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李作死外传

作者: 毛疏狂  发表时间 2015-03-24 11:38:40 人气:
编辑按:
    我叫李策,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是一名医生。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小李飞刀第N代传人。

    我一直梦想着成为李寻欢那样的绝世刀客,只可惜天朝对管制刀具限制得厉害,我为了正大光明地持刀行凶杀人,噢,不,应该是行侠仗义,于是我成为了一名医生。不管是飞刀还是手术刀,身为一个刀客,你必须得有自己的刀不是?

    我的偶像是李寻欢,为了符合他后代传人的身份,我给自己取另外一个名字——李作乐。然而这个称谓,除了我自己,基本上没人记得。熟识我的人,一般都叫我李作死!

    关于这个外号,我想我有必要向大家解释下。因为我的主业是刀客,医生只是我的副业,所以对于医学,我一向是一知半解的。我的毕业证和文凭以及那些所谓职业资格证书都是靠着天资聪颖和考前突击才拿到手的。一拿到证书,我就把书本丢到爪哇国,把知识还给了老师。我一直都很想跟老师说:“老师,不好意思啊,我把知识都还给你了,你看看什么时候也把学费还给我?”最后想想,侠之大者,不拘小节。本着大度宽厚的处世原则,我就不去在意这些细节了。

    说老实话,比及我华丽丽的学历,我的真实操作水平顶多能够当个乡村畜牧局的兽医。对这个神圣伟大的职业,我也一直心有神往。只可惜我没有葵花宝典,所以没办法实验能不能用这个方法将那些做了节育手术的种猪变成无敌猪界的一代高手。

    一开始我也不是那么想当医生,而是向往厨师、混混这类职业(反正都是拿刀的)。但后来深思熟虑,现在蓝翔那么黑,难保新东方是不是也这样。当混混什么的,太危险太血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行走江湖,安全第一。加上菜刀和砍刀都偏于厚重,不太适合我家的功夫,最后也就放弃了。总不至于让我背着一堆菜刀和砍刀施展小李飞刀吧,压都把我压死了。

    由于动机不纯,我的医术可以说用惨不忍睹都不足以形容。虽然至今没有出现什么致人死亡的医疗事故,可总爱把剪子,纱布啥地落在别人肚子里。我们主任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多说什么,一记大力金刚腿就给我踹过来,同时以雄浑的内力催动少林狮子吼秘法,中气十足地咆哮:“李策,特么的你作死呢?”次数多了,大家都习以为常。李作死这个名号也就这样慢慢传开了。不说街知巷闻,总之医院里的扫地大妈都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物。

    不是我明白,而是这个社会变化快。有一次,一个哥们儿阑尾炎犯了,送过来让我给动手术。我刀客的职业病一犯,三下五除二给他开了膛,干净利落地把他的阑尾切下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开始做缝合了。没办法,谁叫我刀快呢?

    我把切下来的阑尾给他看,开始我也没有注意,等我反应过来才发现我连着把他的盲肠都给切了。哎,怪不得说有时候太快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说到底,咱也是实诚人,当时也没想什么索赔什么的。就拎着那截盲肠冲着那哥们儿说:“对不住啊,哥们儿,一不留神把你的盲肠给切下来了。要不我重新做手术给你缝回去,你放心,这次绝对不收钱。”

    那哥们儿是四川人,要不怎么说四川人耿直呢。他操着一口地道的川普,显得特别淡定:“mei四(没事),说实话,我也不差那几个钱。不过看你这个哥子祝(做)事还是比较周到,我就不跟你推辞了。你给我咒(塞)回切就是了!”

    我正要开动,他突然叫住我。我心里思忖,他是不是反应过来要反悔了。谁知道他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都记忆犹深的话:“嘿!哥子,你刀啷个快,帮忙给我切半边肾安?劳资也要切换个艾疯六!”

    我的刀很快,他还没有感觉到痛楚,我就给他弄完了。后来我仔细想想,自己犯了这么多事儿还没被开除出医生队伍,大概也是因为我刀快的原因吧!想想也是,我刀快,基本上我做的手术都用不着麻醉师。这一两年下来,得替医院省下多少麻药啊?

    那哥们儿做完手术,拎着自己半边肾和阑尾,一颠一颠地往外走(刀落下之后很久,他才开始感觉到难以言说的疼痛在体内蔓延),一边走还一边说:“哥子,你是个好人哪!好久走我们那里切耍,我不是给你提劲打靶(吹牛)的话,你过来肯定给你弄巴适,三温暖,大保健,不差钱!”

    ••••••

    我一度认为自己所向无敌,孤独求败,恩,至少在这个医院。直到后来我遇见了她,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她会是我生命中最强大的对手。

    她就是诸小穆,镇子里卫生所的护士。别看她长得文文静静,骨子里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学生时代是我们这片儿最为凶名昭著的小太妹,手持两把王麻子菜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有一次,她在路上吃肉丸子,不知道怎地落了一颗在地上,被路过的一条狗给衔走了。

    这狗也不是一般的狗,是镇里猪饲料厂长家儿子的狗。这事儿要搁在别人身上也就算了,毕竟厂长家有钱有势,没必要为了一颗肉丸子和一条狗跟厂长家过不去。再说厂长那儿子也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小角色,那可是我们小镇四大恶人之首,幼儿园、小学生的噩梦之一。

    偏偏遇上小穆了。诸小穆先是把狗杀来吃了,拎着两把菜刀就出了门在街上转悠着想要砍人,足足追了那厂长儿子十八条街,吓得别人半年没敢出门。初中一毕业,就往那雾霾漫天,大雪纷飞的北国逃了,做了一个名北漂。临走前说了那么一句话:“我还记得那天我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自此一役,诸小穆声名鹊起,江湖人称“狂砍十八条街”!小镇上的人们把这个事件叫做一个肉丸子引发的血案。后来被一个到小镇度假的著名导演得知了,激发了他创作的灵感,拍摄成一部十年无人看懂的意识流武侠巨作《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这个导演,好像叫什么陈楷鸽来着。

    初九,早晨,大雾。医院刚刚开门,还没有正式开始工作,大家都是睡眼惺忪地趴着早饭。突然听到医院门口有人在大声嚷嚷,细细一听:“李作死,你特么地快给老娘滚出来。!”

