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小城

作者: 任光年  发表时间 2015-07-09 21:44:38 人气:
编辑按:
    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每一天,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我行走。听到一首又一首的歌,然后忘记;遇见一个又一个的人,然后分离;见证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然后转身而去。我一直行走着,陪伴我的只有一只小小的画箱,里面有一堆泛黄的纸和近乎干固的颜料。每到一个地方,我就画一幅画,卖给过路的游人,然后继续向下一个地方前进。就像空中沉浮的蒲公英种子,没有根基地漂泊。

    有一天,我来到一座沿海小城。小城很温暖,每个角落里都洒满了阳光。街上迎面而来的路人们,个个脸上都带着微笑,仿佛每一件事都值得让他们惊喜,他们甚至愿意为庆祝一朵花儿的绽放而举行盛大的宴会。在这种温暖欢乐的气氛里,我也忍不住轻轻扬起嘴角。

    “开心吗?”一个路过的居民问我,“你看,太阳升起,我们又迎来了新的一天,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在我们的眼前焕发着生机。在这金色的阳光下,还有什么不能爱的呢?”

    一路上,满目都是纯净的阳光和纯净的微笑。我有些眩晕了。

    “你们的小城叫什么?”我问一个从我身边蹦跳着路过的小女孩。她停下来,做了一个手势,很轻、很温柔。但我没有看明白,她又做了一遍。我仍然疑惑地看着她。

    她笑了:“我们的城,其实并没有刻意命名。但久而久之,这里的居民都对它有了一个印象,一个共同的印象。这便成了它的名字——它是无形的,可我们每天起床时、打招呼时、微笑时、约会时,我们都在无意中透露这个名字。甚至空气中、河水中都被它所充斥着,所以我们的城才变得如此温暖。”

    我仍不太懂,但那个女孩已经蹦跳着远去了。

    我在这座城里逗留了两天。期间画了一张画,送给了一直在我身边眼巴巴看着画的胖男孩。最后一天夜里,我去了海边。

    海边有一片小小的椰树林,附近有一座木屋。在树林前部只有稀稀疏疏几棵椰树的地方,我停下了脚步。不远处的大海平和安宁,一望无际,与星空连成一片,倒映着深邃的夜空中璀璨的群星。那便仿佛眼前是巨大的夜幕,再走几步就会一脚踏空,坠入无边的星河。

    “美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去看,原来是个胡须雪白(也可能是星光的缘故)的老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边。他看了我一眼,我这才回过神来,点点头:“很美。”

    这时,我看见海面上,在那仿佛垂挂在天空、又仿佛隐匿在浅浅海水下的澄澈的星光中,一闪而过一抹阴影,又消失不见,只剩下星星们在泛着微波的海水中振荡着光。

    “那是什么?”我脱口问道,但那阴影再也找不到了。身边的老人却仿佛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说:“那是一座岛屿。”

    “岛屿?”

    “是的。”老人点点头,“我在这里当了二十多年守林人,每天一抬眼就能看到那座岛,但有些人却看不到。据说,只有心怀思念的人,才能看得见它。”

    “……”

    老人凝望着大海,眼中闪烁着星光:“要是你在黎明的阳光中看它,会更美……你想听一个故事吗?是关于那座岛的。我可能会说的有些乏味,你也许会听得很不耐烦……”

    “说吧,我想听听看。”我说。

    传说,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有一座小岛。岛上的景色美不胜收,遍布着奇花异果,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小岛的周围是蔚蓝无垠的大海,每一捧海水都如水晶般澄澈莹亮,在和煦的阳光下闪烁着粼粼光泽。那小岛就仿佛是大海中最美的珍珠,散发着令人陶醉的光。

    海边有一座漂亮的白色房子,房子的墙是用坚固的贝壳砌成的,用岛上的果子榨成的白色乳浆涂成了白色。房子有两层,屋顶种满了蒲公英,靠南的一面墙上布满了嫩绿生机的爬山虎,房子周围长满了美丽的风信子。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雪白的海螺。涨潮时,最高的那朵浪花刚好能触到房门前的白色石阶。

    在那座美丽的白房子里,住着一只妖精。他是海王的养子,那栋白房子就是海王送给他的礼物。

    妖精有一只怀表,表链是用细碎的星光做成的,表盘泛着月光一般柔软的黄。它随着妖精的一举一动跳跃着,如一颗飞逝的流星。怀表走得很准时,但它其实一直在兜圈子。走完一天的路程,秒针轻轻向右移动一格,便又回到了“昨天”的二十四小时。妖精永远都生活在同一天里。

