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万丈光芒背后

作者: Draco北昼  发表时间 2017-02-13 12:01:32 人气:
编辑按:
    “槿易!槿易啊!开门!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别想不开!”经纪人重重拍打着房门。

    没错,我就是乔槿易,一个快要变成疯子的人。

    曾经的我光芒万丈,受到无数人的追捧,每天都站在闪光灯之下,嘴角上扬,以最完美的姿态面向镜头,说着一句句早就在台下背过无数遍的稿子。成为众所周知的公众人物。被爱的同时,也被厌着。

    被那么多人喜爱,快乐么?

    快乐。

    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快乐么?

    快乐。

    活在这个圈子里,快乐么?

    快乐……么?

    被别人误解厌恶,快乐么?

    ……

    不要欺骗自己了,你一点都不快乐,这里除了光芒,金钱,追捧,什么都给不了你。世界就是如此,你又何苦刁难自己,不如趁早了结……

    忘记了是从什么时候起,这样的声音一直在大脑里回响,他好像是另一个我,想法设法把自己逐出这个世界。

    之前压力很大,网上一直在流传什么整容,或者三角恋关系,甚至更糟糕……本没有发生过的事就可以凭空出现,讲述的却又如此真实。人何苦为难人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傻子,这就是人的本性,你需要生存,他们又何尝不是。利用你无心的举动编写出抓人眼球的话题,世界就是如此,那么险恶,趁早离开吧!

    另一个我的声音再一次出现。仿佛咒语般侵入我的内心深处。不知不觉咬住下唇,感觉带有一丝甘甜的血腥味从牙缝中渗入,流进口腔。我感觉自己在下定什么决心,又好像不是。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那血红色的曼珠沙华绝望的绽放着,那样美丽,让我好想拥抱它,与它一起沉静的睡去……

    “嘶……”视觉渐渐模糊…又出现清晰,眼前的花儿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唇上的疼痛。

    “幻觉么……”手抚上额头,按了按两边的太阳穴。

    “槿易啊,头疼吗?不要压力太大,时间久了这些自然会平复下来的。”经纪人不知何时站到我的身边,一脸担心的说。

    我抬起头看着他,感觉胸口很闷,虽然不是看着镜子,但我知道,自己的脸色已经臭到了极点。

    “你的嘴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一会就要出发去发布会了,现在带你去医院吧,不要耽误行程啊。”他的眉头紧凑,很着急的样子。

    而我,二话不说的略过经纪人,走回自己房间,锁上门。

    “哎!?槿…槿易?”

    依旧没有理会他,慵懒的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望着洁白的天花板。听到了屋外关门的声音,看来他走了。

    我这是怎么了…不干他的事,又对他耍什么脾气……胸口越来越闷,我仿佛看到有一块巨石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无法呼吸。伸手想要推开它,却又扑个空。

    “该死!”我发泄似的怒吼出来,手臂重重的砸到床上。

    你做的很好啊,或许你们真的有些情意,但不要忘了,你不过是他养家糊口的工具,你快些振作起来,才能回去继续帮他挣钱不是么。为了钱,他不停地给你接各种通告,为了钱他可以让你去做任何事!人心多么的丑陋啊,快快离开这里,去一个纯净的地方吧!

    声音再一次回荡在我脑海,天花板出现了一朵朵悄然绽放的曼珠沙华,它们在雪白色墙壁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妖艳。

    我愣了神。

    花美么?

    美……

    那颜色艳么?

    艳……

    其实你也拥有这种颜色,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只要拿来刀子,在手臂上轻轻一划……

    我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从抽屉里拿出壁纸刀,毫不犹豫的在胳膊上一划,鲜艳的血红色蔓延开来,我也回了神。

    “啊嘶!”马上抽了几张纸巾擦拭血迹。我到底怎么了……感觉自己慢慢和心里的那个声音融为一体,越来越向往那一朵朵曼珠沙华,越来越想逃离这个世界……那个来自我内心深渊的声音不就是我么,那个真正的我,被束缚在黑暗里,腐败的我……

