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细雨西山

作者: 欧君武  发表时间 2016-08-03 10:05:45 人气:
编辑按:
    西山,我是常去的地方。登西山无须与身份相关,不论你贫富贵贱,只要你愿意,西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因而小城里八成以上的人,不分老幼都去登过西山。登西山,既可以锻炼锻炼身体,修身养性,也可以观赏观赏风景,明目静心。更可贵的是西山上有一眼清泉,长年充盈,入口甘冽。小城是依西山傍柳水而建的,在西山下铺得满地都是,站在高高的西山上,对整个小城自然而然形成鸟瞰之状,小城的浓妆或者素颜一切尽收眼底。每天早上天还没亮,西山上早已出没了三三两两捕捉日出的摄影人。周末登西山更像是赴一场盛宴,人山人海的,是乎晚了就没有份儿。我也尝试过多次,在西山上看日出,确实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美,一边是静享着清风缓缓拂面,顿感舒心沁肺,再无它求。一边是欣赏着红日冉冉升空,刹那祥瑞普降,落红满地。而我还是喜欢细雨西山,或许真是与心境有关。

    我独衷于细雨西山,缘于那场行无踪迹的梅雨。那是一个周末的午后,我与女儿一起去登西山的。因要完成一篇关于登山的作文,所以女儿把那次登西山看得很重。我们出门时,天色还是很好,风轻云淡的,我们完全没有想到,两个时辰之后我们却邂逅了一场梅雨。过了鱼塘,从西山脚下开始,我们照例像往常登山那样,一边数着台阶,一边慢慢上攀。上山的小道弯弯曲曲,出没树林,时隐时现。女儿走在前头,时不时回过身来野蛮地抢过我的手机,一会儿照照路旁星星点点的小花,一会儿照照牵线搬家的蚁群,乐于不倦。可能是周末的缘故,虽说是午后,西山上的人还是挺多的,单从穿着上不难看出大多是附近中学的学子,他们三五成群地相互追逐打闹着,或许他们正用这种我们曾经用过的方式,释放着又一周来埋身书海的疲惫。

    因不用赶时间,我们用散步的方式登山,缓缓而上。女儿天生的好问,一路上逮着什么就问我什么,无论是草类还是昆虫,都要刨根问到底,只至把我问得江郎才尽,目瞪口呆,才满足地大笑。我明知自己肚里只有二两墨,为了让女儿开心一笑,在女儿面前当一回傻瓜,也不足惜。一路走着,说笑淹没了疲劳,很轻松地就登上了半山腰的歇脚亭。刚想停下来,再一次好好地看一看小城的容颜。突然间急风骤起,飞云如流布雾朦朦的压过来,细雨如期而至,扬扬洒洒。我还从未赴过一场细雨西山之约,这次真是得逢其时。西山上玩耍打闹的少男少女们,也嘎然停止了嘻戏追逐,几十号人一拥而入,把整个小亭子塞得满满的。亭子是建在半山腰悬崖之上的,亭子下是峭壁,如同刀削。细雨临幸西山,山上山下皆美景,亭子内再也藏不住猎景的目光,有的把脖子伸得老长老长,我真担心这些厚重的好奇心,随时会将亭子推倒。

    很久没有亲历这样的美景了。山下白雾似纱,流动如布,漫过大街,漫过小巷,一下子就把小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天地间如同支起了一顶硕大的青纱帐。那些低矮的楼房已经淡去,影儿都看不着,就连滨江旁那几栋自认为不可一世的摩天高楼,也几乎没入雾中仅剩点头盖儿,一切太飘渺了。雾一丝一丝的还在不断地飘过脚下,仿佛只要不抓住亭子的围栏,就会随它们飞起来。西山上的树一个劲地在细雨中舞蹈,可以看得出,它们是多么的喜欢这场梅雨了。其实我像它们一样,也喜欢这场梅雨。风风雨雨、雨雨风风,它们其一都是不可或缺的,雨虽然下得很坦然,下得很从容,但只要风的一声呼唤,它们也会随之而去毫不犹豫,一起飘过这座山,一起飘过那座山,在这棵树上歇歇脚,在那棵树上唱唱歌,天生就是两小无猜。

