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泉石刀斧

作者: 耿村  发表时间 2014-06-04 18:00:46 人气:
编辑按:
    夜,清泉石上流。

    相命先生说,这几天乾栋是不宜远走他乡的,否则会有血光之灾。尤其应避免与对头相遇,无论是寻仇,还是被人寻仇。

    乾栋辗转反侧。夜里几次按住他那把从不离身三尺的刀。天刚黎明,乾栋终于定下决心,江湖刀头舔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年,从他十九岁起,该他清泉刀客乾栋血溅当场的情况早已出现过多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凶险,但他还不是照样好好活着?这次应该更没有什么险恶之处,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剑客而已。

    想到此,乾栋胸前的伤疤又一次突突的血脉喷张。他要寻仇!

    江湖人称清泉刀客的乾栋,八年前便已名声大嘈。人秀、刀快、为人亦正亦邪。官府早想拿之法办,正邪两道想将其除之的也大有人在。但乾栋却凭着一手十一式快倒刀“泉石刀法”屡屡全身而退。六年前荒季,江湖人称“鬼见愁”的开封府副总捕头郑严率七名精锐捕快夜围乾宿,乾栋破窗应战,六刀放到两人,夺路而逃。郑严等四名捕快狂追不放。寒月之下乾栋破风疾进,郑严踏影狂追。落枫岗前,乾栋忽然急停,回首便是一刀“泉石飞流”,刀影如电,复转身疾进。郑严随之凝止,松林风动,人分两片。江湖大嘈!四年前三十万禁军总教头国扬飞奉皇命领军前出镇边,大军夜宿观涛寺。恰逢乾栋受人钱财追杀一名江湖黑道剑客,观涛寺外扬旗镇,一言不合,一刀即出。大军副右兵马都尉刀未拔出一半已血洒五尺。大军未动先折前锋,国扬飞大怒!下令停营一日。十六名禁军御前跨刀使合围,乾栋死拼无计,被逼至观涛寺前。国扬飞下马拔剑,折波剑剑光封喉。乾栋只求速死,披发赤足,刀法淋漓尽致。剑下战将侠客亡灵过百的国扬飞招法正统老辣,招招致命!乾栋意决,死在三十万禁军总教头刀下不枉虚名。最后一刀“披泉沥海”狂放而出,刀光眩炽,只待此招一出后束手被毙。岂料国扬飞大退两步,毫发无伤,但身上御赐黄金战甲“吡”然豁裂,大军尽皆失色!未待国扬飞令下,飞虎营、飞豹营、龙骑营、骁骑营八千将士齐齐拔刀开进,立欲将乾栋万刀分尸。但国扬飞惊怒之后一言不发还剑入鞘,拔马归营。千军万马旌旗寒刃全无声色,寂然退潮而回。披头散发浑身血迹的乾栋瞬时倒跪。此役江湖传闻更甚。一年前东瀛那霸刀客入东土,一字斩连伤十二人,名派邪教都有。武林群起攻之。乾栋潜行跟踪,扬州品云轩两人对饮一个时辰,暴起拔刀。轰然电闪之后两人刀各归鞘,对笑,再饮。酒未入喉那霸刀客愕然倾倒,面色如生,后脑血箭飞驰。乾栋携刀下楼入市,江湖风头一时无两。有大派高手意欲与其一决高下,乾动却避而不见,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但乾栋自己心中却一直明白,他胸口的那一剑,一定要还。

    给他那一剑的,是当年江湖顶尖大侠“裂虹剑客”林宇。一柄窄刃长剑端的厉害无比。九年前林宇忽然遁迹山林,无人得其下落。但十一年前乾栋初入江湖,应好友之约在长白山下劫一支镖时,却被不期而遇的林宇轻描淡写一剑裂肚,险些命丧当场。直至今日乾栋回想当时仍心惊肉跳。但时过境迁,如今林宇已退隐江湖多年,又已是一介老朽,何必再怕?江湖忽有传闻林宇现在紫茶山隐居,乾栋便觉报仇之日已经到来。

