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萤火虫之光

作者: 任光年  发表时间 2015-07-09 21:41:19 人气:
编辑按:
    他沉睡了很久了,也许是几千年吧,又也许是几万年吧。

    当他睁开眼睛时,却什么也看不到。因为他那双美丽的碧绿色眼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白雾。

    我不该来这里的,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他痛苦地想。现在,我就只能这样默默地等死了,我感觉好痛苦。

    突然,他感觉有人轻轻地托起了他。他听到了一个轻柔的声音:“不要这么想,孩子。你会好起来的。”

    “你是谁?”他睁大眼茫然地环视四周。然而,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我是你的母亲,我叫菊。你是在我的叶子上诞生的。”那声音又说。

    “那又怎么样。如果我看不见,我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呢?”他绝望地说。

    “不,孩子。”菊说,“你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芒就是你生命的意义所在。我爱你,孩子。学会爱这个世界吧。你还有耳朵,还有触觉和味觉,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萤火虫不说话,他凑近了菊的茎部,那里散发着植物与母性的味道。他张开嘴,吮吸着菊体内的汁液。

    这就是乳汁吧,他想。

    就这样,萤火虫度过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年。这一年里,他的听觉变得敏锐了许多。这让他感到欣慰。

    但是他惊讶的是,这个世界仿佛只有他和菊两个人。他可以听到菊的根在泥土中缓慢地延长,可以听到菊的叶子脱落时轻微的“嚓嚓”声。但他听不到其他任何植物的声音。整座森林静悄悄的,寂静得可怕。

    有一天,菊告诉他,她结出了花苞,再过几天就要开花了。他笑了笑,没有作答。

    终于,他可以听见更多奇妙的声音了:种子在土壤中裂开,绿芽从缝隙中钻出来,快速地向上生长、窜出地面。破土而出的新苗又迅速地长出叶子,脱落,长出新叶,开花、衰败。花瓣轻轻飘落到泥土上,却又有新的绿芽破土而出,把它顶到一边。于是它就很快腐烂、消失不见了。

    他突然感到了深深的恐惧:那就是生命吗?总有一天,我和菊也会死亡吧,像那片花瓣一样腐烂在泥土里,生命就结束了吗?我还来得及做什么呢?

    菊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不要怕,孩子。”她说,“那是新陈代谢,是自然永恒的规律。”

    他抬起头,“既然这样,那为什么我还没有死?为什么我和你都还活着?”

    “我们的时间和外面的世界不一样。”菊叹息道,“这座森林的时间,比外界的时间漫长千百倍。我们的一昼夜,在外界却是百年。”

    “那你还有多长时间?”

    “七天。”

    他绝望地低下了头。

    “花只能开放一次,开花结果后,本体自然就会死亡。但我们的躯体却能给我们的后代带来养分,就像那片凋零的花瓣一样。我们会怀着巨大的满足平静地死去,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不要。”他说,“如果只是为了生存而生存,那我宁愿从来没有来到过这个世界。我不想死,也不想平庸地活着。我要去外面的世界,我要见证所谓的生命。”

    菊不说话了,她慈爱地注视着他,就好像他刚刚说出了一个伟大的抱负一样。

    三天后,菊的花苞终于绽开了。

    他静静地倾听着花绽开的声音。萤火一闪一闪的,温柔地笼罩着这株美丽的植物。

    花苞微微颤动了几下,然后慢慢地舒展开来。花瓣振动了菊周围的空气,传进了萤火虫的耳朵里。他细细地倾听着空气中荡漾的微波,嗅着愈来愈浓烈的花香,心中异样地温暖。他伸出手抚摸着花瓣,娇嫩、柔软,像少女的裙摆。空气随着花瓣的舒展而越来越轻柔,菊就这样绽开了整朵花,就像绽开了她的整个世界。

    “你真的想要永恒的生命吗?”菊突然问。

    他有些不知所措,随即又坚定地点了点头。

    菊叹了口气:“可是你要想好,永生,是要承受巨大的痛苦的。”

    “为什么?”

