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四章 恶梦

作者: 血骨  发表时间 2017-05-15 09:43:24 人气:
编辑按:
    虽如此,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但众人冷嘲热讽,挖苦叫喝之声依旧接接连连,不歇不断。且说如此阵仗,诸同伴心底早已没了底气,一瞧便知,自个儿这哥们已是油尽灯枯,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久啦,如今见其如此喝法,更为其捏汗把泪,揪心担忧。

    说着,就在其同伴不堪忍睹之际儿,突然只听“哇”一声,一团团污秽东西飞泻在地,那高头大汉立时人仰马翻,不醒人事,如此境况,大熊等人又一阵喝彩,击掌庆贺。

    虽说众小丑身受萧可欺凌蹂躏,但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咬牙切齿,灰头土脸的将此醉汉狼狈带走。正说着,一女孩儿突然挽住到萧可胳膊道:“小可,你太帅啦!”一女孩儿亦附和道:“一个人就把那帮流氓赶跑啦,不是吓跑啦!”一女孩儿又道:“应该是喝跑才对。”说着,众人不觉呵呵大笑。

    这时,只见段强麻利的掏出一根烟来,径直塞到萧可嘴里,淡淡道“来一根吧,解解酒儿。”萧可笑道:“敢情方才给我买烟去啦!”钉子玩笑道:“强子真是体贴入微呀,知道咱可儿少了这玩意活不了。”

    这酒终究不是善物,尽管你是头牛儿也得趴下,况且是这般儿源源不止的生吞硬咽。这会儿,萧可只觉酒劲翻腾,浑身无力,两腿酥软,痛苦不堪,过了半天儿,方咬牙道:“一会儿我跟强子先走,然后大熊,钉子你们就负责送这几位美女回家。”钉子疑惑道:“干嘛不一起呀?”段强沉吟道:“小心能使万年船,今儿那几个混混出了那么的糗,肯定不服气,小可担心他们去而复返,在外头堵我们。”大熊急道:“小可你不是打我脸,我大熊是那种临阵退缩,不讲义气的人吗?”

    钉子亦急道:“大熊说的对儿,要走一起走。”萧可无奈道:“现在不是讲义气的时候,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尽可以豁出去,不管不顾,大不了缺胳膊少腿,但人家女孩子能跟我们一起疯吗?”段强亦道:“我们就是先探探路儿,以防万一,谨慎行事,也不见得他们就敢来儿。”大熊又道:“要不我们也叫几个兄弟过来,也好有个照应。”萧可牢骚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三更半夜的,不能因为几个混混就劳师动众,闹得大家以为天都塌下来啦!”段强亦附和道:“好啦,你们就安心坐着,一会儿给你们电话。”说着儿,萧可便挣扎起身,摇摇晃晃而去。

    这日儿,天色灰暗,乌云密布,在一个宁静秀丽的小山村前,有一条延绵不尽的长河儿,洪水漫堤,汹涌翻腾,有一小男孩正在涛声盖天的洪水之中,撕心绝望的哭喊着:“救命,救命,·······。”生死一线,万分火急,男孩儿随时都可能被这儿无情的洪水吞噬,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男孩儿只觉浑身力竭,身体不由自主的渐渐下沉,男孩儿绝望啦,放弃啦,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听“啪”一声巨响儿------一杯凉水狠狠的拨向了睡梦中撕心叫唤的男孩。

    说着,水洒人醒,男孩立时翻身而起,待未明白到底什么回事,身前便已转来一妇人的撕心怒吼道:“昨晚几点回来,怎么不喝死外头,回来还碍老娘的眼,自个儿照照镜子,你浑身上下有半点人样不?”男孩儿依然慢条斯理的挪下床来,面不改色,懒腰直伸,一副视若无睹,若无其事的模样,似乎早已习惯这妇人的语气言词,嬉皮笑脸道:“英姐,瞧您说的,我要真撂外头啦,你不得哭死,下辈子谁给您养老送终呀?”妇人亦淡淡打趣道:“哎呀,萧可,这话打你嘴里出来也不怕折了舌头。”说着儿,又顿声道:“养老送终?你除了会吞云吐雾,喝酒闹事,还会什么?我苏英要指望你,还不如找根绳子吊死算啦!”话声一落儿,又不觉调侃道:“还多亏老爷子去得早,要见着老娘给他养了这么儿子,下辈子都死不瞑目。”

