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公主的江湖

作者: 河粉老师  发表时间 2016-12-14 18:12:02 人气:
编辑按:
    公主出生于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出生那天国家正好打了败仗,父王忙着和大臣们商量国事,无心来照看她和母妃,所以公主出生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接生的老嬷嬷和几个小丫鬟。

    母妃从前是某个娘娘的陪嫁丫鬟,有一日她替娘娘给父王送莲藕汤,恰逢父王那日心情不好,正对着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大臣发脾气,母妃胆子小,心里一慌、手一抖,碗也摔了、汤也洒了。父王雷霆大怒,呵斥了母妃一番,母妃战战兢兢,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父王突然有些不忍,让大臣退下后便喊她起来。父王那日大约心情糟糕透了,急切想找个人倾诉一番。那些内心的软弱和无奈在大臣、妃子们面前诉说多少有些不便,于是身份低微的母妃成了他最好的选择。母妃是个很擅长倾听的人,时不时地宽慰父王几句,偶尔也给父王讲讲宫里宫外的趣事。就这样,两个身份悬殊的人倒也聊得投缘,从傍晚时分一直聊到了月亮升起。母妃那时还年轻,大概有几分姿色,父王突然觉得这个小丫鬟在月光下看起来倒也别致,有种不同于其他妃嫔的美。于是,就在那一夜,衣服上还黏着藕汤汤液的母妃便成了父王的人。

    父王倒也重情,第二日便升了母妃为妃子,虽不及其他妃子显贵,衣食却也是不愁的。只是母妃毕竟身份低微,那一夜之后父王便再没看过她。过了不久母妃便怀孕了,宫里的娘娘们都觉得她运气好,有的娘娘甚至嫉妒她,在背后说她的坏话,“谁知道怀的孩子是不是皇上的呀”,“贱人倒也有福气”,……母妃每每听到这些议论,只当没听见。母妃在宫里无依无靠,加上性子又柔弱,大家都觉得她成不了气候,所以倒也没人想过要去害她。就这样公主平安无事地活了下来。

    公主从小便懂得自己和其他公主、王子们的区别,所以凡事小心谨慎,从不招惹事端。没有特别的事情连大门都很少出。平时就在家里跟着母妃学学绣花,做做菜,看看书。公主特别喜欢看书,书里的故事可有趣了。原来皇宫外有个地方叫江湖,江湖里有小偷和流氓,也有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和貌美如花的少女。小偷和流氓都不得善终,少年郎和少女一般会结为夫妻,恩爱白头。而且故事里的女孩子都跟她一样出生于一个不起眼的家庭,从小不被人注意,却在经历过种种不平凡的事情后收获了美满和幸福的爱情。公主对江湖很憧憬,她渴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去闯荡江湖。

    公主很少见到自己的父王,只在某几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父王大概忆起了往事,便过来她们这里坐坐。父王看上去很威严,公主在父王面前总是怯怯的,头也不敢抬,所以公主连父王的脸都记不太清。父王年纪大了,总是记不住公主的名字,有时候喊她莲儿,有时候喊她平儿……父王每次来公主都会多一个新的名字,母妃总是笑笑,不去纠正,公主自然也不敢说。公主觉得如果不下雪的话,父王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想起她这个女儿吧。

    可是有一日这个陌生的父王竟然给公主赐了一个名号,并且赏了很多衣服鞋子、珠宝首饰。公主很诧异,同时也觉得很幸福。她想江湖里的女孩子不也都是经历过平凡才得到幸福的吗。大概我也要得到幸福了吧。直到一个从前和母妃服侍同一个娘娘的老嬷嬷过来庆贺她,她才知道原来父王又打了败仗,这次是败给了沙漠上的一个部落,那个部落好像叫什么番,那个什么番的王子听说中原女子个个貌美如花、知书达理,因此过来求亲。父王年纪大了,折腾不起,早就想想个办法求和了,只是一直拉不下面子,听说了这件事情自然求之不得。可是嫁谁呢?其他公主都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舍不得。于是自然而然地,父王就想到了公主,父王想不起来公主的名字,便顺口赐了公主一个名号。

