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在路上

作者: 古陌丁香  发表时间 2015-07-06 00:10:19 人气:
编辑按:读这样的字,能让人产生共鸣。总会祈愿:岁月静好,人亦安然。
    只要生命还在继续,谁都可以说自己一直在路上。

    一、

    修路的艰辛我见过,先深深地挖各种质地的路基,再在上面一层层填铺、加压、再填铺、加压,那过程就像给千层饼加馅再包好压实。千层饼的表面还可以看出错落的层次,路的表面却必须平如镜面,其间反反复复的磨砺和碾压,没有一定的耐心和持久的定力是不好完成的。所以我看到修路的工人,在烈日的中午休工那一会儿,从包里拿出馒头咸菜,举着水杯到处找阴凉的地方,以图一会吃过饭能稍微眯一个小觉时,或者因为太累索性找张报纸或纸壳摭在脸上就囫囵睡去时,我总是希望连小猫小狗也别在那一会去惊动他们。他们往往是骑着车穿行了很长很长的沙土泥路,来修这宽阔的沥青路给开车的人或坐车的人用。

    记得小时候,家附近有条路在修,快完工的时候学校放假了。忘记了是什么缘起,一天父亲说通了路段的负责人,让两个姐姐到工地去去体验半天修路工的生活。那半天的活就是与沥青有关的,好像需要扬沙,因为晚上大姐回来说,扬沙太累了胳膊疼,而二姐却研究出沥青的用途,她发现沥青可以用来化妆。当疲惫还捂着憋不住的笑的大姐和带着两道浓浓的八字眉、走着夸张脚步的二姐走进院里的时候,我们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只有母亲突然想起什么,说了句“不好”赶紧把二姐拉到水池下去洗那眉毛,我们才发现二姐的悲催。那些沥青牢牢地粘在眉毛上怎么也不肯下来,直到晚上很晚她们才努力把它清理干净,从此二姐的眉毛就更加稀疏了,并且那次有趣的经历永远地留在全家人的记忆里,每每提起都是一阵笑声……

    那一次劳动,大姐得出的结论是修路真辛苦,而二姐的总结竟也是修路辛苦,她是因为扬沙太累了才躲去玩沥青的。

    二、

    修路的辛苦是体力上的,而赶路往往还要加上心理的感受,这感受与路两边的景况、路延伸的方向有关。

    刚毕业时,工作的地方在海边小镇,距家一小时车程,每星期往返一次。因为带着初次离家的冲动和对人生第一份工作的喜爱,最初的那段路载满了我的期待。那时的交通不是现在这样的招手停,而是有固定停车点的,那段路上车停几次,每次的站点是哪个村庄路口或企业门口,那段路的两边有多少个村庄,哪些地方种的麦子,哪些地方种了花生,何时时翠绿何时又金黄……都在我脑里如数家珍。最享受秋季夕阳半山的时候坐车回家的路上,我的眼睛一直追着车窗外夕阳的光照,光影里到处是暧洋洋的金黄。车过村庒,光影里丝丝袅袅的饮烟,带出人无尽的暇思,那时的我并不想家,我想念的是那样的光影里的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它们让我流连、让我喜欢坐在移动的车上,一直不想停下。现在我清楚地知道,我想念的是远方,是我渴望看到的外面的世界。

    第一次飞出去看外面的世界,二十出头的年纪,就遇上事儿了,铁路蹋方。那是我作为导游第一次带团,二十几个人去雁荡山,除了我全是男的。飞到上海,再坐上海到温州的火车。因为连日的大雨导致这一路段中靠近温州段蹋方,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抢修。火车站候车厅里反复热情甚至激情地播放着免费退票的通知,表明“免费退票”已经是他们对乘客最大、最仁慈的帮助了。根据我们所学的事故处理程序,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单位。社里负责的那个当时一心想移民加拿大的计调、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子,电话里愣了半天,问我,对方旅行社怎么打算?还在半路上没到呢。又问我你打算怎么办?几番交流后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没有办法了,因为“将在外,……”

    按照常规,天灾政变之类非人力所能为的事故,是要旅游者们自己负责的。可当务之急已经不是谁负责的问题,而是深夜上海火车站的我们何去何从。最简单的办法是就地住下,可如果这样那后面一环紧扣一环的行程就要受到影响,必须前行却走不了,我需要有人商量,给我主意。带队的中年领队一幅无奈却理直气壮地口气,“出来了,就是你们负责,我们不管。”还有人随声附和,“不跟旅行社出来怎么能遇上蹋方……”。