    主任看了看我:“小李,你又惹什么事儿了?这大清早地还让不让人消停了!走,大家都跟着看看去!”说完,吧嗒一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就领着我们出门。

    走到门口看到一个女的,兀自在大门口破口大骂,个子不高,长得也还不错。只是手里两把菜刀,一口标准流利不带标点符号如同行云流水,无一丝一毫滞碍的国骂怎么看怎么有些古怪。

    主任叼着一杆天下秀香烟,上身红背心,下身小短裤,外面披着一件白大褂,穿着两块钱一双的蓝色人字拖。身后跟着一群同样叼着天下秀香烟的白大褂小弟,霸气十足,牛逼哄哄地冲着外面就是一通狮子吼:“干嘛呢!干嘛呢!大清早瞎嚷嚷什么呢?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诸小穆丝毫不怵,娥眉一挑,菜刀往拉伸门上一架:“谁是李作死?”

    我李作死是什么人物?小李飞刀第N代传人,江湖上排得上号的著名刀客,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也不能在这小姑娘面前弱了气势,丢了咱老李家的名头。

    摸摸荷包,好像没有带烟。赶快从地上捡起一颗还未燃尽的烟头放在嘴里:“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劳资就是李策李作死,小李飞刀第N代传人!有话说,有屁放!”

    诸小穆冷目如星,死死盯着我。我眼神凌厉,毫不示弱地瞪回去。一时间我们两个身为绝世高手的气势铺陈开来,惊得众人连连后退。

    无需多看,诸小穆已是绰刀在手。王麻子菜刀,长二十cm,重13.5斤,兵器谱排名第三,暴饮高手鲜血无数。刀拔出来的时候,刀上还带着血。轻轻一吹,鲜血就一连串从刀尖滴落,恰巧正落在一片黄叶上。黄叶直被西风舞起时,人已经消失在西风中,残霞里••••••

    但见寒芒一闪,在场众人不由觉得偏体胜寒。我手中多出了一把刀。没有人知道它从哪里来,也不会有人知道它是怎样发出去的。对手开始动作时,就已经看见了刀光,却无论如何也躲闪不开。刀光一现,就象征着死亡。这柄不起眼的小刀,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小李飞刀,兵器谱上排名第一。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这不仅仅是一个传说,所有不相信这个传说的人都在和阎王爷打麻将。

    飞刀在手,天下我有。看着诸小穆,这个跟我一样出色的刀客。我觉得我这一生可能不会再有遗憾了,至少不会像独孤求败那样英雄束手,长剑空利。我不由想到那不知多少年前,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那场绝世之战。

    现在没有天外飞仙和剑神一笑,有的是王麻子菜刀对决小李飞刀。一样的精彩,一样的绝世,两位绝顶刀客宿命的对决。

    飞刀在我手中翻转,我玩味地看着诸小穆:“你的刀好像不够快!”

    诸小穆淡淡一笑:“临行前特地找村头磨剪子菜刀的老王磨过,吹毛断发。你是不是想要试试?倒是你,不知道你的刀准不准?”

    我放声狂笑:“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这还用问?你是不是幼儿园都没有毕业啊?”说着,我手中的飞刀已经调整好一个完美的角度,一道气机已经牢牢锁定了诸小穆,随时可以带给对方一个惊艳的死亡。

    诸小穆似乎不以为意,依旧轻描淡写,只是攥着菜刀的双手愈发握紧了:“听说有人到你那里割阑尾,你却给别人割盲肠!还有我弟弟到你那里割包皮,你居然给他割成了花边!这还是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话音未落,她已经消失在原地。

    可是哪里还有我的身影?

    一阵暴躁的嘉陵摩托车轰鸣声适时响起,我跨坐在上面叼着天下秀香烟烟头,不屑的笑笑:“小姑娘,就你特么屁话多!你以为我会站在那里让你打,呵呵,真实智商捉急,图样图森破!人在江湖,安全第一。你还是再多几年幼儿园再回来吧!”

    说完,我一拧油门儿。嘉陵摩托车屁股后面的大烟斗喷出一股子带着浓浓柴油味的黑烟,熏了诸小穆一脸。

    我哈哈大笑,骑着摩托车在她滴溜溜身边打转,任狂风撩拨着我凌乱的发型,唏嘘的胡渣。我骑在摩托车上,身上的白大褂被风打得猎猎作响,就像是一个放荡不羁的追风浪子。

    诸小穆站在原地,双眼死死瞪着我,嘴里依然碎碎念叨骂骂咧咧。恨得咬牙切齿,但却无能为力。

    正当我得意洋洋,猛听到摩托车传来一声异响。我心地兀地一沉,主任的摩托车似乎好久没有用过了,该不会是链条断了吧?我擦,关键时候你特么掉什么链子?

    我想,这一次,我大概装逼装过头了!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2星直选 网易彩网 新疆时时彩二星走势图-上牔採网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开奖预 天津时时彩结束时间 时时彩组选120技巧
重庆时时彩网址 360新疆时时彩走势图表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时时彩网 助赢新疆时时彩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河内时时彩彩经网 天津时时彩开奖记录 新疆时时彩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