    公主听说了此事惊呆了,半天说不出来话。公主从没想过要离开母妃去那么遥远的地方,更不用说嫁给部落里的王子了。书上说沙漠里的人都不爱洗澡,浑身散发着一股奶腥味。书上还说沙漠里的人很野蛮,吃牛肉和羊肉都不用煮熟直接生吃。书上还说……公主觉得很害怕、很恐慌,可是又莫名觉得有些兴奋。她很想拒绝,可是人微言轻的她能有什么办法呢?母妃也是胆小怕事的人,自然也指望不上。于是素来温顺的公主第一次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定要逃出宫去。公主说干就干,偷偷去负责采购布匹的老嬷嬷那里偷来出宫的信物和小丫头的衣服。公主长得很普通,在宫里也一直很低调,虽然公主害怕得,哦,不,是兴奋得有些发抖,但出宫也顺利。除了不熟悉路线走错了几次,壮着胆子装作新来的,问了几个小太监,倒也顺利找到路,出了宫。

    宫外人来人往,好热闹。母妃说出宫门右拐便是市集,以前她和其他丫头们最开心的就是去市集给娘娘们买胭脂、水粉和一些小玩意儿。市集是公主唯一听说过的地方,所以一出宫门公主便右拐。市集上有包子铺,米铺,药铺,有算命先生,有卖鱼小贩……公主感到很兴奋,这一定就是书中的江湖了。公主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竟然忘了自己是个在逃的公主。几个时辰过去了,公主突然感到有些饿,糟了,忘记带钱了,书上说过,在外面吃东西是要付钱的,这可怎么办?……不过书上不是也说流落街头的少女总是能得到英俊少年郎的相助吗?管他呢,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说,说不定还能碰到好心的英俊少年郎,然后成就一段传奇的爱情。公主痴痴地想着,情不自禁笑出了声。

    走着走着,公主来到了一个叫醉仙楼的地方,对,书上的人都是在醉仙楼吃饭的,那么这里一定是吃饭的地方了。公主去了楼上,学着书里的样子气势十足地说道“小二,给我上你们这里最好的菜”。菜上来了,可是公主觉得这菜看起来不怎么样啊,比平日在皇宫吃的差多了。但是公主饿了,所以一溜烟儿便吃完了。抹了抹嘴,公主就要走,被小二拦住了。小二说“姑娘,结账”。公主理直气壮地说“我没钱”。公主知道,接下来小二会说“没钱还来吃饭,给我打。”然后英俊的少年郎便会来救她了。没想到小二不按常理出牌,喊来了老板,“老板老板,这里有个姑娘吃完了饭不付钱。”老板说“姑娘,你看我们做小生意也不容易,你就把钱付了吧”。公主又道“我没钱,你打我啊,你快打我,你不打我我怎么嫁英俊少年郎。”老板叹了口气,“这位姑娘,看你衣着不凡,怎么是个傻子,算了,你走吧。”公主生气了,“谁说我是傻子,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你知道我来江湖一次多不容易吗,你怎么可以破坏我的江湖”。老板不再理她,回柜台去了,公主仍然不依不饶,“你快打我吧,你快打我吧,你不打我要我怎么办。”邻桌的一个大汉看不下去了,“这位姑娘,老板好心让你吃白食,你得了好处就走吧,不要再影响人家做生意了。”公主正准备发脾气,突然转念一想,或许自己比较独特,所以老天爷给自己安排了一段不一样的姻缘呢,虽然这个大汉似乎在解救老板,不是救自己,但也许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呢。公主仔细看了看那个大汉,大汉长得不丑就是长了一脸大胡子。那个促成母妃和父王姻缘的大臣不也长了一脸大胡子吗。哇,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看来我和他很有缘分。公主走向大汉,对他说“英雄,你是上天派来保护我的,对吗?”大汉说了一句“有病”,便低头接着吃饭。

