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遗歌

作者: 九月薇影  发表时间 2011-06-18 10:08:48 人气:
编辑按:
    中秋前夕,我在表哥的洗车店里闲坐,陪姑妈聊聊家常。

    坐下没多久,就进来一位男士,姑妈热情的招呼,并问我还认识他吗。

    我茫然起来,面前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子,面容疲惫,没有特征。

    “你们好多年前就一起玩过呀,不记得了?这是我侄女,这是我干儿子呀!”

    啊?!我连忙点头,以示慎重,但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一点都不像从前了呢?要是在大街上碰面,还真是认不出来呢!”

    他原本微笑着,大概正准备寒暄几句。然而我的话刚一出口,他的表情就尴尬起来:“变了吗?呵呵,大概是长胖了吧?呵呵呵。”说罢匆忙地退出了接待区。直到汽车洗好,他离开,也没有来与姑妈打声招呼。桌上一杯水,兀自热气袅袅。

    我暗自被生活的硬度震惊了。时间难道真如冰墙、透明而坚硬,能将所有穿行其间的人,都碰撞得面目全非吗?

    我不会忘记,十年前的暑假某日,姑妈家那位异常英俊的客人,她引以为傲的干儿子。传说中他高考意外落榜,但发奋自学法律专业,比同届的本科生率先取得律师执业证书,进入一间著名的事务所工作。

    我是真的忘了他具体的面容,但多年以后我仍然可以确定的是,那日他简直就像一尊月光下的青铜雕塑,浑身流光溢彩。

    他问我家住哪里,那时面对陌生人我很胆怯,何况光芒逼人的他。我忐忑地答:“九龙。”几乎口吃。

    “九龙呀,真巧,我住尖沙咀呢。”

    一屋子人都笑起来。

    毫无疑问他很清楚自己在人群中出类拔萃的魅力,他与所有人谈笑风生,收放自如,风趣得体。

    他临走之前与我留下名片,被我夹在一本书里,地震以后搬家,把一些旧书当废纸卖掉,我还瞥见过那张已经泛黄的纸片。当时暗想,它优秀的主人如今不知在人生的山峰上攀登到何种高度。

    没料到,竟是这样的重逢。

    我不无痛惜的看到当年闪闪发光的青铜雕塑已如同泥人。就好像一只鹰,不知道穿越了怎样恶劣的气候,以至于所有漂亮的羽毛都褪失殆尽。聪明如他,靠与人语言交锋谋生十几年,怎能不迅速领悟出我所言“变化”背后的实质呢?这是这个话题,为什么不堪继续。

    姑妈曾说起,他曾希望与我交往,那时我还在念书,后来他旧事重提,我已经有了男朋友。我还曾听表哥不无夸张地谈起过,他如何在众多誓死不休的仰慕者中艰难取舍,最终挑了法大的校花娶回家去。然后自立门户,拼搏天下。

    如此如此,风生水起,都是光彩绚烂的篇章。

    昨日姑父的生日晚宴上,我再次与他同桌。正如我所言,以前也应该有过聚首,只是没有认出。

    他身旁坐着一位年华不再但妆容浓重的女子,硬而湿的卷发上散发着阵阵定型膏的香味。握水杯的时候,我看到她指甲长长,涂满颜料和水钻。

    他客气地说在我父亲家里见过我的儿子,非常可爱。

    “谢谢,你们生的是女孩还是男孩呢?”

    我猜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因为他的神色再次剧烈的黯淡下去,似乎是出于不得已才答到:“还没有孩子。”

    我咬了咬嘴唇,僵硬的笑,再扯扯头发,望着窗外说:“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他说:“是呀,不错。”

    饭后我终于知道,他已经离婚两年。前些年的法学热使律师行业陷入恶性竞争。他结婚以后,事业发展并不如意。妻子很漂亮也很要强,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渐渐对他有了抱怨。都是心高气傲的人,没有可能认输,后来一地鸡毛。婚姻捱了三四年,终于结束。

    没人认识他身旁的那位卷发女子,无非是他频繁替换的女朋友之一。

    生活,真是魔术师那只神秘的道具箱。人从里面溜一圈,各自面目全非。

    我无端想到我中学时的下铺,苍白内向的一个女孩。不引人瞩目,但沉默而刻苦。我早就看出她的执著与不服输。果然,她辗转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如今在大学里任教,我很羡慕的职业。

    就在前几日,我带着我的孩子,她牵着她的白色小狗,我们在散步时相遇。坐下来,寒暄一阵。她的小狗乖乖地蜷在她的膝上,我的孩子则叽叽喳喳,一会儿要吃酸奶,一会儿要画画,一会儿要听唐诗。我慌忙应付,从挎着的大包里变戏法,一样一样陪孩子折腾。

    她无限怜悯地望着我问:“你每天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吗?”

    言语间,我荣幸地感受到了来自知识分子对于下层妇女的热切关怀。除了点头,我无言以对。

    “天哪!如果是我,我真是要疯掉!”可能是音调提高,她膝上的小狗略受惊吓,她转而柔声安抚它说:“鲁鲁,不要怕,乖。”

    我相信她不是夸张,看样子,她真会疯掉。

    “不是有全托班吗?”