    “因为他们对时间无能为力。面对流星般飞逝的光阴,却又不能伸手去抓住。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在你面前流走,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像花瓣一样凋落,世界就好像只剩下你一个人。你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可他们都与你无关。你无法面对整个世界。就像现在的你所听到的那个外界一样,你承受不住的是时间的重量。”

    “不会的,”他说,“我没有所爱的人,我不会留恋那些短暂的事物。”

    “是吗?”菊不知其意地地笑了笑。

    困意忽然袭来,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沉沉睡去了。

    当他睁开眼睛时,强烈的光芒刺进他的瞳孔。他连忙紧闭起眼。等眼睛适应了这巨大的光芒后,他才睁开眼睛环视四周。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能看见东西了,眸子上蒙上的那层白纱不见了。他透过清澈的瞳仁打量着这个世界。太棒了,这种感觉,就好像这个世界是透明的一样。他看见了眼前的那一棵大榕树,闪着光泽的树须从树枝上垂下来,互相缠绕在一起扎进泥土里,生根、长大。无数的萤火虫围绕着那棵大榕树,散发着点点萤火,在枝叶间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他向前走了几步——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那已经不是萤火虫的身体了,现在的他有着和人类相像的身体,只是耳朵异常地尖锐和狭长。指甲又硬又长,他咧了咧嘴,感觉到了一枚尖利的犬齿。几只萤火虫在他周围飞舞,有一只优美地穿透过他的身体,毫无障碍地在他身边穿梭。

    他惊恐地睁大双眼——“菊!”他喊。

    没人回答。

    他茫然又恐惧地转过身,在沾满露水的草地上迷乱地走来走去。“菊!——”

    “没用的,她不在这里。”一个低沉洪亮的声音说道——他转过身,那声音是从老树精那里传来的。

    他连忙疾走到老榕树前:“你说什么?她为什么不在这里?她在哪儿?”

    “这里是森林的另一头,小子。不过都差不多,她现在哪儿也不在了……她昨晚求我给你一副精灵的躯体,让你拥有永恒的生命——我倒是无所谓,不过你的眼睛可是用她的生命换来的呢,你应该感谢她的,是不是?”

    他的脑袋忽然猛烈地痛了起来。他呼吸急促地望着老树精,一副震惊的样子。

    “为了你,她连她的生命都不要了,她甚至放弃了她的后代。她真是伟大——你却辜负了她,你亲口对她说你不爱她,是不是?她那么爱你……”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双眼虚视道,“我爱她,我真的很爱她……我不想……”

    “太迟了,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孩子,太迟了。如果你能有勇气向她表白一切的话,一切都会不一样了。不过,我能为你做一件事……”

    他愣愣地看着老树精。一只萤火虫飞过来,递给他一粒幼小的种子。他紧紧地握住它,脸色竟然变得苍白起来。

    他站在悬崖上,一阵风吹过,他轻盈透明的身体飘浮了起来。他在天空中飞舞,飞扬的衣襟和他一起翻了两个跟头。他的长发狂乱地舞蹈着。光线穿透他而去,没有人能看见他。他俯视着苍穹,俯视着身下的丝丝绿绦。然而当他看见那朵小小的雏菊时,冰冷的双眸忽然变得柔和起来。

    那朵雏菊,和当年的菊真是一模一样啊。

    他张开双臂俯冲下去,长发在他身后优美地飞扬着,浑身泛着柔润的光泽。

    像极了一只萤火虫。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今日新疆时时彩开奖走 新疆时时彩开奖皇恩娱乐 技巧新疆时时彩开奖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155 时时彩号码统计表 新疆福彩时时彩彩票控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后三技巧稳赚法 新疆时时彩技巧教学 重庆时时彩官网平台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好-上牔採网 新疆时时彩稳赚 凤凰娱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