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世江湖 只愿与君策马行

作者: 盘丝仙  发表时间 2014-06-04 18:00:19 人气:
编辑按: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又是岁月静好的一天。

    四仰八叉躺在藤椅上的泰帅一边剔着牙,一边眯着眼睛看向在远处广场上操练的女土匪们。嗯~一张张小脸儿满是汗水,肌肤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着健康的光泽。女人啊,还是要充满活力才有吸引力,真不知道那些贵族公子哥儿们怎么会喜欢身子弱到风一吹就跑的闺阁小姐。还是自己寨中的女土匪们够味儿啊,想到这里,泰帅情不自禁地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咳咳。”一声娇软的咳嗽声突兀地冒了出来。泰帅仰头一看,脸色瞬间垮了下去,原来是自己的孪生妹妹泰美正鄙视地看着自己。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成天想着跟自己争寨主之位,笑话!就她那小身子骨,自己吹口气她就能散了架子!除了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扭着条泥鳅似的身子,她还会个啥?

    泰美巧笑了一声,看向泰帅的嘴角,讽刺道,“哟,姐姐你又流口水啦?”

    泰帅瞬间炸毛,回吼道,“我呸!什么叫又?还有!以后叫我哥哥!不对!叫我大当家的!”

    “哥哥?”泰美转了下眼珠子,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往泰帅档部一抓,抓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冷笑道,“你还真把自己当男人了?”

    “干什么你!”泰帅一把打开泰美的手,吼道,“别碰我的土豆!”

    泰美的眼角一阵狂抽,随即张口挖苦道,“上次放了个茄子,结果一个下蹲跳撑破了裤子,所以这回学乖了,放了个土豆进去?”

    泰帅的脸上风云变幻了一阵,随即抠了抠鼻子,将鼻屎弹到泰美的衣服上,说道,“其实我本来就是个男人,只可惜误入了女人的身体。”

    “原来如此,看来我这个做妹妹的,有必要帮帮你了。”泰美坦然自若的将沾上鼻屎的那块衣服撕下来,给泰帅擦口水。

    “哼,用不着你好心。”泰帅一个鳄鱼打挺,潇洒地顶着嘴角硕大的鼻屎,飞奔向广场上的女土匪们,纵身一跃向人群的中间喊道,“姑娘们!我来啦~~~”女土匪们脸色瞬变,不约而同地往旁边躲闪,只闻“扑通”一声,泰帅以狗吃屎地姿势摔在了地上。“哎哟喂,我的老腰啊....”泰帅灰头土脸地爬起来,锤着腰哀嚎道。

    女土匪们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整齐划一地喊道,“大当家的好!”

    泰帅叉着腰,大声道,“既然知道我是大当家的,就得听大当家的话。不能丢了我们泰家寨土匪的纪律性和面子。”泰帅扫了一眼周围的女土匪,伸出手指点到,“你、你、你还有你,今晚来给大当家的侍寝。”

    被点中的几个女土匪神色纠结,半响其中一个才答道,“我们卖艺不卖身,请大当家的自重!”

    “啊哈哈哈哈!”泰帅仰天大笑道,“我就是因为不自重才活了这么多年!”随即泰帅走向刚才说话的女土匪面前,用手指轻挑她的下巴,问道,“小心肝儿,你叫什么名字?”

    女土匪结结巴巴地说道,“二....二蛋。”

    “哎呀呀呀,长得多么健康美丽,乖乖二蛋宝贝,跟了大当家的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要啥有啥”泰帅引诱道,只是她见二蛋一直一动不动,便问道“嗯?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大当家的...你..你嘴角有个饭粒...”二蛋说道。

    泰帅深情地看着二蛋,邪魅狂狷地伸出舌头,绕出一个诱惑的弧度,舔向了嘴角的——鼻屎。“我呸!怎么这么咸!”泰帅跳着脚呸呸呸个不停。

    “哼,这就叫自作自受。”泰美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泰帅的身后,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女土匪们连忙齐声道,“二当家的好!”

    “今日的操练就先到这儿了,你们先散了吧。”泰美指挥道。女土匪们一个个松了口气,飞似地逃到泰帅的方圆百里之外。

    泰帅眯着眼睛打量着泰美玲珑有致的身影,这厮论武功,不及自己一根指头。论相貌,不知自己比她帅气多少倍。论身材,还是自己更加魁梧高大。可为什么寨子里的女土匪们都只听她的,而不把自己这个大当家的放在眼里了?莫非是因为她们对英俊潇洒的本当家心生羞涩之意?可不对啊!泰家寨可是以豪放女土匪而闻名天下的!怎么会这么容易害羞呢?

