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李小花

作者: 枫落吴江冷  发表时间 2015-07-09 22:02:39 人气:
编辑按:
    小花读三年级时,照片登上了县城的日报,成了学校的名人。

    小花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周老师高兴地拿着一张报纸到班上,大声说:“ 我们班的李小花同学上报纸了!”同学们呼啦一阵围了上去。周老师没管他们,直接走到小花座位,把报纸地给她。报纸的右下方果然登了小花的照片:笑眯眯的小花正在宿舍门前洗衣服。上面一行大标题《山区的孩子早当家》。小花想起来了。六一节前一天,县城的记者到学校采访。校长带他们参观了学生饭堂和宿舍。当时小花正在宿舍门前洗衣服,一个戴眼镜的男记者问了小花几个问题,如几岁了?读几年级?住宿惯不惯等。一旁的摄影师在旁边拍照。小花没想到居然会登到报纸上。

    看着周围同学的羡慕的眼光,听着他们的指指点点,小花既高兴又有点茫然。

    周老师摸着她的头,亲切地说:把报纸收起来,周末回家带给爸爸看,让爸爸也高兴高兴。

    “嗯。”小花脸红了,飞快地瞟了一眼报纸上的自己,然后把报纸小心地放进书包里。

    接下来的几天,小花都像做梦似的。那些熟悉的同学纷纷跑来问她拿报纸看,每次经过别班的教室,总会听到小声的议论:那个就是三(1)班的李小花,登报纸的那个。一时间,小花成了学校的名人,小花的同班同学都深感光荣。

    等宿舍没人时,小花偷偷把报纸拿出来,看上面的自己,读那篇报道。报道写的是他们学校的状况以及孩子们在校的的生活学习情况。关于李小花的只有一行字:如三年级的李小花同学今年只有九岁,却能够做到生活自理,不能不让人概叹:山区的孩子早当家。

    小花知道记者是夸赞她会洗衣服,能自己照顾自己,可小花不觉得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爸爸经常说他们那个年代,6、7岁的孩子就能够下田干活,女孩更是早早帮家里干各种家务活。在村子里,小花自己六岁就开始煮饭、洗衣服。村里是有些孩子不用干什么活,但一般是男孩子,女孩子多少还是要干活的。至于镇上的孩子,听同学说,他们好像很多都不会干家务活,他们的家长也不用他们干。 无论怎样,小花还是很高兴。

    星期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校园顿时沸腾起来。外宿的、住宿的学生都往外涌,特别是住宿的学生,都盼望能早点回家。

    小花推着她那辆小自行车,跟着人流走出校门。

    出校门往右,过一座大桥,就看见通往村子的那条山路,说是山路,现在也扩建成两车道的大路了。

    小花骑得很慢,遇见两辆车会车,小花就下车避让。爸爸再三叮嘱她要骑慢点,不要急着回家,遇到车多,一定要下车。记得刚到镇小学时,爸爸不放心她骑车回家,连续几个星期到学校接她,两父女一起骑车回家。后来,看到小花骑得很稳,爸爸才放心了。

    村子离镇并不远,大约3公里,早晚各有一班公交车经过,村里人到镇上都是自己骑车,现在绝大多数人家有摩托车,更是来往方便。小花他们村子很小,只有两百多人,年轻人几乎全到外面工作,一部分人家也搬迁到了县城,现在留在村子里大约有一百多人。学校只有一个教师,教一二年级的所有学生,孩子们一到三年级就要到镇上小学念书。和小花一起到镇小学念书的村里的孩子有十来个,但他们大多由家长用摩托车接送,也有高年级的男孩子选择骑车回家,但他们不屑与女孩一起,而且小花也没办法追上他们的车速。

    回村子的路上,不断有车子呼啸从小花身边驶过,有几辆正是他们村的,座位上的小孩子大声跟小花打招呼。小花羡慕地看着他们身影,想着自己长大后也要买一辆摩托车,不,应该买一辆小车。上次堂二伯的儿子就开了一辆小车回来,接了他们几个亲人到镇上参加四公的寿宴。

