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无题

第二章

作者: 春裳  发表时间 2014-06-04 18:00:19 人气:
编辑按:
    第二章

    萧湘镜向薛总管打听了苏无秀的住处,出了松涛苑,便直接去找他,老远的就闻见一股浓烈的中药气味。只见廊下摆了一只红泥小火炉,苏无秀拿一块湿布隔着手,取下炉子上的陶制药罐,左手用一双红木筷子按在药罐口的封纸上,将罐子里的中药汁沥出来。

    她上前问道:“这是为家父煎的药么?”苏无秀眉也不抬道:“不是,是为我的药童煎的。”

    “哦,他得了什么病?”

    “被蛇咬了。”

    药已沥好,苏无秀端了盛药的青花白瓷碗,转身进房。房内除了主卧里有一张雕花红漆白纱帐大床外,外间摆了一张屏风,屏风后还有一张小床,床上正坐着一个八九岁模样的童子。

    萧家即使是客房里的一张屏风,也是精美奢华的。屏风上绣了一副孔雀仰天展翅的图案,屏风上孔雀的羽毛并不是画上去然后彩线绣制而成,而是用的真实的孔雀羽毛,屏风上还有许多青金石、绿松石、珍珠和玛瑙做点缀。

    那童子背对着二人坐在床上,一双胖乎乎的小手在屏风上又摸又揪,似想扯一根孔雀翠羽下来,又怕弄坏了屏风,不敢太使劲。苏无秀未出声,而萧湘镜见此情景觉得十分有趣,也未说话,倒是那小童子闻到药味,转过头来,见了站在身后的二人,吓得差点跌下床去,结结巴巴道:“公……公子!”

    苏无秀面色不见喜怒,将药碗递给他,说道:“小芥,今日吃药不许吃糖。”说着手伸到童子枕头下,摸出两粒糖来。

    小芥乖乖端着药碗正要喝,闻言惨叫了一声,哀求道:“公子,喝完药不吃糖会苦很久欸,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把糖给我吧。”两眼泪汪汪,眼巴巴着苏无秀手里的糖。后者仿佛未看见小芥可怜兮兮的表情,萧湘镜微笑道:“你如果是因为他拔屏风上的孔雀羽毛而惩罚他,大可不必,一根羽毛罢了,拔了便拔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他还没有拔下来。糖还是给他吧,这么小的孩子,喝这样苦的药,没有糖压一压苦味,太难为他了。”苏无秀对小芥略施薄惩,罚的是不可觊觎人家的东西,即使是未遂,然而起了意,便非罚不可。他懒得解释,淡淡道:“我罚他并不为这一跟翠羽,他年纪虽小,但已经懂事了,该知道分寸,错了便要罚。”他口气平淡,然而言语之意却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不过一个孩子而已,况且已经认错,他也太较真了。萧湘镜脸色一沉,二话不说,抓住他左手,掰开手指,将掌中的两颗糖抢了过来,转手递给小芥:“我喝完药如果没有糖压一压苦味,肯定会吐出来。给你!”

    小芥呆呆傻傻看了看萧湘镜手中的糖,又望向自家公子,想拿不敢拿。天哪,居然直接从公子手里抢东西,不得了。

    只见苏无秀立在原地,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目光更冷了三分,他先前听说这位萧二小姐从小在点苍派学武,便知这个女子不会如寻常千金小姐那样知书达礼,但也着实没想到她比一般江湖女子更加豪放不羁,直接抓过男人的手就抢东西,一时呆楞,便让她抢去了。

    小芥见他的神情,知道他是生气的,但又未出言制止,便一把抓住萧湘镜手里的糖,塞到被子里,用腿压住,生怕苏无秀又拿走。公子生气也是生那个女人的气,可不干他小芥什么事。

    小芥咕噜咕噜喝完了药,苦着脸,迅速剥了糖纸,将糖粒塞入口中,使劲吮着,想让甜味尽快赶走口中弥漫的苦味。

    萧湘镜利落的自屏风上拔了一根翠羽下来,放到小芥腿边:“送给你。”小芥一呆,萧湘镜道:“你不是很喜欢么,我送给你的。”小芥望向孔雀屏风,乍一看上去还是精美绝伦,但细看还是可以看出上面少了一根翠羽,总显得美中不足,不由结结巴巴道:“这……不大好吧?”萧湘镜爽朗笑道:“这屏风是我家的,我送你一根翠羽,有什么不好的?”小芥聪明伶俐,闻言脑子飞快的转起来,她这么年轻,不像是萧显的妻妾,萧家大小姐三少爷他都已见过,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

    “你是萧家二小姐?”小芥脱口问道。

    萧湘镜哈哈一笑,抚着小芥的头:“对了,真聪明。”

    萧家二小姐这般和蔼可亲,倒是小芥意料之外的。他乖乖听凭萧湘镜的爪子蹂躏自己的脑袋,心道:我当然聪明了,笨蛋哪里有资格跟着公子。

    这一大一小聊得十分开心,苏无秀这个正主儿倒是一句话也没有,此刻这位正主儿转身正欲离开,萧湘镜记起来意,忙喊道:“哎,等等!”苏无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萧湘镜道:“我爹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苏无秀道:“令尊只要静心休养,不受什么大刺激,就没什么大碍。”萧显明确交代过,他的真正病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这我知道,但到底是什么病嘛?”这个问题他问过父亲,然而父亲只是说没有大问题了,就转而言其他,她当然不好再追问下去。此刻苏无秀也不直接回答,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苏无秀看了她一眼,平静道:“无可奉告,二小姐去问令尊吧。”

    萧湘镜气结:“我爹若肯说,我又何必来问你!”她十分后悔,这个问题应在先前就问他的,方才她的行为必定惹他生气了,现在才问,他自然不肯说。

    她愤愤丢下一句:真是小心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芥一看,直呼不得了,公子的脸色好像有点发青了,赶紧躺下,蒙头睡觉。

    在医阁内,无论身份家世多么显赫的人,对公子无一不是彬彬有礼,几位师伯甚至是阁主,都不曾对公子大呼小叫,还骂他小心眼,乖乖,这位萧二小姐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助手手机版 新疆时时彩专家杀号定胆 重庆时时彩追号技巧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七乐彩历史号码比较器 重庆时时彩停售原因 时时彩官方开奖号码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遗漏分析图 新疆时时彩怎么买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青海十一选五 新疆福利彩票网时时彩 新疆时时彩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