    正当泰帅左思右想之际,泰美挡住了泰帅的脚步,阴森森地说道“大当家的,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

    “哎呀,一转眼就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了!”泰帅捋了捋头发,眼里挡不住的兴奋之意。

    泰美心中着实郁闷,自小泰帅和泰美就在泰家寨上由母亲,也就是上任寨主抚养长大。整个寨中都是女土匪,除了平日里下山打家劫舍以外,根本看不到男丁,这里就相当于是山寨版的女儿国。想当年泰帅也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小女孩儿,可自从八岁那年,泰帅和泰美在偷溜下山的路上,碰到了一个恍若谪仙的美男子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童以后,两姐妹就开始分道扬镳了。泰美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有女人味儿,只为了配得上那个美男子。而泰帅则把美男子视做自己的偶像,从此踏上了女扮男装的不归路,渐行渐远.....

    泰美深呼吸一口气,强行压住心中的怒火,缓声道,“还是相夫教子妥当一些,看来纠正你性取向这件事,已经刻不容缓了。”

    “什么纠正?我的性取向很正常!男人喜欢男人,女人喜欢女人,就跟男人喜欢女人一样正常。哪里需要什么纠正!”泰帅不满地嚷嚷道。

    泰美从袖子里抖开一张卷轴,念到:“吾儿泰帅,今已年满十八,身怀绝技武艺高超。为娘思儿心切,故以令尔前来洛阳寻娘为题,限期三个月。若尔不能完成所托,老娘抽死你丫个王八蛋羔子!就这样吧!小犊子!勿念!”

    泰帅原地沉默了几秒,问道:“为什么你会有娘的卷轴?娘什么时候给你的?”

    “娘在嫁给洛阳的那个棺材脸之前,偷偷塞给我的,让我在你十八岁的时候给你。”泰美不紧不慢地将卷轴递给泰帅。

    泰帅打开卷轴,看上面龙飞凤舞张牙舞爪的字迹,定是娘的没错。泰帅又不甘心地问道,“为什么娘只让我去找她,不让你去?”

    “谁知道呢?”泰美扭了扭脖子,继续说道“也许,是我比较适合当泰家寨的大当家吧~啊哈哈哈哈哈~”

    在泰美放声浪笑中,泰帅捏了捏手骨关节,泰美立刻收了声。

    而后泰美为挽回颜面,故作严肃道,“这三个月里,我会帮你好好打理山寨的,只是娘那边,要是你没有在限期之内到达,呵呵,后果你懂的。”

    “这个我自然知道,替我照顾好寨里的姑娘们,好生安慰她们,别让她们为我的离去而太难过。”泰帅迎风洒了些鳄鱼的眼泪。

    泰美腹诽道,难过?哼哼,等你走后寨子的姑娘们肯定会举办个空前绝后的庆祝派对的。“哎等等!”泰美叫住了举步往山下走的泰帅,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递给了她一个香囊,说道“你把这个带着。”

    “啥玩意儿啊?”泰帅拿过香囊闻了闻,说道,“这么姑娘家的东西,还是个没味儿的。”

    “这香囊是专门追踪用的,人的鼻子闻不到。我可以通过这个香囊,飞鸽传书给你。”泰美耐着性子答道。

    泰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要是寨里的姑娘们写情书给我,也要飞鸽传书给我啊!”

    “砰”泰美一脚把泰帅踹出了寨门口,扔了个包裹给她后,仰着头,屁股一扭一扭地往回走。

    泰帅运足丹田之气,大声吼道,“美人们等我回来!来!来!来!来!”吼声过后,飞禽飞,走兽散。震得泰美耳膜流血,回手扔了个石头砸向泰帅,可惜泰帅早已挎着包裹,唱着歌下山去了。泰美气的直磨牙,半响,叹了口气,低声道,“祝你此行一路顺利吧。苍天在上,一定要把她给掰直了啊!”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下载新疆时时彩助手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奇偶 新疆时时彩3三星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 时时彩后二平刷万能码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三星势图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现时开奖记录 新疆时时彩2星组选 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图表 重庆时时彩网络投注站 时时彩后一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