    女儿是在温室里长大的,不用再像我们小时候那样,整天光着脚丫风里来,雨里去的。我们小时候,一是家里穷,没有经济能力,置办不了雨伞、雨衣、雨靴那么多物件,二是家中兄弟姐妹多,大家没有现在独生子女那样娇贵。以前女儿看雨,大多是扒在家里的窗台上,数着窗外的雨丝。即使偶尔上学放学遇上雨季,也是被我们用雨伞、雨衣、雨靴等绝缘得让她没有半点接触,生怕某一场大雨会突然间长出一张血盆大口,把女儿吞没似的。这次在西山,女儿完完全全地接触了雨,显得异常兴奋。她与一起挤在亭子里避雨的学生哥姐们,一刻也不闲着,脱下鞋袜,挽上袖管,把小手丫和小脚丫伸入雨中,看着小脚上一朵朵溅起的水花,开心地笑得前俯后仰。我不想制止她,毕竟女儿已经9岁了,面对一些事,也该让她自己拿拿主意,如果我们包办得太多,就像这场西山细雨一样,不会再有重头再来的机会,说错过就错过了。

    真是梅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在下了近一个来小时后,嘎然而止。白雾尽已褪去。西山下,小城清新如画,轮郭分明,街面上已被雨水冲洗过,整洁如镜。已能十分清晰地望得见小城那一边的山了,连山那边的树也能看得清长势。整个西山更像刚沐浴了一场牛奶浴似的,处处洋溢着清香。雨后闻山语,不粉自带香。难得邂逅一场山中雨,自然不会放过闻山语的好机会。于是倚着亭子的美人靠,闭上眼睛,双腿盘坐,努力地做着一个又一个深呼吸,顿感气畅、心舒、络活,如同置身另一天地。那些调皮的少男少女,以为我在修仙,也学着我的模样,但动作尤其夸张,造势而做作。其中一个凑过头来,悄悄问我:“叔叔,你是在练功吗?我在网上看过,那些武功盖世之人在练功时,都是你这模样。”我伸出手指摇了摇,“我不会练功,我是在做深呼唤呢”我说。我的答案是乎不在他们预料之中,让他们略显失望,继而一哄而散,笑声一地,撒落满山风铃。

    西山小道上的台阶被洗刷得很干净,一尘不染,娇娇嫩嫩的,让人心生怜爱。我告诉女儿,这些雨后的台阶,是上山时那些台阶刚刚生下宝贝,女儿很天真,信以为实。下山时,女儿小心小心翼翼地踏着台阶,她说很担心有力踩会把台阶弄疼的。在笑过女儿之后,我感觉到女儿那颗幼小的心里藏着大爱,我不能及。小道两旁的树,显得精神多了,一株株挺拔挺拔的,更有一株在轻风中有意无意地抖动着自己壮实的身躯,仿佛让大家明白只有它才是西山上最棒的物种,而它不知,在它的躯干上早已被人们刻上了一个很明显的砍伐标记,其实它赢了一时却成了永远的输家。山雀却不管那么多,尽管在树林间跳跃着,时不时地冒出一声长鸣,打破着雨后空山的幽静。我们沿着石阶小道而下,既没有带走雨,也没有带走风。细雨西山,虽然见不到阳光,我们却很快乐。就像书上所说,只要心灵打开一扇,心里自然照进很多阳光。

责任编辑 彧儿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组三最多连几把 微信玩时时彩是骗局吗 时时彩后二56注万能码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后四走势试图 时时彩免费计划软件 时时彩投注平台-新疆时时彩近期开奖号码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破解软件 新疆时时彩500彩票 时时彩后三和值走势图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打三星技巧 新疆时时彩三星开奖分布图 时时彩助手版本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