    林宇,却是忧心忡忡。

    隐居多年来,上门寻仇的只有两人。头一人是厉害角色,但行踪被破,林宇同门师兄弟星月兼程赶赴紫茶山。对头只与林宇剑过三招,便发现周围剑光如虹,刚来得及骂出一声“无耻”便被打发回老家。九年中林宇在山村中广布善缘,,山野村民无一户不受其恩惠,均视其为恩公。第二个对头与林宇大战竟日,筋疲力尽之时被早已悄悄再此埋伏的十余个山野猎户竹箭齐发,错愕之际,喉上又被裂虹剑抹了一下,就此了解。可这第三个对头,林宇却是自思万万对付不了的。飞鸽求救,同门师兄弟赶来之时正好收尸。村民猎户?恐怕更会被乾栋砍瓜切菜。静雪飞扬之时,林宇踱至他偏居山野唯一的一户邻居家中。邻居是一对青年山野夫妻,丈夫一把利斧,每天上山砍柴,风雪无阻,总能比别人多砍出几捆。妻子日日一枝扁担,将近百斤砍下的柴伙挑进城去送入人家,都是厚朴本份之人。男子老母去世,林宇怜其孝,费十金,助其风光入葬。男长跪不起,涕泪谢。

    林宇将一张银票和两小锭黄金交与两人,嘱其明日将夫人孩子送入城,然后远避几日。夫妻两人喏喏。

    第二日,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乾栋准时登门,目光如炬,抛开长袍,泉石刀法破雪而出。林宇抖擞精神,裂虹剑嗡嗡长鸣,雪地上两人上跃下伏,刀剑眩目。

    “好剑客!”乾栋想。

    “好刀法!”林宇也想:“今日命休矣!”

    雪地上血点暴现,两人忽的分开,各自都是全身上下血迹斑斑。

    “我还有最后一招。”乾栋冷笑道。林宇“波”的一口喷出一股鲜血,慢慢放下长剑。

    乾栋仰首大笑,正欲跃前挥刀,忽然发现,林宇的身前,多了一个憨厚的山野青年,手中,一把闪闪的利斧。

    “滚开!”乾栋怒斥道。

    山野青年慢慢抬头,乾栋刀出,山野青年衣裂血迸。

    “快走!”林宇急怒道。山野青年慢慢摇头。

    乾栋忽然有些好奇,一个不复杂的山人,会不怕死?那么,吓到他死!

    乾栋刀似电出,山野青年布衣如叶飞起,带着片片血肉,但仍直直的挡在林宇身前。“本来不想杀他的。”乾栋想。无奈一笑后,准备一倒了其性命。刀锋稍转,乾栋正闭起眼睛想反手一刀劈落时,忽然大吃一惊发现,对面山野青年的手,在他之前已高高举起。

    “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乾栋目瞪口呆想。随后他便发现,他的刀,已连着他的一条右臂,落在了雪地上。山野青年忽的跌倒,手中,那柄利斧汩汩的滴着热血。

    乾栋嘶声惨叫,但他立刻以一个职业刀客的本能发现,即使他少了一只手,他也仍然可以杀掉面前的这两人,因为他的对手们全都躺在地上,全身四处流血,恐怕比他伤的更重。

    乾栋歪倒在地,他需要休息,也许只要几分钟,他便可以再次用左手拿起刀,用最后的力气杀了这两人。

    雪地上此时又走来一人,雪与血中的三人同时回头看去,却是山野青年的妻子,那个挑柴卖的女人。她目无表情的走来,看着地上的血,看着天上的雪,又看了看三人,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回去,从雪埋的柴堆里抽出一根扁担,她天天用来挑柴的扁担,然后再次走回来,这次她只看了看乾栋的脑袋。

    乾栋忽然想,相命先生说,这几天,他是有血光之灾的。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时时彩四星平刷技巧 新疆时时彩走势三星 时时彩密码在那里找回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幸运号码中大奖 时时彩总龙虎和的意思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时时彩龙虎和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软件cpzyrj 新疆时时彩几点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新疆时时彩票预测 新疆时时彩票开奖查询 新疆时时彩奖金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