    妖精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可以在一天之内穿越所有的森林,尝遍森林中所有的野果,在一根枝桠上随意睡下。醒来时,他仍然还在那座白房子里。妖精没有同伴,但他并不孤独。因为他虽然得不到什么,但也不用在意死亡和失去。他可以一整天蹲在树下,看光斑中的蚂蚁筑巢,或是倾听花开、倾听细小的水流在叶脉中涌动的声音。他对黑暗习以为常。

    有时,他就躺在茂密的草丛中看着天空中白云变幻。真是奇怪,天空每天都在变化着,似乎从不被什么所束缚,也从不为什么所停留。每一天太阳升起时的颜色、白云聚拢时移动的方向、彩虹微笑时嘴角的弧度……都是不同的,万物转换着不同的姿态。妖精便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它们和我不一样?

    每隔很长一段时间,怀表的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终于迎来一个特殊的时刻。当天空中传来第一声雁鸣——无论妖精此刻在哪儿,他的那对尖耳朵总能听到——他会迅速跳起来向白房子飞奔,一边看着天空寻找“它们”到来的痕迹,脚尖仿佛都没有触碰到地面。他跃进阳台,顺着长长的木扶梯飞上屋顶,伸长脖子,看着一群群形态优美的大雁扇动着长长的翅膀,呼朋引伴,整齐地向着夕阳右手指着的方向飞去。夕阳的光让它们都穿上了金色的羽衣,它们的翅尖儿还带着浪花轻轻拍打时留下的海的香气。它们渐飞渐远,很快就消融进浓郁灿烂的晚霞中了。

    每当这时,妖精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被眼前的景象陶醉得有些难受,想和它们一同远去,和它们一同融进那束温暖的夕阳光。

    “就是能触摸它们也好呀,可它们像流星一样划破空气消失不见,让你什么也抓住,留下的只有遗憾。”

    他摘下一朵蒲公英,对着夕阳吹了一口。毛绒绒的金色降落伞飞了起来,仿佛跟进了大雁们的队伍。但一会儿后又下降,飘进屋顶下方的花园里去了。妖精叹了口气。明天,那朵蒲公英仍会在屋顶上盛开,就像从没有人把它摘下过一般,那样天真又快乐。

    夜幕降临了,天空变成了一层巨大的黑鹅绒,上面镶嵌着一颗颗澄澈明亮的星星。大海如一面明镜,照出了钻石般闪亮的星,以及岛上沙滩边一片片剪影般精致茂密的森林。但妖精看不到自己。他被天空、被大海、被森林包裹着,无数星星萦绕在他身边。它们有着无数的倒影,那么闪亮、那么美丽,却没有自己的影子。他看不到自己。

    他又感觉到了那种奇怪的伤痛,像是那朵蒲公英,被风吹散了。

    于是他倔强地说:“我的岛上也有星,只不过我的星星名字不同,它们叫萤火虫。它们都是我的:星星、森林,它们都是我的。”

    天幕的星向他眨眨眼,但得不到任何回复。

    时间就像海水,轻轻一闭眼便流过去了。斗转星移,妖精的岛屿上依旧百花盛开、树木葱茏,白房子还是那么雪白。一切未曾变更,蒲公英依旧每天在风中吹散自己的种子,但那些种子从来没有发过芽;爬山虎依旧生机,却从没攀登过一分一厘;风信子依旧歌唱,但它们的歌声永远是一个调子。

    ——如果没有那一天,这一切是否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没有人知道,妖精也不知道。所以当他看到浅滩上那个小小的、被海浪冲上岸边、安静睡着的人类婴儿时,他毫不犹豫地抱了起来。在海风轻柔的吹拂中,向着远处被缤纷花海簇拥着的白房子走去。

    他用交错的紫藤花架和饱满结实的玫瑰花瓣编成一张小小的摇篮床,里面铺满了小巧温暖的满天星花朵。他把小婴儿放进摇篮,轻轻地盖上一层广玉兰花瓣,站在一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走上屋顶,在被月光渲染成幽蓝色的蒲公英花丛中抱膝坐了下来。

    在漫天星辉下,他静静地等待着。在某一时刻,他举起了怀表,看着指针“嘀嗒嘀嗒”地一步一步移向正上方。

    指针偏转到十二点,那一瞬间,所有的风回到了它们的原地,所有的树叶摆回了它们原来的姿势。落叶重新回到枝头,枯藤重新润满汁液。它们是最古老的新生儿,在永恒的亘古中保持着一直盛开的姿态。

    妖精起身下楼。大厅中,月色悄悄地探进窗,在那张小小的花床中温柔地流转。然后他看到那个婴孩正在笑着,向他伸出双臂。

    妖精定在了原地。

    此后,妖精每天守在那张小小的花床边,用花蜜、甜浆和露水给婴儿喂食,用贝壳和被阳光镀金的叶子做成项链给他戴上,乘着巨大的芭蕉叶片带他穿梭小岛。

    当然,妖精也有疑问。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那个孩子?为什么时间不会在那个孩子身上定格?为什么怀表仍然只是在兜圈,那个孩子身边的花床、贝壳项链、树叶卡片却都不会消失?

