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神话改编,鬼话连篇

作者: 毛疏狂  发表时间 2014-10-27 14:54:03 人气:
编辑按:更像一篇优美的散文,构思奇巧,结尾稍觉得仓促
    我从混沌中醒来,睁开双眼,周遭一片虚无。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这个广袤的世界,似乎我就是唯一的生命。

    我从何而来,又为何而来?我无数次的问,得不到回答。我不断重复着沉睡,醒来的过程,世界也从未因此有任何变化。

    终有一天,我不堪忍受这无尽的空虚。我的愤怒化为巨斧,将这混沌劈分开来。一上一下,一为天,一为地。天空高远,大地辽阔,却愈发映衬出我的孤独。除了继续开辟,我再也找不到什么事情可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天每日升起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我也每日增高一丈。我双手擎天,两脚踏地,支撑着这个世界不再崩塌。

    又过了不知多少年,天高地厚,我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终于要结束了吗?当我的身体化作点点荧光消散天际,我露出一抹解脱的微笑。

    这个世界,我来了,开天辟地,然后倒下。呼吸化为春风云雾,声音变作九天雷霆。左眼变成太阳,普照大地,右眼变成月亮,点亮夜晚。骨骼身躯化作山川五岳,树木花草,万千发丝变幻星辰,点缀夜空,滚滚热血变化江河湖海奔腾不息。纵然终有一日会消逝,我血仍未冷。

    何为生?何为死?生与死到底是一条看不见终点的线还是一个循环的圆圈?

    我相信每一次死亡都是一次生的开始,我也相信生其实都不过只是死亡的另一种延续。当我再一次从混沌中醒来,眼前终于不再是虚无,有山有水,有花有木还有一个老道。道人面容慈祥地看着我,轻轻唤着我从未听过的几个字:“造化玉碟。”我很庆幸,因为自己不再孤单,所以我跟着他走了。

    道人在三十三天外设立了一座紫霄宫殿,演化三千大道传授弟子。他弟子很多,大家都尊称他为鸿钧老祖。许多年以后,他改了一个名字:道!我不明白“道”是什么意思,想来也是很厉害的样子。但自他改名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只能跟着他的徒弟厮混。

    我看见一位蛇尾人身的女子甩泥为人,炼石补天,也看见不甘战败的神明一头撞死在不周山上。

    伏羲发明工具,神农勇尝百草,一个叫燧人氏的神明为蒙昧的人类带去了火光。

    我看见诸神之战,东皇太一驾着天火战车南征北战,驰骋沙场。妖孽横行,三足金乌现身于世,天空中挂起十个太阳。我找到一个名为后羿的勇士,赠他神弓宝箭,诛杀邪魔,射下太阳。

    后羿谪居下凡,深觉对不起妻子,向我求得长生不老药。岂料这个妇人耐不得清苦,一气儿吃光了仙药,飞到了月亮之上。

    我又看见天下大旱,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与日逐跑,想要摘下太阳。然而喝光黄河、渭水,终究还是渴死在大泽旁。那雄伟险峻的高山是他的身躯,那片超然物外的桃林是他的手杖。

    我知道有个姑娘,淹死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死后化为飞鸟,日夜衔石投海,声声哀叫。我还知道一个将军,被人斩了头颅依旧不肯服输,以乳为眼,以脐为口,高声呼喝着:“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敌寇不灭,不惧死亡!”

    不知道何时开始,人类繁衍生息,人丁兴旺。他们农耕畜牧,依靠着黄河、长江。他们的祖先叫做炎黄。

    然而天道无德,水火无情。水灾肆虐,生灵涂炭。我惊异这些个高高在上的所谓圣人,居然对此不闻不问。难道就如同老子所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眼观神州大地水患频发,一片汪洋,却甘愿袖手旁观。这就是所谓天道?

    好在有个叫大禹的青年挺身而出,毅然决然地挑起了治水的重担,三过家门而不入,历时十三年,把洪渊填平,河道疏通,使水由地中行,经湖泊河流汇入海洋。

    何谓妖魔?何谓仙佛?同为圣人,为何却偏偏私心作祟?大道三千,为何找不到一条容我泅渡?我看透了所谓圣人的无耻嘴脸,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忍受他们约束。依旧是愤怒,我的愤怒变幻成诛仙剑阵,杀气凛然。我要让这剑刃毫不留情地刺在那些所谓圣人的身上。

    然而,这一次,我输了。道来了,如同多年前一样身穿一袭紫衫,恍若凡人又不带一丝烟火气。风淡风清地一指点在我的眉心。我很想问他,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这到底是为什么?却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口。

    我又一次从沉睡里醒来,这一次我变成了一只猴子。我本想做个不揽俗事,超然物外的逍遥美猴王。岂料,天道将我生生逼迫成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这就是我所创造的世界?这就是道所谓的道?为何那些所谓神明,不肯给我们这些妖类一些活路?

