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大闹天宫新编

作者: 毛疏狂  发表时间 2015-03-24 11:40:52 人气:
编辑按:
    这里地处五行山,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方圆百数里之内,渺无人烟,群鸟飞绝 ,妖气肆虐,百兽退避 。眼下这个时节,晚上天寒地冻,白天飞石乱走。然而就是这处数十年乃至百年难见一个活人的绝地,今天却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客人。

    此人身着一身白衣,手握一把纸扇,腰上系着香囊和玉佩,一看成色就知道不是什么凡品。眼神平和而深邃加上脸上那抹浅浅的笑容,透着一股深藏不露的味道。像书生又像是豪门阔少,偏又带着种不食人间烟火,跨出世俗的超然气质。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如何而来。足不沾尘,衣不落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就好似闲庭信步,双脚一迈,人已经消失在十里之外。飞沙走石都像是长了眼睛,自动从他身边绕过。

    远远望去前方矗立着五座险峻的山峰,巍峨雄伟,高耸入云,凝神细看也看不见峰顶。山峰之间间隔不算太远,自远处打量就像是一个人的手掌,五根手指参差不齐,极好分辨。山峦里冒着十数股浓厚的黑烟冲天而去,几与天空相接。空气里弥漫着暴虐狂躁的气息,走得愈近,气息愈发沉重。寻常修炼者只要稍稍走近,就会被这毁灭性的能量牵动心神,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未见白衣青年怎么吃力,依旧那么闲适地行进,似缓实快。几个脚步腾挪间,山峰就已经近在眼前了。青年正待走近,右脚刚刚抬起,天空中一道金光打下,伴着梵音无数,莲花朵朵将他生生弹开后退几步。青年皱皱眉,心底暗暗思忖:“这应该就是西方佛主的结界了,果然厉害非常。”

    白衣青年将折扇收拢,右手中指食指并拢,二指向那金光轻轻一戳。二指先是一顿,随即只听“砰“地一声轻响,青年修长白皙的二指如若无物地穿了过去。那些个金光,莲花瞬时仿若一面被打碎的镜子,然后化作点点荧光消散于天地间。

    “嗖嗖嗖嗖“紧接着又是四道神光从山峦中飞出,将白衣青年团团围住。待稳住身形再去看时,却是四个银甲银盔,手执金枪,英姿飒爽的天兵。领头那个当先历喝出声:”此处乃是羁押当年大闹天宫妖猴孙悟空的禁地。未有玉帝、佛祖法旨,不得擅闯!“

    青年仿若未闻,手中折扇一展开,冲着四个天兵只那么轻轻一拂。四个天兵就顿在原地不能动弹了。青年收起折扇,抬步便走,行了不过三、四步,身躯一震,顿在原地,面上不变的笑容渐渐收敛。

    顺着青年的目光看去,只见山脚下开了一个小小的洞。洞不算大,也就跟狗洞一般大小。洞里伸出一个猴头,满面污秽,毛发卷在一起,正伸长着舌头接露水。看这凄惨模样,谁敢想象眼前这个猴头就是当年那个称雄天下,威风凛凛,大闹凌霄宝殿的东傲胜洲花果山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英雄一时,却落得眼前这般模样。想来平日里没少有人在背后偷偷奚落嘲笑。青年静静看着猴头,不言不语,眼神里透着复杂难言的意味。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见得他面上的平和渐渐消失,双拳紧攥,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俯瞰天下、傲视群雄的气势。双眼漠然不带一丝生气,往着定在原地的四个天兵轻轻一扫。四个天兵瞬间湮灭在几股黑烟中,身殒人灭,魂飞魄散。

    青年走上前,也不与那猴头多言半分,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堆桃子、琼浆玉露轻轻放在地上。随即纵身一跃,腾云架雾却是直奔那南天门去了。全然没有理会孙悟空在背后叫喊。

    却说玉帝、王母高坐在凌霄宝殿上设宴摆席,众位仙卿,九天诸神一应在列。庭下几个仙女正在起舞翩翩,好一幅惬意闲适的画面。正此时千里眼、顺风耳二将走进来回报:“陛下,我二人奉命探听妖猴动静。却不曾想到有一位白衣怪客闯入五指山,破了佛祖的结界,连带着看守妖猴的四位银甲天兵都一气儿杀了。现在正气势汹汹冲着我南天门而来。”

    自孙悟空大闹天宫被压五指山以来,哪里还有人胆敢如此狂妄挑衅天帝权威?天帝听罢,大动肝火,不由拍案而起:“何方宵小胆敢如此猖狂?竟不把朕放在眼里,实在是放肆。 众位卿家,谁替我去将此狂徒拿下?”

