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西游歪记》之灵台方寸山修仙学习班

作者: 林放鹰  发表时间 2014-06-04 18:09:06 人气:
编辑按:
    天生石猴自从在花果山当上了美猴王之后,每天逍遥自在。一日,与群猴喜宴之间,忽然忧恼,堕下泪来。众猴慌忙罗拜道:“大王何为烦恼?”

    猴王道:“我虽在欢喜之时,却有一点儿远虑,故此烦恼。”

    众猴又笑道:“大王好不知足!我等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洲,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间王位所拘束,自由自在,乃无量之福,为何远虑而忧也?”

    猴王道:“今日虽不归人王法律,不惧禽兽威服,将来年老血衰,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一旦身亡,可不枉生世界之中,不得久注天人之内?”

    众猴闻此言,一个个掩面悲啼,俱以无常为虑。

    只见那班部中,忽跳出一个通背猿猴,厉声高叫道:“大王若是这般远虑,真所谓道心开发也!如今世上常有佛、仙、神圣等大能传授修仙之道,可躲过轮回,不生不灭,与天地山川齐寿也。”

    猴王高兴道:“此三者居于何所?”

    老猿道 :“只在阎浮世界之中,古洞仙山之内。”

    猴王听了,满心高兴,决定云游海角,远涉天涯,务必访此三者,学一个不老长生,常躲过阎君之难。噫!此念动,前途通,顿教跳出轮回网,致使齐天大圣成。众猴鼓掌称扬,齐道:“善哉”。

    第二天,猴王便教小的们执枯树,扎松筏,存果品,渡远洋,寻仙去也!此行辛苦不足为外人道,曾驾小筏先后横渡大西洋、太平洋,在荒山野岭餐风露宿,在在大城小县乞讨渡日,一去八、九年,始终未见仙缘。

    一日,游逛至西牛贺洲地界,忽见一座高山秀丽,林麓幽深,奇花瑞草,修竹乔松,巉崖苔生,幽鸟鸣啼,果是好山。心想此山起伏峦头龙脉好,必有高人隐姓名。正观看间,忽闻得林深之处有人言语,急忙趋步穿入林中,侧耳而听,原来是歌唱之声,歌曰:“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转眼学校轰隆不见了!”

    猴王听得此言,满心欢喜道:“神仙原来藏在这里!”即忙跳入里面,仔细再看,乃是一个身穿儒衫的樵子,头戴箬笠小帽,脚穿耐克跑鞋,在那里举着一把宣花巨斧在砍柴。看那动作优雅雄健,似儒、似樵、似侠、似神经病!神仙的举动凡人果然难以理解。

    猴王冲上前叫道:“老神仙,弟子起手!”

    那樵汉慌忙丢了巨斧,转身答礼道:“不当人,不当人!我拙汉衣食不全,怎敢当‘神仙’二字?”

    猴王道:“你不是神仙,如何说出这么寓意深刻的话来?”樵夫道:“我说甚么神仙话?”

    猴王道:“俺才来至林边,只听的你说:‘早早早,上什么学校,学校忽然不见了。’如此神奇,非神仙而何?”

    樵夫怒道:“卧槽!我在那学校,白花了十多……”,忽然眼珠一转笑道:“我白花了十多年在斜月三星学校修仙学习班里,也没学到很高深的仙术,是我灵根太差了!”

    猴王大喜过望,道:“果然有神仙,但望师兄指与我那神仙住处,却好拜访去也。”

    樵夫道:“不远,不远。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学校,那学校中有一个神仙,称名须菩提祖师。那祖师出去的徒弟也不计其数,见今还有三四十人从他修行。你顺那条小路儿向南行七八里远近,即是他家了。”

    猴王用手扯住樵夫道:“老兄,你便同我去去,若还得了好处,决不忘你指引之恩。”

    樵夫道:“你这汉子,甚不通变。我方才这般与你说了,你还不省?假若我与你去了,却不误了我的生意?我要斫柴,你自去,自去。”

    猴王听说,只得相辞,自寻去也。猴王走后,樵夫吐唾于地,骂道:“那老骗子骗了我十多万元,还给他白干了几年的粗活,啥也没学到,净长了一身力气,现在介绍这傻2去,足证吾道不孤!”一边说着,愤愤然去了。

