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属于天空的孩子

作者: 任光年  发表时间 2015-07-09 21:38:04 人气:
编辑按:
    我打开水龙头,在木梳上沾了沾水。

    还没来得及触到他的头发,水滴就迫不及待地从梳子上滴落下来,顺着他的发丝滑下,在他洁白的衣领上绽开来。

    他的头发很柔顺,安静地伏在他的面颊和脖颈上。

    他的发色很特别,是火红色的。散发着一股清香,也是一种很特别的清香。

    “我又做梦了。”他闭着眼睛轻轻地说。他的睫毛很长,像他的眼睛一样微微向上翘着。

    “我梦见的天空像勿忘我花一样澄澈湛蓝,孤零零地飘着一朵火烧云。”他忽然睁开双眼,琥珀般的眸子闪着晶莹的水泽,“那朵云说,他很想找到自己的麦田,可他却总是错过。”

    我把他的刘海梳到他的耳后,微笑着说:“别想那么多。明天我带你到乡下去玩。”

    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他:他的头发有着天空的味道。

    坐了两个小时的火车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推醒了熟睡的男孩,和他一起下了火车。

    麦香扑鼻而来。他看着眼前金黄的麦浪,有点愣愣的。

    “这是我的家乡。”我说,“现在是晒麦的季节,这是最后一片麦田了。”我把头转向他:“琥珀,你喜欢这里吗?”

    他不说话,而是向前迈了几步,隐没在麦田里。

    我紧跟着他。麦穗轻轻拍打着他的面颊,麦芒温柔又强硬地刺痛着他的皮肤。他微笑着,我看见一颗泪珠沿着他的脸庞滴落下来,渗进了泥土,不见了。

    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我咬着牙默默地想。

    地上堆满了麦粒,像金色的地毯。奇迹小心翼翼地脱下凉鞋,赤着脚走进了麦堆里。麦子立刻便把他的小腿掩埋住了。

    “你知道吗,”他说,“刚刚我走在麦田里时,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

    我笑了笑,转过身从提包里拿出了一只大礼盒递向他。“生日快乐。”我笑着说。

    他猛地睁大了眼,惊讶地望着我。然后犹豫着从我手里接过礼盒。

    “打开看看吧。”

    他解开那个丝绸大蝴蝶结,轻轻地打开了盒盖。

    纯蓝的围巾,像轻柔的薄纱。没有花纹,是天空的颜色。

    我转过头去,不去看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有没有注意到围巾末梢的那朵勿忘我花。

    勿忘我花,勿忘我。那也是天空一般澄澈的纯蓝色,隐在相同的色彩中,若有若无。

    之后,奇迹总是隔三差五地出去,一去就又是几天才回来。我仍然喜欢在画板前创作,心中异样地平静。我知道他去的地方,是那片麦田。

    他不属于这里。我这样告诉自己。

    一开始,我就知道。一开始,在我把那只毛茸茸的小狐狸抱回家时,我就知道了。

    那天,火烧云特别的多,夕阳红得很异常。

    我带上画板,准备去外面写生。推开院门时,却发现有一团篝火一般的东西蜷缩在院子里。走近一看,发现那是一只小狐狸。秋天的风把他的红色长发吹得飞飞扬扬,像极了一颗燃烧着的流星。

    我把他抱进来,给他养伤。

    第二天,当我走进他的房间给他换药时,发现他化成了人形,只是发色还是火红火红的。他睁开眼,琥珀色的眸子闪着琉璃般茫然的光。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给他取了一个名字:琥珀。

    从那天开始,火烧云在这个城市上空持续出现了整整一个月。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琥珀回来了。他面色苍白,火红的头发更长了。脖子上围着的那条长长的蓝围巾,显得他瘦了许多。

    我淡淡地看他一眼,站起身来:“回来了?我去煮汤给你吃。”