    庭下九曜星君、巨灵神、雷公排众而出:“臣等愿替陛下分忧,定将那白衣怪客捉来治罪!”许是被当年孙悟空那一闹给打怕了,谁也没说什么单打独斗之类的话。各自唤出法宝神兵抱成一团向着南天门飞去。

    须臾而至,只见得那南天门血光大盛,地上横七竖八倒了不少天兵的尸首,负责把守南天门的金甲天将被他平日里所用的金枪钉死在一根大柱之上,殷红的鲜血静静淌满了南天门每一寸土地。如此惨景,不由地让不食人间烟火的众仙都倒吸一口凉气。

    白衣怪客静静浮在空中,负手而立,面上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身上那袭白衣依然是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一点也看不出有过厮杀打斗的痕迹。

    火德星君将诸位仙人拉在一旁,压低声音低语说:“我观此人行事比那妖猴更为狠辣凌厉,想来绝不是什么简单的小角色。待会儿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压箱底的本事都施展出来,切莫着了对方的道!”

    白衣青年六觉敏锐,早把火德星君的话听得真真切切。当下也不揭破,闲暇以待,只是玩味地笑着。眼神从诸神身上一一掠过,被他用眼神扫过的人,只觉浑身发凉,后背汗毛根根倒竖。

    九曜星君等稳住阵势,装出一幅底气十足地模样:“何方妖魔胆敢妄杀天兵,擅闯南天门?速速束手就擒,还能饶却你一条性命!“

    “叫你们玉帝亲自出来与我说话,你们还没有这个资格!“白衣青年说完这句话,自去闭目养神,露出懒得搭理众仙的神情。

    这边巨灵神早已是按捺不住,一声暴喝:“好狂妄的小儿,先吃我一板斧!”话音未落,一门巨斧早往着那半空中的白衣青年劈去,挟裹着呼呼风声,雷吼电啸。令人毫不怀疑,一斧头斩下去,青年当即身首异处。

    眼见斧头即将临身,白衣青年不闪不避,一声冷哼在众仙脑海中炸响:“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众仙的动作为之一滞。趁着这阵功夫,青年伸出右手轻轻一捏。一时间,风停了,雷歇了,似乎连时间都出现了片刻的凝固。那重逾千斤的巨斧竟然就这么被青年稳稳抓在手中,任巨灵神怎么使力都纹丝不动。

    白衣青年就着斧刃一个使力就将那头握着斧柄的巨灵神易如反掌地挑将起来。巨灵神心中大惊:“当年孙悟空大闹天空,不管怎么说都有点仗着神兵锋利的味道。眼下这位,还没施展手段,仅凭着这份气力就足可以称雄三界了。“

    九曜星君等人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九位星君外加雷公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把那白衣青年从上到下,从前至后团团围住,摆开一个阵势,正是星君们赖以成名的合击绝技。天庭之内,自二郎神以下还没有一个人敢与之硬撼。雷公挥动背后双翅,用雷电不时地发出些干扰。这也不是什么普通的雷,乃是天地间自然产生的九天神雷。莫说凡体肉身,纵是那大罗金仙也禁不住几下劈的。

    白衣青年怡然不惧,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黝黑的铁棍,只往着那人群里那么一扫。什么九曜星君,什么雷公巨灵,通通被这一棍扫得倒飞而回,一边飞一边吐血。

    那边玉帝还在等着捷报,未曾想几位神仙身负重伤而归,口中还惊呼:“陛下,臣等无能。那妖魔法力通天,比那孙猴还要厉害几分。我等奋力一战,依然抵抗不住!”

    一听此言,九霄宝殿上像炸开了锅。不少神仙尽皆惊慌失措,众说纷纭。有说去请西方佛祖的,有说封一个有官无禄的闲职先行安稳的,还有几个积极请战的。玉帝看来看去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章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当此时看见庭下一老者独坐一方默然无语,却是那兜率宫太上老君,不由出言相询:“不知老君怎么看?”