    骑了差不多20分钟,小花到家了,推开门,爸爸不在,煤气炉上热着饭,小花知道这是中午爸爸专门留给她吃的,怕她饿着。

    爸爸很勤劳,村里个个都说他很搏命,每天起早摸黑,一年四季,天天都在忙,农闲时候,田里活不多,他就想方设法到附近的工厂打散工,每天不到天黑是不会回家的。

    小花吃了饭,把屋子收拾干净,煮好晚饭,一边做作业一边等爸爸回来。果然,天完全黑下来,爸爸才挑着一担簸箕回来回来。

    爸爸见了小花,眼睛露出了笑意。 从簸箕拿出一个大竹笋,笑着说:“爸爸挖了一根竹笋,今晚浸一晚,明天到镇上买猪肉,炒给你吃。”小花喜欢吃笋,爸爸就经常到山上的竹林转悠,看见有笋就挖下来,切成片,浸在一个大水缸里,等小花周末回来再吃。

    看着爸爸的笑容,小花心里暖暖的。她从书包拿出报纸,递给爸爸。爸爸有点诧异地接过,看了好一会,忽然惊讶地叫起来:“这是你!”。小花点点头。爸爸更高兴了,“没想到我们小花会上报纸,真难得,这份报纸要好好收起来,留作纪念。”说完,爸爸把报纸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又细细地看了照片,然后带着点不舍把报纸小心地折起来,放在里屋一个专门装本子的匣子里。

    第二天一大早,小花就起床了,走出屋里一看,爸爸果然又出去了。小花扫屋子,洗衣服,做早饭,到屋子旁边的菜地浇菜。一大通功夫做完了,爸爸才从田里回来。

    吃过早饭,爸爸拉出他那辆28寸的大自行车,对小花说:“小花,今天是圩日,爸爸到镇上买东西,你跟爸爸去吗?”小花摇摇头。虽然圩日很热闹,但自己在镇上读书,已经逛过很多次了,也没什么稀奇,而且……小花看看爸爸瘦削的脸,又看看那辆擦得很干净但明显可以看出已有年头的自行车,坚定地摇头。

    爸爸走后,小花一个人做作业,做完作业就看电视。电视是24寸黑白的,这是四公给他们的。四婆去世后,四公就到镇上住了,很少回村子。小花也少了一个去的地方。

    四婆在的时候,小花天天呆在四婆家里,那时小花只有六岁,可她已经知道很多事了。

    村子里有一个老婆婆最喜欢说闲话,几乎每天都到四婆家跟四婆四公聊天。小花听了村里人很多的闲话,听得最多的是自家的闲话。她知道自己的爷爷是地主,被人斗倒了,家里穷得没钱娶老婆,她大伯最后娶了一个过门没多久就死了丈夫的寡妇,三伯的老婆是从广西过来的,还带着一个女儿。轮到爸爸,父母死后,兄弟分了家,更没钱娶老婆了,只好成了寡佬。

    “有一次,阿九(小花爸爸)喝醉酒了,跟大哥、三哥大吵了一顿,说兄长们只顾自己,不管弟弟,四十多岁还娶不到老婆。然后大嫂就哭了,说养5个孩子,要读书、起房子结婚,哪有钱给弟弟,三嫂只敢躲在屋子里没哼声。后来,大姐还回来劝说了一顿。”

    “阿九也是可怜,辛辛苦苦赚钱起屋,结果……”

    小花贴在墙角,仔细地听着屋里的谈话,她知道她们说着说着就会说到妈妈。

    “村里人都说阿九的老婆不知道从哪里来,听说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的,可能是越南人,都说是阿九花钱买回来的,你看,住了不够几个月就跑了,肯定是骗钱的,弄光了阿九的钱,又跑去骗其他男人了。

    “孩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忽然有一天,就回来了。问她去了哪里,怎么也不说,就扔下一个孩子说阿九的,住了一阵又跑了,每次回来都问阿九要钱,住几天又走,谁知道她干什么的,可怜阿九……”

    小花是四婆照顾大的,四婆的儿子和孙子都在县城工作,很少回村,四公有退休金,四婆不愁吃穿,每天就是煮三顿饭,和别的老人聊聊天、打牌九,爸爸求她帮忙带小花,她一口就答应了。

    “几个月就抱到四婆家里,白天吃米糊,吃粥,晚上吃奶粉,长大一点,还喝鱼肝油,这都是四公买的,没有四公四婆,你呀不知道能不能长大。”老婆婆拉着小花的手,“你要念恩啊,四婆帮了你家多少呀。”