    无论组团方,还是地接方,没有人该为这样的事情埋单。后方无力,前方又没到达,站在夏日雨夜大上海熙来攘往的火车站,我真正知道了什么是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第一次出门就遇事儿,而且毫无疑问,我,是这个没有着落的团队的依靠!天空下着雨,我周身冰冷。

    许久,走出退票队伍的我攥着退票回来的钱,让客人在车站等候,我走出火车站,在旁边一家旅行社的窗口门市找到一个值班导游,让他带我去上海长途汽车站。在那里,我们碾转找到负责长途班车的队长,说明来意后,他没有为难我就答应了我的包车请求,时过20年,这个队长让我至今心存感激。因为跑夜车,他说在明处的抬高价格在我看来几乎就是优惠的。我带着要飞翔的心跑去火车站领出所有队员上大巴奔赴温州。

    次日早上醒来,天刚亮,车行到浙江黄岩,雨停了,台风扫过的路面一片热闹,路两边满是挂满累累果实的桔树,那些桔子绿油油地带着水珠,也带出我湿润的心。不知为什么在那个雨后初晴的湿漉漉的异乡清晨,我突然有了大哭的冲动……

    走在旅途上的人心情总是放松的,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因为有着美好的期待,对意外的应对有着本性的生发。若是在本就让人紧张的情况下再生意外,孤独加恐惧,那样的感觉又如何承受?

    三、

    那一年走丝绸之路,从吐鲁番市内去往火车站奔赴敦煌。出市区不久就进入荒芜,遍地苍茫,没有人烟,真正的大漠孤烟落日是看到了,无奈心内徒生出一种荒凉,想拥抱,无可抱,想表达,没有一种语言能说。我对身边的新疆导游说,“回去幸亏是你们两个,不然会很孤独。”导游叹息着点点头,这时前面有司机开了口,讲他自己的经历。

    原来在开旅游车之前,他经营着自己的货车,就在北疆跑运输,所走全是这样的砂土路,跑两边没有植被、没有风景,也没有颜色。那一天是夜里,就走在这前后无着的路上。常趟那段路他知道,深夜的那条路,四周就只有孤独在车上的他们和周围寻食的狼。只有不停地踩着油门快跑才有驱赶他们心头的孤独和恐惧。突然他听到“彭”的一声,随着车身的摆动他知道是车胎爆了。大脑瞬间空白紧接着就是一阵荒乱:移动的灯光在旷野里可以驱狼,突然停下的灯光反而会吸引智商很高的狼,他知道很快会有狼群过来。温度很低、距离太远他不敢等待救援必须自救。他关掉车灯,摸出修理的工具却不敢轻易下车,凭经验他知道爆胎发生在左边,这对他的下车修理还是方便的。只要看到路上有光移动了,他就迅速跳下车转两下轮胎上的螺丝,待车过他就赶紧跳上车锁好车门。狼很快嗅出了这里的气味,围在他的车周嚎叫,长时间没有车过来,两只狼急的爬到车上用爪子拍抓车窗,一有灯光来,狼走他下车,灯光过,狼来他上车。就这样游戏一般,三四个小时后他换上了轮胎继续赶路。待看到早上的署光,他愰惚自己是否在梦中……“这条路上走,你不能依靠任何人。”说完司机眼望远方,车内一片宁静。

    有一年随几个友人一起乘小船出海去一个小岛。船驶出海岸逐渐模糊了岸边熟悉的建筑,心里的依靠也在逐渐下沉。直到完全看不到海岸,海岛却仍然没有出现,小船深潜入水我伸手可触海水,水冰凉,我竟然没有了戏水的游兴。环顾四周,恐惧突然袭来,这不是客货滚装的游轮,身边没有音乐没有人群,说白了是感受不到灵动的生气。只有三五个我们聚在一条小船上,波浪在动,船像片树叶在飘摇,那一刻我一下读懂了“茫茫”的含义,那是心里无依。原来船员在海上每天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情景,他们心里的孤独无望可想而知。想起我最初工作时,单位里一个嫁给船长儿子的女孩儿,讲他新婚的丈夫时一脸忧伤的表情,她说他告诉她,在海上什么也看不到,心里真想家,想快点见到她……我至今对那些整日在船上一靠岸就没了人形般肆意狂欢的船员有着深沉的同情和悲悯。因为在那样一段彻底的孤独与无望的海上生活之后,他们需要一场释放,而过了这一次回到船上他们依然要面对那样的绝望,依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明天……