    猴王出深林找上路径,过一山坡,约有七八里远,果然望见一座洞府,只见门外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奇花布锦,瑶草喷香。石崖突兀青苔润,悬壁高张翠藓长。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细观灵福地,真个赛天堂,果真好去处。

    又见那洞门紧闭,静悄悄杳无人迹。忽回头,见崖头立一石碑,约有三丈余高,八尺余阔,上有一行十一个大字,乃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学校”。美猴王十分欢喜道:“此间人果是朴实,果有此山此学校。”看勾多时,不敢敲门。且去跳上松枝梢头,摘松子吃了顽耍。

    少顷间,只听得呀的一声,大门开处,里面走出一个仙童,高叫道:“甚么人在此搔扰?”

    猴王扑的跳下树来,上前躬身道:“仙童,我是个访道学仙之弟子,更不敢在此搔扰。”

    仙童笑道:“你是个访道的么?”

    猴王道:“是。”

    童子道:“我家师父正才下榻登坛讲课,还未说出原由,就教我出来开门,说:‘外面有个修行的来了,可去接待接待。’想必就是你了?”

    猴王笑道:“是我,是我。”

    童子道:“你跟我进来。”却在心中嘀咕:“师傅叫我见了每个人都这样说,不知啥意思?可能是因我智商还是太低了……”一边嘀咕,一边热情的带猴子进内。

    这猴王整衣端肃,随童子径入学校洞天深处观看: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说不尽那静室幽居。直至瑶台之下,见那菩提祖师端坐在讲台上,两边有三十个小仙侍立台下。果然是: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美猴王一见,倒身下拜,磕头不计其数,口中只道:“师父,师父!我弟子志心朝礼,志心朝礼!”

    祖师道:“你是那方人氏?且说个乡贯姓名明白再拜。”

    猴王道:“弟子乃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氏。”

    祖师喝令:“赶出去!他本是个撒诈捣虚之徒,那里修甚么道果!”

    猴王慌忙磕头不住道:“弟子是老实之言,决无虚诈。”

    祖师道:“你既老实,怎么说东胜神洲?那去处到我这里隔两重大海,一座南赡部洲,如何就得到此?”

    猴王叩头道:“弟子飘洋过海,登界游方,有十数个年头,方才访到此处。”

    祖师心想:“既是能行至,想来行囊颇丰的罢。”便道:“既有此恒心,足证修仙盛意,也罢!你姓侯吧?”

    猴王道:“不是。”

    祖师又道:“你姓胡吧?”

    猴子道:“也不是。”

    祖师手拈胡须,笑咪咪地说:“那你肯定姓孙了!”

    猴王大惊失色:“唉也,这太神了!我的妈哟(不对,我没妈啊) !噢,买糕的!连我姓啥都知道,不愧是神仙!”

    祖师心里抹把汗,想道:“猴子的侯,猢狲的胡与孙,再不中,也没辙了。”跟着慈祥地说:“你叫什么名字?”

    猴子道:“我自己取了个小名,叫行者。”

    祖师道:“入得我门,现赐你一个名字,叫无空吧(永不落空的意思)!”

    猴子欢欣雀跃:“孙悟空啊,这名字太好了!”

    祖师笑咪咪道:“参加我们学校的修仙学习班,要收学习费九十九万九千九百元九十元,打八折,优惠价,童叟无欺。你准备付现金还是刷卡?”

    悟空一听,懵了!“弟子没钱啊!”

    祖师怒道:“你过两大洋,几千里路,不是坐飞机坐轮船,你怎么过来滴?”

    悟空委屈道:“弟子从山上出来,因为没钱,就撑着木排过来了。”

    祖师脸色一暗,不过看见悟空显得瓷实的身体,转为和颜悦色,道:“没钱也没关系,可以边干活顶学费!”心想,白捡个不要工资的工人也不错。

    随即,那祖师即命大众引孙悟空出二门外,教他担水扫地砍柴煮饭洗衣之节,众仙奉行而出。悟空到门外,又拜了大众师兄,就于廊庑之间,安排寝处。次早,即扫地锄园,养花修树,寻柴燃火,挑水运浆,凡仆佣所干之事无一不备。在洞中不觉倏六七年。

    一日,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弟子仙童,开讲大道。真个是讲得地涌金莲,天花乱坠。孙悟空在旁闻讲,抓耳挠腮,手舞足蹈。忽被祖师看见,叫孙悟空道:“你在班中,怎么颠狂跃舞,不听我讲?”悟空道:“弟子诚心听讲,听到老师父妙音处,肚子咕叫共鸣,故不觉作此踊跃之状。望师父恕罪!”

