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我醉了吗?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11-10 20:22:16
人气:

    她蜷缩在卫生间的角落里,面向着墙壁。便池的盖子是关着的。

    我站在外面轻轻地咳嗽一声,她扭过头来,一张圆圆的脸蛋十分丰满,红得犹如熟透的苹果,大大的眼睛朦朦胧胧地望着我,显得很无助。

    “你不舒服么?”

    “嗯。我很难受。”

    “来,你站起来,出来用凉水洗洗脸。”

    “不,我不出来,他会骂我,他会说我很丢脸。”

    “乖,出来,不会有人骂你,谁会骂你呢?你这么可爱。”

    我进到里面,挤在狭小的空间内,隔着便池弯着腰去搂住她的双臂,试图把她拉着站起来。

    “我是不是醉了?”

    “没有啊,你没有醉。只是有点难受而已,出来用凉水冲冲脸就会好的。”

    “不要,我不能出来,我这样子出去会很丢脸,他会骂我。”

    “乖,不会的,不会有人骂你,你这么漂亮,他怎么舍得骂你呢?”

    我用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她抱住往上拉。

    她的身材也长得很丰满,是个性感十足的女人。如果猜得不错,她应该三十五岁左右,虽然脸上看不出皱纹,但那是美容护肤的功效发挥的作用。

    “我是不是很重,你抱不动我是吧?”

    “不算重,我抱你并不累呀。”

    好不容易把她从卫生间半搂半抱地拉到洗手池前,她的头一下子往镜子上撞去,幸而瘦弱的人有瘦弱人的敏捷,我用右手迅速放在了她的额头前。

    “乖,听话,我们来洗洗脸。”

    我用左手从她的脖子后面搂住她的头,右手接凉水往她的脸上拍。她的眼睛上了妆,画了很浓的眼影,我便小心地不让水沾到她的眼睛周围。

    拧干一条小手巾,擦拭她的脸蛋,她的皮肤光滑得与她的年龄不相称。

    她脚步踉跄了一下,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把脸贴过去仔细地瞧。然后象小孩子一样歪着头看着我一脸天真的问:“我很丢人吗?”

    “不丢人,你很可爱。”

    “你骗我,是不是?”

    “你真的很可爱,我不会骗你。”我用异常温和的微笑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心里另一句话则是如果我是个居心叵测的男人,看你如此痴傻模样没准会想入非非了。

    “你是日本人吗?”

    “嗯?我?”我感到诧异。

    “你是日本人吗?”她又问了一句。

    “噢,如果你认为我长得像日本人那就算是吧。”

    “那你真的是日本人?”真是活见鬼了!日本人能讲这么流利的中国话么?我不知道她怎么会认为我是日本人,但想想曾经有个客户在签订业务合同时说如果戴上国民党的军帽,我就像个军统特务之类的话,那么再多认定一次如此出乎意外的形象也无所谓了。

    “你好些了么?”

    “我想吐,却吐不出来。”她一边说一边捂着腹部东倒西歪地往卫生间跑。我急忙跟了过去。

    “很难受是不是?”我打开如厕的盖子,让她进去吐,她的脸由红变白,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低一会头下去又抬起来,却就是吐不出来。来来回回了三次,她的腿似乎站立不稳了,脚软软地在滑,但是她努力地用意志支撑着自己。

    “你靠着墙站着,我去让服务生拿醋来。”我把她推着靠住墙。

    “不要,求你告诉我怎么吐出来。”她抓紧我的衣服。

    “好,好,好,你乖,让我想想,我教你怎么做。”

    记得曾看过的影视剧中有镜头显示,为了把坏人放在杯中的药物之类吐出来,将手指伸到喉咙不是可以引起呕吐反应么?

    “你把手指伸到喉咙去,试试看?”