    爸爸也对小花说,四公四婆是他们最亲的人,要孝顺他们。爸爸每天都会摘些新鲜瓜菜送给四婆,到镇上去也会买肉鱼点心给四婆。四婆四公吃的米、菜都是爸爸包的。村里人都说,爸爸是四公四婆的另一个儿子。可惜,小花还没上学,四婆就走了。

    中午,小花煮好饭,就拿出一本同学给的练习册,认真看了起来。小花学习很认真,她知道爸爸只有她一个女儿,以后老了只能靠她,她要努力学习,将来才能找个好工作。

    下午二点钟左右,爸爸回来了,递给小花一袋红彤彤的大苹果,还有一个漂亮的笔盒,说是四公送给她的。不知为什么,小花感觉爸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早上出去时的喜悦荡然无存了。爸爸把东西放好,沉默地吃完饭,然后拿起锄头走了。

    小花有些担心,她不敢问爸爸,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只好收拾东西,早早吃过晚饭,骑车回学校。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星期天,小花正在家里做作业,同村的小珍来了。说起来,小珍算是小花的堂侄女,她比小花还大一岁,念四年级,也住宿,所以跟小花比较熟。她跟小花聊了一会学校的事,然后眼神闪烁地看着小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小花知道她肯定是想告诉自己一些什么秘密,而且这些秘密还和自己有关。果然,犹豫了一会,小珍吞吞吐吐地说:“小花,我听妈妈说,前一段时间,村里人看见你妈妈在一家饭店里吃饭。”小花的脑袋立刻轰的一声作响。“我妈?”小珍点点头,她没有告诉小花的是自己妈妈说这话时是多么的鄙夷“那个越南鸡,跟几个男人一起吃饭,说她不是鸡,谁信?”

    小花没作声,事实上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妈妈在她心中早已是模糊的记忆了,她想起了村子里的议论,想起了6岁那年,曾在四婆家见过这个女人,长得怎么样已经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她拿了一些点心之类的给四婆,说了好些话,但四婆没应她,也没有让小花叫她。那次那个女人住了一段时间吧,然后又消失了,听说把爸爸唯一的存折也拿走了。

    小珍又压低声音说:“我妈她们都说你和你爸要防着,万一她没钱了肯定又会跑回来找你爸要钱的,偷东西也有可能,你叫你爸出入锁好家里的门……”

    小花只是机械地点点头,她心里一个劲地想:如果她回来……

    一整天,小花的脑袋都是昏沉沉的,看着爸爸苍老的面孔,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爸爸是个老实人,他吃了多少苦啊,不能让他再被骗了。她想提醒爸爸,那个女人回来了,要防着她。可她心里乱糟糟的,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自打知道了这个消息,很长的一段时间,小花都是无精打采的,她真担心,某天回家就见到了某人,更担心某人会不会跑到学校找她,如果她真来了,自己怎么办……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没见到某人的身影,没听到她的消息,小花才松了口气,或者她早已找了另一个男人吧,或者到了别的地方觅食……想着想着,心里还是揪着疼。

    光阴似乎转眼就过去了,李小花读六年级了。从五年级开始,小花中午和下午放学都骑车回家吃饭,晚上回校上自习、睡觉。小花长个了,骑车的速度也快了,不用15分钟就能骑回家。她喜欢这样做,每次回家看到爸爸留给她的热腾腾的饭菜,心里总是暖暖的。冬天,天黑得早,小花吃完晚饭,天已是黑沉沉的,冬雨连绵的季节,人们都躲在家里,公路上静得渗人。爸爸不放心小花一个女孩子回校,可总不能天天送她,便想了个办法。碰到下雨天,他就早早回家,站在公路的高坡上目送小花,只要小花拐过几个弯就能看到镇子,就安全了。

    小花也因此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最后的一个拐弯处扭头往回看那个高坡上的影子,那个高坡离村子也差不多有1公里,爸爸已送了女儿三分之一的路程。

    在一次征文比赛中,小花把爸爸送她的情景写了下来,题目是《高坡上的身影》。文章获得了二等奖。不知为什么,小花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也没有让爸爸看她写的文章。