    “你是天上掉落下的星星吧?”妖精抱着婴儿,坐在屋顶上仰望星空。“没有人能够约束来自天空的星星,就算是时间,也不能。”

    妖精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他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开始久久地坐在蒲公英花丛中,眺望着远处海天连成一片,不知在想些什么。

    平静的海水流动着,在恬静夜色的掩护下,却似乎隐藏着某种暗流。

    天色微明。

    “后来呢?”我问。

    “后来?没有人知道后来。但这个故事远没有结束,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各自的版本。有人说,那个孩子的出现打破了定格的时间,妖精很快老去,那个孩子在一次风暴中漂泊融入人类的世界。

    “有人说,在某个夜晚,妖精把怀表摘下挂在婴儿身上,把花床轻轻放进大海,让孩子顺流回到他的星座。在随后的第一次雁迁中,他面对着夕阳,追随那些优美的身形一步一步踏进欢腾着的波涛。

    “也有人说,妖精和那个孩子一直生活在一起。每当天空中繁星灿烂之时,还能听到他们在森林中跳跃嬉戏的欢呼声……

    “其实,在那个永不衰朽的环境里,凝望着大海和星空,很容易生成一种美丽的感情——思念。那个孩子就是从思念中诞生的,他出现,是因为妖精需要他。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岛屿在越来越多的人心中消失,能看到它的人越来越少。没有人知道后来真正的故事。但那种最明亮的色彩一直盛开在这座小城里——那是爱的颜色。妖精遗落的爱,让整座小城都熠熠生辉。”

    我转眼将目光投向远处海天共线。那里初升的朝阳逐渐勾勒出海的界限,翻卷着的红光驾着巨浪如万马奔腾般滚滚而来,大海瞬间被漾成灿亮的金红。

    在海面上反射过来的微漾的光中,岛屿渐渐显现了出来。岛上仿佛洒满了晶莹剔透的绿砂,在晨曦中闪烁着万点细亮。那岛屿边缘隐隐浮现出一只海螺的形状,悠悠吹出一曲雪白晶洁的韵律,蕴藏了百年亘古中深沉的宁静。

    “我从前也是一个流浪人,”老人对我说,“后来我来到这座小城,被这里的温暖所吸引。于是我面对着大海的岛屿,建起木屋,当起了守林人。”他看着我,眼里尽是慈祥。

    我点点头:“我很喜欢这里。”

    我低头看着自己风尘仆仆的大衣,经过这两天的沉淀落去了不少尘土。“如果让我停下,在这里——也许可以,但不是现在。我太容易扎根了,所以更要不停地移动。如果我的根在这里,那我移动的每一步都将会扯痛心扉。”

    我看着他,接着又问出了那个在我脑海中盘旋已久的问题:“在你心里,那个故事的后来是什么?”

    老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也许哪一天,你还能遇见那个孩子。又也许,他就是你自己。”

    我笑笑,转身走进金黄温暖的阳光。“我要走了。”我说。

    那座阳光下的小城,在黎明中绽开笑脸,迎接着新一天的到来。第一缕纯净的阳光催醒了睡梦中微笑着的花木动物,人们微笑着起床、相互打招呼,微笑着亲吻那个名字。屋顶上长长的砖红色烟囱开始升起了袅袅炊烟,在蔚蓝的天空中书画出古老的小城中崭新的清晨。

责任编辑 果真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平台租用 哪里买时时彩 重启时时彩开奖原理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后1计算公式 时时彩九宫图规律 新疆时时彩下载-上牔採网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xj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是不是骗局 时时彩害死人负载累累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中三走势 新疆时时彩提前开奖 时时彩团队注册送彩金
pk10开奖 辽宁35选7开奖 排列七走势图 pk10开奖直播视频连接 上海快3今日开奖查询
摩纳哥 重庆幸运农场直播 吉林省11选5走势图 福建36选7走势图带连线 急速赛车是哪里开奖的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 赌博默示录3电影 秒速赛车骗人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
腾讯牛牛 黑龙江时时彩分析 内蒙古快3和值 广西快三开奖时间 极速时时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