    她把手伸进去,然后拿出来说不行。我说再试试?她又伸进去,再拿出来,还是不行。

    “把嘴张大,再来,手指不许缩回来,继续往里面伸进去。”我让她弯下腰,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以很小的声音却是命令地口气让她继续,她开始有呕吐的迹象了,背部剧烈起伏却想站直身子,“乖,听话,坚持一下下就会好了。”我一只手拍着她的背,一只手按住她的头不让她抬起来。

    随着“哇”地一声,难闻的气息直冲鼻孔而来,我的胃也跟着翻江倒海起来,我闭着眼睛屏住呼吸不让这可怕的味道冲撞我的神经。

    等她吐够了,我也差不多快要窒息而亡了。

    她迷迷糊糊地随着我又回到洗手池前,我再次用小手巾帮她洗干净了脸和吐在手上的脏物。

    “我是不是喝醉了?”

    “没有。”

    “可是我很难受,想吐。”

    “没事了,你已经吐出来了,休息一下就会好了。”

    “我吐了吗?我什么时候吐的啊。我吐了吗?我没有喝醉啊。”

    “你没有喝醉,也没有吐。但是你现在得要出去了。”

    “我不出去,他看到我的模样会说我很丢脸。”

    “乖,不会的,你这样子很可爱。他不会骂你的。”

    “真的?”“真的。我陪你一起出去。”

    她摇摇晃晃地靠着我的左肩,很沉很沉地……

    走到转弯处她却离开我的肩膀径直向男厕门口走,边走边说,“我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喝酒?”

    我把她拉过来,她摇晃了一下。

    我低声说:“你不想让他骂是不?”她点点头。“那么你现在听我的,你不能完全靠在我身上,我会搂着你的腰,让你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我们下楼去。”

    她安静地照我说的做,我用左胳膊紧搂着她的腰,右手紧握着她的右手,我们从三楼到二楼到一楼,每到一个楼梯口,我便小声说“下楼了,注意脚下。”她也小声说:“我是不是很重?如果我滚下去了,你也一定会摔痛的。”“我不会让你滚下去的,你按我提示的做,我们走慢一点。”因为不知道谁是那个“他”,每下一层楼她问一句 “他人呢?” 我便冰冷地回答,“我们出去在门口等,让他来找你。”

    我们的脚步刚踏出酒店的大门,她便挺直了背,但是脚下并不平稳,所以她没有立刻松开紧握着我的手。

    一辆小车旁边,站着三个说话的男人,其中一个正在打手机,她一下子跑过去,搂着那打手机的男人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胸口,然后抬起脸来,又像个孩子一样双手把那男人的头捧着往后一推,“你不是我的老公?”“当然不是。”我在旁边接了一句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的话。那男人很诧异。“我的老公没有这么帅啊。”“你的老公没有这么帅么?”我又接了一句糊涂到极点的话。

    “别闹了,你给我一点面子好不好?”男人厉声说。

    那女人迅速安静下来,似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离开那男人的怀抱,低下头去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我走到那男人的面前站定,变换了异常迷人的笑容,用非常温柔的声音缓缓地说:“她已经给足了你面子。如果我是她,一定要让你这种男人死掉!”

    然后我迅速地转身离开,扔下了几个莫明其妙的人。或许他们正在猜测这个让他们莫明其妙的女人是不是一个精神不健全的人。

    夜,很静。

    天空,下雨了……

  

责任编辑 河边漫步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www.skwers.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做号软件安卓版 新疆时时彩五星跨 北京pk10走势图彩票控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天津时时彩九宫图 时时彩分析软件 新疆新版时时彩开奖号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的开奖号码是多少 新疆时时彩出奖号码结果查询 香港本港台现场直播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五星直选技巧 时时彩中奖概率 新疆时时彩投注技巧皇恩娱乐
重庆幸运农场159cp点vip 大红鹰娱乐城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湖北省福彩30选5开奖 极速赛车2游戏下载
依然时时彩软件 贵州11选5开奖 黑龙江11选5预测算法 燕赵风采排列7走势图 pk10软件计划软件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河北排列7定位走势图 北京赛车助赢 北京赛车是合法的吗 上海时时乐和值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任二技巧 澳门永利850 广西快3一定牛 广东11选5走势图 一分彩开奖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