    原来这妇人姓苏名英,乃萧可的母亲,眼瞧儿子昨晚又烂醉而归,不听劝导,气愤难耐,这会儿便冲进屋来兴师问罪,大发怨语。萧可又玩笑道:“老爷子要还活着儿,我们爷俩儿准能称兄道弟,作对羡煞旁人的父子。”苏英突然哀声道:“老娘才羡煞呢,早早晚晚,人家都有个儿闺女叫唤,我苏英怎么就没有这个命啊?”萧可亦不生气,依然玩笑道:“这是你跟老爷子之间的事儿,我可是无辜的。”话声一落,又顿声道:“人家都是重男轻女,非男不生,咱家偏偏阴盛阳衰。”

    苏英笑道:“老娘我就偏偏喜欢女儿,女儿多好呀,问寒问暖,多疼人多宝贝呀,像你愣头愣脑,三两下肚,老娘儿死哪你理会过吗?”萧可呵呵笑道:“好,好,老娘儿说的是,您老二十年来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不容易,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称职,从今往后,我萧可大彻大悟,痛改前非,戒烟戒酒,好好服侍您。”苏英又打趣道:“老娘养了你二十年,只要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你大彻大悟,戒烟戒酒,老娘把头割下来。”

    说着儿,萧可又不由呵呵大笑,徐徐道:“英姐呀,我这儿魁梧伟岸的男儿之身无论如何是变不回您的宝贝闺女啦!且说老爷子这一去也快二十年啦,您老要真有这个心儿,我这作儿子的,哪怕飞到外太空,也得再好好给您物色一伴,不说比老萧好,但定不能比老萧差,让您晚年有女,了结多年的夙愿。”一听这话,苏英不由急道:“你这狗崽子,再敢胡说八道,老娘把你牙打下来。”萧可无奈道:“知道一提这事你准急,这也不是一回两回啦,英子您就不能认真考虑一下,儿子我是真心的。”

    苏英道:“甭废话,赶紧吃饭,一会儿给我到店里帮忙去。”萧可道:“我可说好了呀,就一会儿啊,下午我还得回学校领证呢!”苏英调侃道:“老娘就纳闷啦,校长怎么就给你这号人毕业,眼神是不是不好使?”萧可无奈道:“英姐呀,难道您一点儿都看不到我的闪光点吗?”苏英淡淡道:“对不起,儿子,我眼前都漆黑一片,暗无天日,看不到一丝光明和希望。”萧可亦打趣道:“二十年来,要不是我们娘俩相依为命,我还真怀疑我是不是您亲生的。”说着,娘俩儿不觉淡淡一笑。

    没一会儿,苏英又道:“这会儿毕业证也领啦,今后有什么打算呀?如果实在没人要儿,老娘收你,包吃包住,起码保您不至弹尽粮绝,抽烟喝酒的钱不愁儿。”萧可得意道:“笑话,你儿子我会没人要?英姐您自个儿出去打听打听,外头还不知有多少大老板挤破脑门抢我,再说啦,这几年来,我又几时跟你伸手要过钱儿。”

    话声一落,苏英不觉挖苦道:“对,我知道你能,你得瑟,方才干嘛大喊大叫,鬼哭狼嚎呀?”萧可道:“那就是个意外。”苏英道:“一个意外怎么就把你吓成这样,三天两天做噩梦,要不是那位好心人舍命捞你上来,你早喂鱼啦!”一听这话,萧可立时认真道:“这我知道,十几年来,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他,一直众里寻他千百度,希望有朝一日能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可多少年啦,音讯全无,我能怎么着呀?”苏英亦意味深长道:“人海茫茫,找个人哪儿这么容易呀!”说着,母子俩儿不觉长吁短叹,唉声叹气起来。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中奖密机 时时彩后一稳赚公式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皇恩娱乐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新疆时时彩五星直选单式皇恩娱乐 时时彩组三万能码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天津时时彩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彩012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后三九宫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下载 新疆时时彩复选玩法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及走势图
贵州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极速赛车官方网站 赛车pk10开奖网址 北京快3线路 香港赛马会了坛
青海十一选五开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奖结果 陕西福彩快乐10分 波克斗地主
急速赛车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体彩图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安卓 急速赛车 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群英会直播 吉林快3走势图 广东11选5走势图 幸运农场杀一码公式 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