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第一章 归来

作者: 春裳  发表时间 2014-06-04 18:00:19 人气:
编辑按:
    第一章 归来

    日暮时分,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萧湘镜终于抵达一个小镇,不由欢欣雀跃:今日终于不用在野外露宿了!

    连日赶路下来,她双腿如同缚了两块巨石,每抬一步都沉重酸痛。此时她只想找张床,倒头就睡。这个小镇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客栈,疲惫之下萧湘镜也不挑,就在遇到的第一家老旧的客栈住下,草草吃了碗面,回房洗了个澡,便饿虎扑羊般扑到床上,咕哝了一句:偷马的小贼,别让我逮到你,否则我一定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咕哝完,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

    萧湘镜是当今武林四大世家之一抚州萧氏的二小姐,不过她从小便在点苍山跟随点苍掌门韩宗烨习武,两三年才回家一次。韩宗烨乃当世剑道名宿,萧湘镜资质虽不算绝顶,倒也尚佳,她跟随韩宗烨修习多年,剑法亦有小成,在现下年轻一辈中,武功也算是佼佼者。此次急匆匆赶回家,是因为接到姐姐萧湘语的飞鸽传书:父亲病危!

    三日前她策马赶路,无意中看见路边不远处有一处小湖,一直风尘仆仆的赶路,几日未曾洗澡,这个小湖边有乱石草丛掩着,即便有人经过这条路,也绝难发现不远处的湖中有人。于是她将马栓在树上,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洗完爬起来穿好衣服,摸出草丛一看,她栓在树干上的马已经不翼而飞!马上的两个包裹那偷马贼倒是没拿走。包裹里除了换洗的衣裳行李,还有银子和带给父亲的礼物,颇为贵重。这小贼倒是稀奇,只要马,不图财。

    她极不喜欢在野外的树林子草丛里过夜。荒郊野外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各种野兽的嚎叫声不绝于耳,她艺高人胆大,并不惧怕,但是在荒郊野林里过夜,蚊虫叮咬,还须提防野兽爬虫,哪能好好休息。

    没了马,她白日行路,夜里取一件外衣铺地而眠,整整三日,待她走出这片荒郊,已是蓬头垢面,浑身酸痛,好不凄凉。

    若不恨得那偷马贼咬牙切齿才怪。

    次日清晨,好好休息了一晚的萧湘镜疲乏尽去,精神抖擞,在小镇上买了一匹马,马不停蹄往抚州驰去。 到了萧家府邸大门前,她勒住缰绳,翻身下马,被门口的守卫拦住:“这里是私人府邸,不得乱闯,你有什么事?”萧湘镜眉头微微一皱,道:“你是新来的?”这时另一个守卫自府邸走出来,见了她,激动得直呼:“二小姐回来啦……二小姐回来啦……”忙不迭奔进去通传。拦着她的守卫忙缩回手,赔笑道:“属下是去年冬天才来这里当差的,无缘得见二小姐尊容,适才不敬,还望二小姐莫怪。”萧湘镜一笑,将缰绳交与他,踏进家门。

    萧家总管薛绪迎了出来,惊喜不已:“二小姐,你可回来了,老爷天天盼着你呐!”萧家的三个儿女,除了二小姐萧湘镜常年在点苍派学武,大小姐萧湘语和三少爷萧湘远都在萧宅跟父亲萧显住在一起。

    萧湘镜劈头便问:“薛总管,我爹的病怎么样了?”大姐传给她的信中用了病危二字。

    薛绪微笑道:“病情已经稳住了,只需卧床静修,无甚大碍。”

    二人也不再多言,薛绪引她到萧显养病之所。萧显病重后便不住平日的卧房,搬去了后院的一个叫松涛苑的偏院。萧湘镜忧心父亲的病况,急火火正要往里冲,却被松涛苑前的护卫拦了下来。一日之内在自己家里被人拦了两次,她心头起火,正要发作,薛绪伸手将她拉住,转而向护卫客客气气道:“烦请通知老爷一声,二小姐回来了。”一名护卫应了,进松涛苑传话去了。萧湘镜讶然道:“进去还要先通传么?”薛绪点点头:“是的,老爷搬到松涛苑后便定下的规矩,任何人要松涛苑都要事先通传,两位夫人、大小姐、三少爷来了,也是一样。”传话的护卫折返,恭恭敬敬道:“老爷请二小姐进去。”只说请二小姐,而没有说请二位进去,那薛绪便不能进了。薛绪面色如常,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了。”

    萧湘镜冲进房,只见一名老仆扶着父亲缓缓起身,将一个大软枕置于父亲身后,让他半躺在床榻上。

    她大步奔过去:“爹,你身体这么虚弱,就不要坐起来,好好躺着嘛。”

    萧显面上带着虚弱而疲惫的微笑,端详女儿的脸,道:“不碍事。两年不见,你黑了不少啊。”

    “嗯,跟几位师兄师姐下山历练了一番,天天顶着太阳,晒黑了。爹,你的病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萧显微笑道:“没什么大问题了,还得多谢苏大夫。”

    萧湘镜早就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她先前只顾父亲,未曾细看。只见苏无秀一袭青衫,眉眼清俊,神情疏淡,正在收拾针具丹药。

    天渊医阁是当世声名最盛的医学门派,每日前往看病的达官显贵、江湖人士、平民百姓不计其数,这便造成病患多,医者少的局面,医阁里尚且忙不过来,对花重金请大夫出医阁上门诊治的请求大多是婉拒。当然,天渊医阁的大夫上门诊治的情况虽极为少见,但也不是绝对没有,比如此时的苏无秀,而且这位苏无秀来头还不小,是天渊医阁阁主的六位入室弟子之一。

    萧湘镜朝他一抱拳:“苏公子,久仰大名,多谢!”

    苏无秀亦一揖,淡然道:“客气。”

    他收拾好,便告辞了。老仆也退出房去,独留父女二人。

    萧显问她的近况,萧湘镜跟他讲这两年遇到的趣事,说着说着,见父亲神色渐渐疲劳萎顿,想他大病初愈,不宜过多打扰,便唤了老仆进去服侍父亲睡下,也离开了松涛苑。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0到9的对应号是 新疆时时彩几号开始 新疆时时彩今日计划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重庆时时彩封盘时间 时时彩官网平台注册 新疆时时彩稳赚群428000
重庆时时彩网址 排列五历史号码比较器 彩票客户端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下载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开奖规律 什么看新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