架,和学生家长吵过架,甚至还和男生在课堂上差点打起来……必须要承认,她确实算不上温柔美好。

    可能正因为此,我更感念于她对我的偏爱。

    此际回想,不知她现在的脾气好一点没有?

    她的双胞胎儿女如今长成什么样了,该念大学了吧?或者已经毕业了?

    而亲爱的Miss Lee,也许你不会感觉到,但我想说的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女孩,她会永远对你心生感激和祝福。

    班里有个叫F的男生,白皙如女孩,很调皮,给我取绰号。

    每次考试,他的其他学科徘徊在六十分左右,英语却一定接近满分。原因我知道,他在刚接触英语时,生出几分兴趣,某次展露才华,被Miss Lee狠狠表扬过。那几乎是他唯一一次受到老师赞赏,他就此认定自己跟英语有缘。初中毕业,他没考上高中,去念技校。前几年我们还有过联系,我记得他对我说,他在自考大学英语专业,短信里,还时不时夹杂着英语单词。

    这么多年了,想来,若是他不曾放弃的话,专业八级也该能达到了。

    或许,他也听过这首歌。

    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feeling?

    年级里有个尖子生L,曾在某一次期末考试前,在操场里向我敬礼,说希望我给他指教英语。其实,知道他是开玩笑,那样优秀的孩子,哪里需要我的指教。不过是因为,学校刚张贴了英语竞赛的名次,一等奖里有我的名字。

    秋天的时候想起这件事,很是感慨,不知他在何方,做着什么,有没有实现自己一定不会庸常的理想。

    初冬时,和同学吃饭,问及L,得知他已经和三班的霞结婚了。

    蓦然间想起,那些年来,学校的红榜上,他和霞的名字总是排得很近。同是勤奋又聪颖的孩子,他们之间,一定有着许多的默契的悲欢吧。

    歌词里唱,“有点遗憾,李雷和韩梅梅,谁也未能牵着谁的手。一样的是,我们都有了个,当初不曾料想的以后。”

    忽然挺喜欢徐誉滕的,这句话写得不动声色,却凛然彻骨。

    谁陪我们一起成长,谁陪我一起湮灭。

    你是否与我一样,在对比自己曾经为自己设想的种种未来之际,才怆然发现,生活如此强大,可叹可感的是我们,执著于做它羸弱又狂热的对手,纠缠不休,誓死不放手。

    我记得我们的班长,全班女生热烈仰慕的Q,他时常拿着一本英语书来请我给他讲题。我在认真念单词,他却在偷偷注视我,直到我实在无法在这样炽热的目光下假装无知无觉,只好一把抢过书搭在自己的脸上。

    “看什么看,再看不讲了!”

    “总不可能闭上眼睛嘛!”

    “回自己座位上去!不讲了!”

    ……

    今年,经常和Q一起吃火锅,我带着我的孩子和孩子他爸,他牵着他美丽贤淑的已有身孕的妻子。热气氤氲间,她的妻子与我问及育儿的经验,彼此在奶粉纸尿裤和防疫针的话题间乐此不疲。

    我却心猿意马,坏坏地走神想,Q还会不会记得,毕业之际缠着我,跟我要家庭住址的事情。

    “你问着干嘛?”

    “有用。我想我们可以做个朋友。”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啊。”

    “我……我的意思是说……”

    “你什么意思?”

    “我……”

    “要上课了,我走了。”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家住在哪!”

    “干什么?!”

    “我考上大学以后来跟你的父亲谈件事。我今年考上了,今年九月就来找你,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明年九月还来找你。”

    这句绕口令一般冗长地话,很奇怪我竟然一直记忆犹新。

    三年前的某个秋天,我抱着我的幼子在街边等车,忙乱的生活令我丢三落四,记忆力迅速下降。就在我俯下身准备零钱的时候,孩子突然尿了我整整一身,淋漓尽致,毫无保留。我手足无措,欲哭无泪。四下张望,期望可能的帮助。

    然后我就看见Q,牵着他的女朋友徐徐向我走来。他们一路谈笑,完全不曾留意到我。我抱着孩子,在他们走近我之前,跳上了一辆根本没看清楚车次的公交车。

    那段心力交瘁的时日里,我时常在咀嚼这段画面时,品出沉沉悲哀。

    直到我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前赴后继涌进烟火之城,瞬间发胖变老,满身市侩。我才明白自己已是幸运之人。就算满城洪荒,逆流纵横,能在自己的旗帜下紧抱旗杆,守住方向,多么可贵。待春日来临,与草焕发。

    Q抱着我孩子说,长大要好好念书,考到我们学校来,我教你。

    我忽然明白,不久的以后,Q的妻子也可能独自带着孩子,被懵懂无知的婴儿折磨得狼狈不堪、寸步难行。而我唯一期望的便是,在那一时刻,有人能为她伸出温暖包容的双手。

    当我在电脑里断断续续地敲打这段文字时,耳畔一直流淌着徐誉滕清澈中隐藏忧伤的声音。其间几次哽咽,泪盈眼眶。

    回首旧日种种,狂妄和无知,纯真和唯美。少年时光,仿佛人生中的破晓时分,星月在疼痛中沉沦,晨曦在辗转反侧中迟迟不肯洒向案头。这一条路,从黑暗到渐渐明亮没有错。难就难在,雪白日光之下,我们看见太多十字路口,还有阡陌交错令人眼花缭乱的道路。而无论你选择那一条路,行程都是如此千回百转,梦想尚远。

    你可以流泪或者歌唱,叹息或者作诗。

    但你不可以停下来。

    “Lucy回国了,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Lily去了上海,身边还有了那么多男朋友。Jim做了汽车公司经理,娶了中国太太衣食无忧。 Li Tao当了警察, Uncle Wang他去年退了休。”

    不知道和我一样,已经做了母亲的Han Meimei,是不是也时常觉得疲惫,也曾心力交瘁?那么多的Lucy和Lily还有Jim呢?他们如今身在何方?

    时间偷走一切。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财经网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结果查询 平刷王时时彩软件安卓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重庆时时彩票开奖记录 时时彩后二53注万能码 今天的新疆时时彩票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四星技巧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新疆时时彩开奖信息,
重庆时时彩网址 重庆时时彩全天计划表 新疆时时彩新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正规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