    六年级的第二学期,刚开学一个月,重点中学的报名就开始了。班主任鼓励班里的尖子生报名,即使不去读,试试自己的能力也好。重点中学一年的学费要上万元,除了镇上那些有钱的孩子,从农村来的孩子几乎没人报名考试。在老师的再三鼓动下,每个班也只有十个、八个。当然这也因为重点中学的入学试很难,镇上的孩子怎么有可能与城里的孩子竞争呢?小花的同桌倩倩报读了重点中学,她爸爸在镇上开粮油店,早在县城买好了房子。倩倩从三年级起,寒暑假期都到县城里补习,她告诉小花,县城里那些有钱学生,几乎个个请家教,学校里也天天补课,一套题不知做了多少遍,所以才有那么好的成绩。咱们这些镇上的学生根本没法跟他们比,你看,每年咱们整个镇也只有十来个考上重点中学,他们,一所学校就几乎有一半学生考上。

    小花听了也只是感叹几声,重点中学对于小花来说是一件遥远的事,她根本不可能去想。

    她怎么也没想到几天后老师公布报名的名单中居然有她,谁报的名?是班主任陈老师还是?

    小花的心一下子就乱了,最后还是陈老师解了惑:我在镇上碰见了你爸爸,跟他聊了聊你的情况,他知道可以报名考重点中学,就说让你试试,拿了钱给我,委托学校帮你报名。

    是爸爸,没想到爸爸还是知道了报名的事。小花想起爸爸曾对自己说的:好好读书,考上好的中学,爸爸就是借钱也会供你读。说话时,爸爸一脸的笑,是的,爸爸一直为女儿的懂事、好学骄傲,他的女儿,从小学一年级起,每次考试就没有低过前三名,村里哪个孩子都比不上。

    四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六,小花和其他报考了重点中学的十多个孩子坐着学校安排的面包车到县城实验中学参加考试。县城实验中学是几年前新建的,一幢幢大楼高大壮观,宽阔的运动场,整洁漂亮的校道,葱葱郁郁的草坪,争奇斗艳的植物园……令小花他们大开眼界。倩倩边走边赞叹:“学校真漂亮,听说食堂有两个,饭菜任点,还有课间餐,教室宿舍都装着空调,来这里读书真幸福,我们的镇中根本没法比。”

    带队老师笑了:“那你们就要努力啦,考出好成绩,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小镇也是有人才的。”一番话说得孩子们热血沸腾,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小花低着头跟在队伍后面,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自己也想不清楚。

    考试分三场,第一场是英语,对于小花这些镇上来的孩子,笔试部分倒没什么,怕的是听力,在这方面他们的训练量远远比不上城里的学校。小花的英语语文成绩不错,第一场的英语第二场的语文小花猜测自己能拿80分左右,第三场的数学是小花最拿手的,五年级她参加奥数竞赛拿了二等奖,在镇上已是最好的成绩了,要知道他们可没有专门组织奥数班训练。对于数学,小花自信能拿到90分。

    考完试,一帮孩子都在叽叽喳喳:“没想到今年的试题那么简单,我觉得每道题都会做。”“试题简单,录取分数肯定就高,而且听说中学老师改卷非常严格,错一点就会扣分。”“对,对,对,浅水浸死人,去年那些考生不也说试题浅,结果考出来,一个个才六七十分。”……

    倩倩悄悄对小花说:“我觉得自己这次考得不错,很多题目补习的时候都做过了,你呢?”

    小花摇摇头,没吭声。倩倩疑惑地看了小花几眼,最终还是和别人咬起了小耳朵。

    考完试的第三天下午公布成绩,下午一上课,班主任就让参加考试的学生到教师办公室上电脑查询自己的成绩。

    教师办公室一片紧张的气氛,老师忙着帮学生登录系统,输入准考证、密码,学生在一旁焦急的等着。忽然一个女生尖叫起来:“我考上了,我考上了!”是倩倩,她一把搂住班主任陈老师,又笑又喊。其他考上的学生也是笑容满面。当然,更多的是没考上的那些,自然无精打采地回教室。老师们一边为考上的学生高兴,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一边安慰落榜的学生:一次失败没什么,这次考不上,三年后再考,高中比初中更重要。这些落榜的学生中就有李小花。陈老师拍着小花的肩头安慰她,心里也有些疑惑:按平时的成绩,李小花绝对比倩倩好,没理由考不上的,还有那个数学,怎么搞得,居然只有82分?只要多考2分,小花就能进重点中学。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多留了一个人才到镇中,以后镇中的中考不就多了一分保障?