    祖师道:“你既识妙音,我且问你,你到洞中多少时了?”悟空道:“弟子本来懵懂,不知多少时节,只记得灶下无火,常吃饭不饱,故去山后寻得一大片桃树,我在那里吃了七次饱桃矣。”

    祖师道:“那山唤名烂桃山。你既吃七次,想是七年了。你今要从我学些甚么道?”悟空道:“但凭尊师教诲,只是有些道气儿,弟子便就学了。”

    祖师道:“‘道’字门中有三百六十旁门,旁门皆有正果。不知你学那一门哩?”

    悟空道:“凭尊师意思,弟子倾心听从。”

    祖师道:“我教你个‘术’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术门之道怎么说?”

    祖师道:“术字门中,乃是些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理。”

    悟空道:“似这般可得长生么?”

    祖师道:“不能!但可以快速致富!”

    悟空道:“不学,不学!”

    祖师又道:“教你‘流’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又问:“流字门中是甚义理?”

    祖师道:“流字门中,乃是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墨家、医家,或看经,或念佛,并朝真降圣之类。”

    悟空道:“似这般可得长生么?”

    祖师道:“若要长生,也似壁里安柱。”

    悟空道:“师父,我是个老实人,不晓得打市语。怎么谓之‘壁里安柱’?”

    祖师道:“人家盖房欲图坚固,将墙壁之间立一顶柱,有日大厦将颓,他必朽矣。虽不长生,但学之必名满天下,前途无量!”

    悟空道:“据此说,也不长久,前途无亮!不学,不学!”

    祖师道:“教你‘静’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静字门中是甚正果?”

    祖师道:“此是休粮守谷,清静无为,参禅打坐,戒语持斋,或睡功,或立功,并入定坐关之类。”

    悟空道:“这般也能长生么?”祖师道:“也似窑头土坯。”

    悟空笑道:“师父果有些滴哒。一行说我不会打市语。怎么谓之‘窑头土坯’?”

    祖师道:“就如那窑头上,造成砖瓦之坯,虽已成形,尚未经水火锻炼,一朝大雨滂沱,他必滥矣。虽不长生,但学此一术,必身体健康,幸福无限!”

    悟空道:“也不长远。不学,不学!”

    祖师道:“教你‘动’字门中之道如何?”

    悟空道:“动门之道却又怎么?”

    祖师道:“此是有为有作,采阴补阳,攀弓踏弩,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进红铅,炼秋石,并服妇乳之类。”

    悟空道:“似这等也得长生么?”

    祖师道:“此欲长生,亦如水中捞月。”

    悟空道:“师父又来了。怎么叫做‘水中捞月’?”祖师道:“月在长空,水中有影,虽然看见只是无捞摸处,到底只成空耳。虽如此,学此一术必生活健康,性福无限!”

    悟空道:“也不学,不学!”

    祖师闻言,“操!”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暴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

    唬得那一班听讲的,人人惊惧,皆怨悟空道:“你这泼猴,十分无状!师父传你道法,如何不学,却与师父顶嘴!这番冲撞了他,不知几时才出来呵!”此时俱甚报怨他,又鄙贱嫌恶他。

    悟空一些儿也不恼,只是满脸陪笑。原来那猴王已打破盘中之谜,暗暗在心。所以不与众人争竞,只是忍耐无言。祖师打他三下者,教他三更时分存心;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上者,教他从后门进步,秘处传他道也。

    当日悟空与众等,喜喜欢欢,在三星仙洞之前,盼望天色,急不能到晚。及黄昏时,却与众就寝,假合眼,定息存神。山中又没打更传箭,不知时分,只自家将鼻孔中出入之气调定。约到子时前后,轻轻的起来,穿了衣服,偷开前门,躲离大众,从旧路径至后门外,只见那门儿半开半掩,悟空喜道:“老师父果然注意与我传道,故此开着门也。”即曳步近前,侧身进得门里,只走到祖师寝榻之下。见祖师蜷部身躯,朝里睡着了。悟空不敢惊动,即跪在榻前。那祖师不多时觉来,舒开两足,口中自吟道:“难,难,难!道最玄,莫把阿堵作等闲。不遇至人传妙诀,虚言口困舌头干!叹,叹,叹!赚钱难,欲寻孔方心气残。空怀致富玄妙经,百年如梦意姗澜!”