    我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抬头看了看时间,该去发布会了…… 简单收拾一下,又在手臂上贴了两个创可贴。好在划得不深,不然就不好处理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咱们这就去现场,平时这些话不用说的,但是看你最近状态不好,我还是想特地嘱咐一下你。”经纪人已经在楼下了,见了我来,露出一丝喜悦,拉着我上了车。但在我看来,一切都如此令人厌恶与心烦。

    “记得保持微笑,不要带入个人情绪,知道吗?”他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而我就淡淡的看向窗外,愤怒的人们,快乐的人们,悲伤的人们……忙碌的人们,放松的人们,无所事事的人们……乞讨的人们,工作的人们,路人们…我是什么呢…在这个世界里,我是什么呢……看着景色向一帧帧幻灯片播放着,心里越是压抑,我找不到那所谓的希望,生的希望。

    不知不觉到了目的地,来到化妆室上了装换好了衣服,发布会也就正事开始了。

    我勉强的扯出一丝微笑,上扬嘴角,面向镜头。很假吧,我的微笑。

    早就忽视时间,我只知道,我快撑不住了,现在的我面部肌肉僵硬,脸部有微微的抽搐,我尽量控制好面部表情。很难受…为什么呢,不开心也要微笑么,哦,对了。为了事业,为了生存。

    终是坚持不住了,单手捂着鼻尖一下的位置,缓缓低头,肩膀微颤,一滴泪珠落到了我的皮鞋鞋尖上。不行了,忍不了了,好痛苦……

    无意中看到台下经纪人的口型:保持微笑。

    我只得再次抬起头,冲着大家说:“不好意思,眼睛有点不舒服。”接着又尽量微笑着。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回来的一路上,经纪人的抱怨也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心累,很累。下午的行程全部推掉了,我回到了家,可能也只有在家,我才会安心一些。

    没有食欲……之间躺在沙发上,足够安静,足够心累,我又看到了那曼珠沙华,它就静静地开在那里,好像正在等待我的触碰,那种绝望之美,你知道么,实在太美了……太美了……

    我就看着幻觉里的花,看到深夜,毫无睡意,失眠这种事数都数不过来,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每晚睡个两小时我就很知足了。心口还是很闷,感觉无法呼吸,可是我却还活着…为什么啊,我明明都快喘不过气了……那个声音又再次出现:

    思考的怎么样了,你真的没有必要在这个世界存活了,你不快乐。去那里吧,极乐世界。

    呵,我冷笑。

    在这个不特殊的不眠之夜,我看着天花板的花,入迷的看了一晚上。

    我和往常一样,看到了清晨第一缕阳光。习惯性打开手机……

    “乔槿易整容后遗症:发布会笑的面部抽搐到流泪。”

    “盘点整容明星:1.乔槿易2.……”

    “整容后遗症的可怕:控制不住面部表情……”

    “啪……”把手机关机丢到了桌子上。

    “咚咚咚!”一阵拍门声想起。这个时间,除了经纪人人没谁了。

    “槿易!你醒了吧!你看新闻了吗!”果不其然,是他。

    “开门吧,我知道你醒着!”见我没有动静,他继续拍打着房门。

    我拉开窗帘望着天。

    就是那个地方,向往么。

    向往。

    从桌上拿来壁纸刀。

    “槿易!槿易啊!开门!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别想不开!”经纪人重重拍打着房门。

    我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一般。

    割脉。

    只见一滴一滴的血滴到地上,逐渐蔓延,像极了那血红的曼珠沙华……血越流越多,我静静倚靠在墙上,沿着墙滑坐到地上,慢慢的视线模糊,失去意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我闭上双眼,泪水从眼角溢出,划过脸颊,它是那样滚烫。我想,这就是我最后的温度了吧……

    再见,世界。

责任编辑 发炎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新疆时时彩号码分析器 时时彩大小技巧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后三位技巧 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连带线 新疆时时彩是什么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预测分析 免费的时时彩计划软件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视
重庆时时彩网址 时时彩五星通选怎么玩 新疆时时彩查询走势 新疆时时彩专家预测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