    我突然有一种想要毁灭世界的冲动,虽然我已经没有了这样的能力。至少我也要把这世界搅得地覆天翻。可到了最后,我又输了。佛祖看似祥和地笑着,内地却阴冷地用猴子猴孙们来威胁我。罢了,终究是我害了他们。我不愿花果山化为焦土,甘愿被压在五指山下受五百年风吹雨打。但我的心终究不会屈服,这个如来,莫不是以为我忘了他就是当年在我诛仙剑阵前瑟瑟发抖的接引道人?

    后来,我遇见了一个和尚。一个前世敢质疑佛法的和尚,他很对我的脾气。我跟着他走了,路上遇到了两个同样被天庭压迫的神仙。我曾经天真的以为,他们和我一样。然而慢慢接触下来,我才发现,他们早已经被天庭驯服得服服帖帖,甘愿做他人的鹰犬,再不敢生出什么怨念。

    天地之大,竟无我容身之所。世人之多,竟无一人能与我共鸣。我再一次清楚感觉到一种名为孤独的情绪。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一个紫霞。没有什么五彩祥云,没有什么踏霞而来,有的只是一份简简单单的怦然心动。你能想象一头桀骜不驯,不屈于世俗,屡败屡战,心里满是孤独的猴子和一个不谙世事,同样也不畏世俗,只是一味地向往憧憬爱情的仙子相遇吗?

    我兴奋极了,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知己,找到了那个知我懂我爱我的人。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还是要把她夺走?我已经无力再战,我已经屈从于你们的淫威,为何还要逼我?

    我从未像此刻这般想要杀人,想要破坏,想要毁灭。我可以冷眼看着你们对我做出种种审判,也可以任由你们折磨。可我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己心中挚爱被你们夺走。当一袭红影从高台跌落,当头上的金箍寸寸缩紧,痛得不仅仅是头,更是心。

    我发了疯似得对着牛魔王一阵痛殴,打得他奄奄一息,打得自己筋疲力尽。他笑了笑说:“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还记得你是谁吗?你不是什么狗屁孙行者?你是齐天大圣美猴王孙悟空啊!你看看你现在哪有一点点战无不胜的气势?你就像一条狗,一条被天庭驯服的狗!”

    我用力捏紧自己的双手,捏得骨节发白,鲜血淋漓。我突然想起紫霞说她爱的人是一个盖世大英雄,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可惜我早已不是齐天大圣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是那个不堪寂寞,不堪忍受黑暗,怒而一斧头开天辟地的盘古?是那个亲手创造神族的造化玉碟?还是那个不屑与其他圣人同流合污,高傲孤清摆出诛仙剑阵的通天教主?亦或者,我什么都不是!

    我扛起金箍棒,走向远方,心里一阵凄凉。背后传来牛魔王的声音:“你自己小心点,他们是不会允许有不服从者出现的!”我的身形顿了顿,随即义无反顾地向前方走去。就算知道真相,我又能如何,我不过是一只可笑的猴子罢了。

    ······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我看过无数年花开花谢,见过太多的压迫与抗争。

    一个少年,父亲是人,母亲是仙。母亲为天庭囚禁,他为了营救母亲,全家团聚。在我洞府前苦苦跪了二十年,求我帮他。我为他的孝心所动,取出那把开天辟地的斧头予他。他全家团聚,我在西方极乐受五百年闪电雷霆。

    一条白蛇,一位医者。前世回眸注定今生情缘,奈何人妖相恋天道不容,无缘手牵。于是大雷音寺,洪水滔天。守得百年,奈何桥上相见。我做客地府,焰浆焚身五百年。

    一个是七仙女,一个是董郎。一位是天上织女,一位是人间牛郎。一对硬把天仙配,一对七夕鹊桥来相会。可怜我受尽苦难,有口难言。

    我见过地府秦判爱上人间女子,见过倩女幽魂、白狐恋人,皆为一个情字,皆为短暂相守,也都因为那所谓天道,那所谓天条规章,魂飞魄散。

    我也见过许许多多上位者尸位素餐,对人民予求予取,榨取下属的剩余价值。我苦恼、我愤懑、我恨却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无能为力。

    终究我只不过是一只愤世嫉俗,厌弃天天框框的猴子。纵然心中再如何不平,又能够如何?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cpzyrj 新疆时时彩几点开始 新疆时时彩淘宝彩票为什么暂停销售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玩法说明-上牔採网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皇恩娱乐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助手3.1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多久开一期 新疆时时彩在线直播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五星如何杀号 新疆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微信时时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