    此言一出,殿上一下子就安静了,落针可闻。大家都转过身子盯着老君,看他能出个什么办法。太上老君眼观鼻,鼻观心,吊了众仙半天胃口才不急不缓地开口说道:“那妖猴神通广大,不知师承。于下界占山为王,兴风作浪时倒是结拜了几位弟兄,唤作七大圣。这几位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妖猴那般本事的也不过排在其中最末之数。我看这白衣怪客不是妖猴师门中人,就是那七大圣中其中一位。”

    太白金星接过话茬:“这妖猴师门,谁也不知。不过当初妖猴被我们招安做了齐天大圣,七大圣手下妖族联军多因此伤亡惨重。妖猴那般背信弃义,其余六圣心中不知道有多记恨。能够去看他就已经算是顾念结拜那点情意了,谁还肯给他出头?“

    “轰隆“凌霄殿的大门洞开,外面把守的几十位天兵天将倒飞进来。随即白衣青年也从门外走了进来,张口言道:”太白金星此言不错。当年你天庭假以招安之名,将那猴头引到天上,使得我妖族联军元气大伤。若说我们几位兄弟对他没有恨一丝记恨,三界之中恐怕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说完转过身看向玉帝,眼中已是怒火四溢:”但是不管我们兄弟间有什么心结仇怨,怎么都轮不得你们天庭来欺压他。本王的幺弟,你竟敢让他给你牵马执鞭做那什么鸟什子弼马温,端的是好生威风啊!“言及此处,白衣青年一声冷笑,手中黑铁棍一扫又拨飞几个神仙,脚步迅疾挪起冲着龙椅上的玉帝逼去。

    诸神众仙哪还敢让他上前,这边跃出二郎神,那边蹿出个哪吒三太子,托塔天王、四大天王、二十八宿外带不知多少天兵天将把那白衣青年围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白衣青年冷眼环顾四周,口中叫骂不停:“都是三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净做些没皮没脸的事情。姑且不论那猴子妖品如何,单论这以单对多的豪勇就配得上英雄二字,也无愧做本王的小弟。纵然是败了,也不该遭到如此虐待!你们这些神仙一个个把那冠冕堂皇的仁义道德挂在嘴边,却哪里有半分仁慈?花果山那些妖类何罪之有?方圆百里之内的生灵何罪之有?就为了你们的口中所谓仁义,竟将这花果山百里之内化为焦土!苍生何辜?如此行径,却是连我妖魔都不如!何为神圣?何为妖魔?今日,且让本王来替天行罚,还苍生一个公道!”

    诸神众仙被白衣青年这番话说得面红耳赤,羞怒至极,手下的动作更加狠辣起来。白衣青年挥舞着铁棍酣战着九天诸神,斗得兴处不时连连狂吼。虽千万人吾往矣。战!战!战!何惧之有?这战意滔天,豪情壮志可让三界为之风云变色!

    诸神众仙武艺高深,白衣青年却也半点不差,手中那根铁棍使得行云流水加上天生神力,哪个敢与他硬拼?以血肉之躯硬抗住哪吒和二郎神几个猛招,转身不管不顾就是一通连削带打。这幅以命搏命的狠辣决绝,让打惯了漂亮仗的天庭诸神叫苦不迭。

    这一战直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三天三夜,战斗不歇。那叫一个惨烈!

    终于,诸神众仙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剩下几个没死地也都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无力再战。白袍青年浑身浴血,脚步有些踉跄,头顶上不知在哪个时候冒出一对闪闪发亮的牛角。正是那西贺牛洲、翠云山、积雷洞之共主,七大圣之首,孙悟空的结拜大哥、平天大圣大力牛魔王。

    牛魔王拿起混铁棍冲着九霄宝座上的玉帝一指,露出一副睥睨天下,气吞山河的架势:“你不敢来见我?那本王就亲自来找你!今日乱你这天宫者,不是别人,正是我平天大圣牛魔王。他日若是再敢有慢待我妖族之事,本王必率天下百万妖兵亲临此处。以我魔血染青天!”说完,收了棍子,威风凛凛地走出凌霄殿。无论九天诸神,还是海外散仙,何人敢阻拦他一步?

    出了南天门,牛魔王望见远处彩霞朵朵,渲染得天边一片火红,煞是好看。目光往地上不经意一扫,正望见五指山下狼吞虎咽的猴子,喃喃道:“悟空,你前番做了错事,使得几位兄长对你记恨,妖界已经容不得你,为兄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至今时今日,你我兄弟情分也算是尽了。以后行事多多思量,你各自珍重,好自为之。以后江湖再见,却不知是敌是友,只能各安天命了!”••••••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最早开奖号 时时彩防连挂计划打法 新疆11选5开奖一定牛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福利彩票双色球 www%2e新疆时时彩 时时彩012路实战技巧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两星和值表 新疆时时彩五星号码走势 3d杀号定胆360百位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明天96期吗 时时彩走势皇恩娱乐 新疆时时彩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