    李小花回到教室,她很平静,面上无悲无喜。周围的同学都在议论这次考试的情况,谁谁谁考上了,谁谁谁失手了,谁谁谁绝对是黑马……

    一堆女同学围住了考上的倩倩,说着恭喜话,让她请客。也有一两声刺耳的声音:得什么瑟,以后还有中考、高考呢?

    李小花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看书,同学们知道她没考上,也没有谁敢过来打扰她。

    放学铃响后,小花像往常一样骑车回家,一路上倒有不少人打听她的考试情况,小花一律回答:没考上。打听的人倒有点不好意思,赶着安慰她,她也没做声,蹬着车子走了。

    回到家,洗着脸,小花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她想起了那座漂亮的学校,那些考上的同学高兴的脸。没过多久,爸爸回来了,小花知道他是特意赶早回来听消息的。知道女儿没考上,爸爸没多说什么,问了女儿三科的成绩,知道数学试卷后面有一道题没做。他看了看女儿红了的眼圈,安慰说:“没考上就没考上,爸爸不会怪你的,以后再用心学习就是了,到镇中读也好,离家里近,走读住宿都行,况且到镇中读书不用交学费,可以省下钱来供你以后读大学。”

    小花点点头,用袖子擦干眼泪,就忙着做晚饭。见女儿平静了下来,爸爸松了口气,拿着一根烟筒蹲在门口吸烟。

    李小花看着爸爸的背影,她知道爸爸心里也很难受,爸爸一直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她就是爸爸的唯一,如果她真考上了,爸爸就算砸锅卖铁,也会供她读书的。爸爸对他自己一直很狠,可对她对那个女人,心……

    小花的心恍恍惚惚的,她想起了那天考试的情景,那一张数学试卷。试题真得不难,小花只是扫了一眼,几乎就能肯定自己能拿90分以上。答题的过程很顺利,等监考老师提示只剩下15分钟时,小花整张试卷只留下最后一道题没答,那道题占了整整九分,这道题也就是俗称“拦路虎”的拉分题。这道题的确有点难度,小花记得五年级参加奥数竞赛时曾做过这种类型的题,具体的解题方法自己还没忘。正当她提笔准备解答时,无意间往窗外一瞥,窗外是一排排的凤凰树,此时凤凰花还没开,叶子在风中摇曳,就像一根根羽毛振翅欲飞。忽地一只鸟儿从叶间略过,转眼消失了踪影。小花不由得放下了笔,可能是因为自家的屋子靠近青山,一年四季总能看见鸟儿从自家屋顶飞过。布谷鸟、麻雀、燕子、伯劳……记得小的时候,爸爸还给自己讲过布谷鸟的故事。布谷鸟一叫,春耕就要开始,现在,爸爸正在田里忙碌吧,是种花生还是种玉米呢,去年,爸爸种了半亩沙葛,收了几千斤,可累坏了……

    那15分钟,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小花已经记不清楚了,似乎想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什么都没想,迷迷糊糊地,直到交卷,最后那道题还是空着的。

    骑车回学校时,在最后的一个拐弯处,小花忍不住扭头往回看,远处的高坡静静地立着,那个高坡上的影子却不在了,高坡挡住了村子,熟悉的村庄、熟悉的人都看不见了,不知为什么,小花又流下了眼泪。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助赢时时彩 时时彩微信群规怎么写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带线图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三星杀号 新疆时时彩走势彩经 后三组六稳赚万能码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网易 时时彩四星缩水技巧 新疆时时彩怎么看走势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有多少死的 新疆时时彩apk 时时彩012路走势图
东京战记re官方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杀号☆﹤计划﹥ 新加坡28官方开奖网站 快三走势图今天 扑克21点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中国福利快3开奖结果 牛牛开挂随意控制点 北京秒速赛车 广东十一选五
宁夏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任六推荐 排三走势图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开奖结国正好网 青海快3预测
幸运赛车视频 河北福彩排列7走势图 稳定的急速赛车 江苏11选5三个月号码 江西快3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