    “不用了,姐。”他忽然说,“我要走了。他们来接我了。”已经是傍晚了,天空上忽然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和两年前的那个傍晚一模一样。

    秋天的晚风吹过来,他火红的头发狂乱地飞舞着,蓝围巾在他的身后轻轻地飘荡。他走过来,轻柔地抱住了我。他的身体变得轻盈、透明起来,像一朵温润的火烧云。

    “姐姐,谢谢你——我爱你。”

    他就这样渐渐消失了。天空上,忽然多出一朵火烧云,晶莹剔透地像一块软玉。但他的身边,有一角天空——末梢绣着一朵澄蓝的勿忘我花。

    勿忘我花,勿忘我,那是天空的色彩。这样,我就可以认出你了。

    我呆呆地望着天空。已经是黑夜了,月牙儿像一只银色的香囊一般散发着寂静。

    我重新回到了画板前,却发现有一本蓝色的日记本放在画架上。我轻轻拿起它,发现它的封面上有一朵蔚蓝的勿忘我花。

    这是琥珀的日记,是琥珀放在这里的。

    为什么要放在这里?是想让我看吗?

    我翻开第一页:

    “……那些云消失了。姐姐说他们是想找到自己的伙伴。可我不明白,他们有那么多伙伴,难道还觉得孤单吗?……

    “今天,我发现自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天空中有一片麦田在飘浮着,以不同的形式出现。白天,他们会变成白色,像一群绵羊。放牧的人是谁呢?他们是自由的吗?……

    “傍晚时,又出现火烧云了。但这次我认出来了,那片麦田越来越清晰,我甚至可以看清他们的每一株麦穗。他们原本是金黄色的,可是夕阳给他们镀上了一层血红色,把他们隐藏起来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为什么不想让人看见?……

    “午夜,我偷偷爬到阳台上去看那片麦田。我惊喜地发现到了麦田里的萤火虫。他们隐隐地显现在麦穗的缝隙里,调皮地在麦芒上闪着光辉。于是就好像有了十倍、千倍的萤火虫,围绕着那片麦田。那景象真的好美好美,真想把姐姐叫出来看……可是书上却说那叫‘星空’,怎么回事,难道天上的萤火虫都叫‘星’吗?为什么天上和地上相同的事物却有不同的名字?……

    “我开始做些奇怪的梦了,姐姐叫我别担心。可是我总感觉他们在找我。他们发现我了。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离开姐姐,那怎么办?……”

    ……

    最后一页,没有文字。奇迹画了一片麦田,一位少女在麦浪中吹着笛子,一只可爱的小狐狸坐在少女的肩头,小爪子亲昵地抱着少女的脖颈。他们都戴着一条纯蓝的围巾,末梢绣着一朵澄蓝的勿忘我花。

    琥珀,你本来就是属于天空的孩子。是我的留恋耽误了你。

    两个月后,天空奇迹般地忽然涌出了大片的火烧云,却没有琥珀的身影。我翻出两年前没完成的那幅画,继续开始上色。

    那是一幅火烧云,涌动着的云彩,火红得像琥珀的头发。那是对琥珀到来的欢迎仪式,也是对他离去的告别典礼。我轻轻一笑,用画笔蘸了满满的一笔蓝颜料,在一朵火烧云边涂了下去。

    门铃响了,我放下画笔去开门。一个戴着蓝色围巾的身影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我,火红的头发像流星一样飞逝。

    “姐姐,我来看你了!”

    我笑着抱住了他。的确,那幅画就是为琥珀而准备的欢迎仪式。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定位胆 新疆时时彩玩法奖项 重庆时时彩开奖手机端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稳赚上鼎狐网 时时彩带时间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官方电话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五分彩杀号银狐娱乐 时时彩后一杀号公式 新疆时时彩万能组选7码
重庆时时彩网址 重庆时时彩算法 新疆时时彩0跨最大遗漏 重庆时时彩v2.6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