    “不行,孩子需要父母的陪伴。”

    “天哪!我觉得人活着一切都是靠自己,父母不过是自作多情!搞不懂,你们为什么喜欢把希望放在孩子身上?”

    我倒吸一口凉气,望着她------这位曾经躺在我的下铺,默默无闻一遍遍做题背书的女孩。那时候我们整天聒噪不已,谈琼瑶汪国真,谈张信哲巫启贤,谈谁谁漂亮、谁谁最帅……她从来不搭话,永远都是在做题、背书、背书、做题……

    她下岗的爸爸妈妈佝偻着身躯,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为她整箱整箱地扛来饼干、方便面和水果。每次给生活费,总要三番五次地问她够不够,然后再添上几块十块。

    我曾多么钦佩她的中规中矩,曾多么羡慕她拥有世界上最最温情的父母。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此刻却竟然正是她,这枝在爱的土壤上坚持到绽放的梅花,却能够如此彻底的否定掉一个人成长之中父母之爱的重要。否定掉一位母亲的付出、轻易的将之视为毫无价值的自作多情。

    一切都靠自己,她说。

    然后我们道别,她牵着小白狗优雅的离去。

    我继续坐在河沿的石凳上陪儿子画画,晚风如水,波澜细细。

    我想了又想,依然无法相信,世界上竟然有人认为养一只狗幸福过养一个孩子。我也无法承认,自己的生活已经糟糕到能使旁观者精神崩溃的地步。

    四年前,孩子的爸爸问我:“你为什么就不可以过我母亲的那种生活?”那时他希望我放弃经常加班又东奔西跑的工作,全心教养孩子。

    其实我想当初我们的僵持更多源于他的这句话。因为他不了解,虽然他看到的是一位完美慈祥的母亲,我看到的却是一位因为丈夫离世和儿女成人而永陷孤寂的女人。婆婆年轻的时候,生活的内容是做饭、吃饭,与丈夫吵架。年老以后,她依然做饭、吃饭,却找不到人吵架。她还不到六十,也许可以活到八十、九十岁。但是在这以后漫长的三十四年里,她将没有朋友、没有寄托,甚至连聊以打发时日的事情都找不到做。她将落在时间的深井里永无出头之日,最终迎接黄土的埋没,没有墓志铭。

    这令人想一想都不寒而栗。

    我先生的奶奶,我婆婆的婆婆,一位农村老太太,逝去的方式是在九十岁那年冰天雪地的腊月里,投河自尽。去意之决,我猜她想自我了断不是一年两年了。也许她一直在等待,以为它就在下一夜、再下一夜……然而每天都失望的醒来,重复可怕的昨天。到了九十岁这一年,她真的等不下去了,哪怕明知不太遥远,但依然等不及了。

    寂寞和绝望,真的不是诗人的矫情,它与任何愚钝或者敏感、卑微或者尊贵的生命,全部息息相关。比癌症还可怕。

    我依循了先生的期望,独自承担起照顾和教育孩子的重任。空闲时间非常有限,并且全都支离破碎。要说娱乐方式,可能只好是读书。因为读书不需要玩伴,又可以不分场合随时中断随时继续。也只有书本这种玩具轻盈小巧,方便随身携带。早已沉睡的少年之梦开始在无边无垠的阅读旅程中再一次容光焕发,记得我说过要读完中外文学史上所有著名与不著名的作品、要读完二十四史,要写很多很多文章、要翻译英语小说……

    我想,纵然我无法活得华丽招展,但至少以后长长的几十年里,都不会寂寞。不至于某一天,故人都已认不出我,也不至于白发苍苍,苦苦探索自杀的方法。

    昨夜的晚餐之后,客人们四散开去。

    姑妈的干儿子满面醉颜,载着他的女朋友投入夜色。

    秋寒渐深,夜灯琳琅,雨雾橘光中,车来人往无限匆忙。

    远处飘来隐隐约约的歌声,如泣如诉。

    我恍然觉得尘世就如同时间与空间纵横交织的巨大琴盘,人在其间跌撞行走,在琴弦间牵牵绊绊,奏出音符。时而高亢、时而哀婉、时而沉郁……绕梁三生。演奏者世代更替,歌唱或者流泪的理由,却亘古重复。

责任编辑 彧儿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规律推算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片 新疆时时彩今天推荐号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组三报警器下载 新疆档案查询系统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网易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重庆时时彩为啥停售了 新疆时时彩有窍门 时时彩跨度的计算方法
重庆时时彩网址 重庆时时彩网址 天津时时彩结果 祝赢新疆时时彩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走势图 河北福彩排列7竞猜 北京pk10免费杀号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皇恩娱乐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 北京房价2017走势 浙江6加1开奖时间 3d318期试机号 北京pk10开奖记录
华东15选5开奖30期 三分时时彩技巧准确率 福利彩票快3 北京赛车pk10开奖 七乐彩出球顺序
时时彩交流群群号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中国体育彩票浙江6加1 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 黑金团队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