    悟空应声叫道:“师父,弟子在此跪候多时。”

    祖师闻得声音是悟空,即起披衣盘坐,喝道:“这猢狲!你不在前边去睡,却来我这后边作甚?”

    悟空道:“师父昨日坛前对众相允,教弟子三更时候从后门里传我道理,故此大胆径拜老爷榻下。”

    祖师听说十分惶恐,暗自寻思道:“这厮果然是个天地生成的,不然何就赖皮之致死缠烂打?”

    悟空道:“此间更无六耳,止只弟子一人,望师父大舍慈悲,传与我长生之道罢,永不忘恩!”

    祖师道:“今日坛前所述已是为师平生所精之术,实无长生之道。”

    悟空:“弟子自入学校凡七载,为牛作马,含辛茹苦,一点精诚全为求长生成仙之术,如今师傅不肯成全弟子,那请恕弟子无礼了!”说完,从身后取出一只烂凳脚来……

    祖师赶忙道:“你今有缘,我亦喜说。既识得盘中暗谜,你近前来,当传与你长生之妙道也。”

    悟空丢开凳脚,叩头谢了,洗耳用心,跪于榻下。祖师从柜子里翻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籍,珍而重之交给悟空,道:“此修仙秘芨,为师穷一生之力而未能参悟一二,望你善加珍惜,勤奋操练,早日修成长生大道!”

    悟空望着秘本上面《七十二变神功大法》几个大字,心灵福至,对祖师拜谢深恩,即出后门观看。但见东方天色微舒白,西路金光大显明。依旧路转到前门,轻轻的推开进去,坐在原寝之处,故将床铺摇响道:“天光了,天光了!起耶!”那大众还正睡哩,不知悟空已得了好事。当日起来打混,暗暗维持,子前午后,勤练不缀。

    却早过了三年,悟空始终未能修得入门,某夜复潜入祖师榻前,惊醒 祖师,悟空道:“弟子愚昧,望祖师灌顶开窍。”

    祖师望着悟空背在后面的右手,沉吟道:“为师今传你祖传仙丹一丸,助你早修成金丹大道!”

    悟空道谢接过后,喜孜孜回房。

    祖师沉着脸,心想:“这一强效改天换地大力神丸,是我从一古代神奇遗址获得,一直都不敢使用,这次吃了不死算你便宜,死了算你倒霉!”

    悟空打坐至深夜,将身体状态调至最佳,然后服用秘丸。只见一时间,直觉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欲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又觉赑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百般苦楚下,悟空惟坚持一点真灵不灭,历经八九七十二般地狱痛苦,终于挺了过去,守得云开见月明,全身细胞变大胞,平添一万年功力,随后将七十二般变化都学成了。这也是猴子天生灵石仙胎,体质特殊,换了另外一个人吃下神丸,必十死无生。

    又五年后,悟空终于所学大成,在灵台方寸山倾月三星学校修仙学习班正式毕业,遂向祖师辞行。祖师一边递过毕业证书,一边低声说:“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诅咒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心想:“这猴子如惹出祸端,仇家打上门来,某家却无自保之力也!”

    悟空道:“决不敢提起师父一字,只说是我自家会的便罢。”心想:“如此一师傅,说出空臊脸皮,不说也罢!”

    悟空辞别祖师,即抽身,捻着诀,丢个连扯,纵起筋斗云,径回东胜花果山水帘洞。有诗云:

    去时凡骨凡胎重,得道身轻体亦轻。

    举世无人肯立志,立志修玄玄自明。

    当时过海波难进,今日回来甚易行。

    别语叮咛还在耳,何期顷刻见东溟。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是官网吗? 重庆时时彩后一万能码 新疆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彩龙虎啥意思 山东11选5走势图 黑彩玩法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机选号码查询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三星 新疆风采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皇恩娱乐 新疆时时彩组选走势图 时时彩在线单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