    四

    当旅游成为工作,我渴望孤独行走。我相信一个背包客独自行走江湖的收获,定多于一个团队的群体收获。因为当一个人打起背包独自上路,他首先就有了群体旅行者所尚不具备的眼界和胆量。而当一个人开始品味孤独的美好时,生活向他展现的或者说他所感受到的自然是更美好于群体的,因为安静的力量大过喧哗。人们都爱往美好的地方去,可没想过人去得太多的地方就变得不那么美好了。如果身体和大脑一定要有一个在路上,那么去往人太多的拥挤路上的身体,不如停下来抱着书本让大脑思维走上宽敞的大路。如果安静实现不了,那就选择在热闹的氛围里顷听内心的声音。

    今年终于自由走西藏,是为心灵而做的一次旅行。从成都到昌都,一小时的航程,海拨从盆地升到四千米高原,温度从38度回落到7度。山路崎岖。无论宽路窄路、土路柏路,也无论海拨高低,有路就有三步一磕、五步一拜前行的朝圣者的身影。不知是因为这些虔诚的灵魂赋与了西藏高原的灵性,还是高原灵性引导了他们的虔诚,西藏的山路是有性情的。同行者提前约定了平时多有了解的嘎瓦师傅的山地车。在西藏,对司机的了解不光要这个人的技术好车况好,还要他的人品性情的敦厚和信仰的忠诚。有了这样的了解,一路走来,路再险,心里也踏实着。从昌都到拉乌齐,起初在嘎瓦师傅精心挑选的藏语歌曲里我们的心也轻快地飞翔。到进了大山,路越来越难走,嘎瓦便关了音乐,透过后视镜我看到他嘴唇的吸张,一脸的庄严,知他在念着咒语,一定是对我们有保护的。转头看车外,一边深渊万丈,一边紧贴悬崖,我们也停止了交谈,静听他持咒的声音,婉转而坚定。稍有平缓,便问嘎瓦,西藏所有的路都么难走?答不,这条路是要废弃的路,因为那边已经在另行修路、开挖隧道,再过一年多就要开通新路,你们后年再来就好了。我心里一惊,路通了,一种文明进入,一种神秘就将消失。这么单纯圣洁的天和空气,以及天空下水一样清澈的眼睛,还会存在多久?如果那样,我宁愿不进藏而把美好的想像装在心里。

    说着就进入了险况,不远对面又来了车,只能容行一辆车的山路上,必须有一方后退,找到稍宽的地方才交会。对方是大货车,巨大而笨重,嘎瓦选择了后退。于是我们在他清脆而顺畅的咒语声中缓慢地后退,直到大货车走过,嘎瓦的声音逐渐轻柔但没有停止。一路上走过的交会路,双方商量好了一般,绝不会发生彼此不相让的情景。于是我们知道,咒语是他们的依靠,也是他们跟大山的交流,期间有包容与宽让。有了这样的语言对白,司机们的心是坦然的,因为长期这样的陪伴,大山懂他们所求。因为山是这样的性情,西藏的康巴汉子便也是这样的性情。我相信,这里的车祸一定少得过都市的宽广街道。

    尽管找不出更恶劣的词汇与存在来对比西藏的天气与路况。同时也没有更美好的词来形容走在这条路上的眼睛的幸福与心灵的宁净。极度的高原反应让行动变得缓慢,却给了思想一个自己不曾见过的高度。我身在度劫,心却在天堂。行走在那条别人磕着长头数着脚步朝圣的路上,我听得见神圣和自由的声音,在风中、在空气中弥漫,像天赖的召唤。脚下的路很难,吹来的风很烈,我依然知道自己伸手可触的是天堂。天就那么蓝着,云也就那么伸展着,我静坐日光下带着温度的台阶,台阶是上佛的殿堂。我看见一双双无论高居庙堂、还是远走高原都平静如水、清澈如水的眼睛,我看见唱着颂赞磕等身长头转山转塔的虔诚佛子,我感受到自己怀里装着的是一颗棉柔而温润的心了。

    也许此生所有的奔波与努力,都为了最终面对这样的一颗心吧。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012走势 新疆时时彩官方网站皇恩娱乐 重庆时时彩专家预测号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五星通规则 新疆时时彩体会 时时彩开奖软件安卓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专家提图画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 新疆时时彩手机版软件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3d跨度振幅走势图 包赢技术持有者舔图 新疆时时彩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