    大汉吃完结了账就离开了,公主一路跟着大汉,大汉走得慢公主就慢慢走,大汉跑公主也跟着跑,就这样公主跟着大汉去了他家里。公主想上天赐予的缘分不是总那么容易有的,不好好抓住的话就容易错过。所以公主就这样一直跟着大汉。大汉好像是一个人住,公主跟着他,他觉得有点烦,可是又不忍伤害一个孤单的女孩子,便由着她跟着自己。有吃的喝的也给公主备一份,床也留给了公主,自己睡柴房。就这样,公主在大汉家住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早晨,公主醒来,发现大汉竟然坐在院里的梧桐树下抠脚,秋风刮着,梧桐叶伴着秋风缓缓落下,如果大汉不是在抠脚,画面应该很美的。大汉抠得很认真,大指头和二指头之间的缝抠完了便抠二指头和三指头之间,偶尔抠下来一小块烂掉的脚皮,便拿着脚皮对着阳光凝视着,脸上还带着笑容,好像很陶醉的样子。公主觉得很难受,她的白马王子出场的方式可以不对,也可以不是英俊的少年郎,可是他怎么能这么粗俗呢,他怎么能在这么美的环境里抠脚皮呢。

    公主悄悄回到房里流了一场眼泪,眼泪流完了公主写了一张纸条放在桌上,公主绞尽脑汁想了一句自认为很美的话“对不起,你不是我要的江湖”,然后就悄悄离开了。抠脚汉子回屋的时候没看到公主,只看到了一张纸,可他不认识字,便随手拿了纸包了大饼来吃,由于那个神经兮兮的丫头不在身边,抠脚汉子觉得心情很舒畅,所以吃得很开心,忘了洗手。

    公主漫无目的地走着,走了大半晌,肚子很饿,可是她再也不敢去蹭饭了,她怕再碰到一个抠脚大汉。一想到大汉在飘舞的秋叶下笑眯眯地看着脚皮的样子公主就觉得有点反胃。走着走着,公主来到了城门口,城门口聚集了好多人,公主跑过去凑热闹,意外看见了自己的母妃,母妃正拉着一直服侍自己的小丫鬟的手在哭,“我的儿啊,这一别不知何时相见,大漠不比中原,万事多保重。”公主觉得心一阵绞痛,“母妃母妃,我才是你的孩子呀,那是我的丫鬟,母妃,你怎么啦,你因为我逃走太伤心,所以变傻了吗?”母妃听到了公主的声音,脸上流露出惊慌的表情,“快,来人,把这个疯丫头给我带走。”公主还没来得及解释便被几个士兵扛进了大牢里。公主想母妃一定有隐情,一定会再来看自己的。可是公主等了好久,也没等来母妃。倒是每天来给她送饭的老头很同情她,常常偷偷给她在菜里添个鸡腿儿或者添个鸭蛋。有一天大牢里失了火,老头便偷偷地把公主救出来了。老头把公主送到了城外的十里亭,对公主说:“我以前有个女儿,她也喜欢做梦,觉得自己是个公主,会嫁给王子。前不久她得瘟疫死了,再也没人吵着要我找个王子女婿了。姑娘,答应我,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还有,不要再假装自己是公主了……”公主看着老头哭了,她好想说“我不要王子了,我跟着你吧,不然我就没有家了。”可是她转念一想,母妃身处深宫,也管不了她,万一她再被抓进牢里怎么办。想到这里公主便毅然离开了京城,公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着城门磕了三个头,书里的人远离家乡的时候都会磕头,英俊的少年郎也许找不到了,可是活得像个书里的人还是可以的。

    公主走啊走啊,爬过了好几座山,趟过了好几条河,没有钱便摘野果吃,有时候碰到有人家的地方,便留意哪里有吃东西的小孩。公主发现小孩子的心最软,只要你眼巴巴地看着他,他就会把东西让给你吃,还会对着你笑。就这样公主走啊走啊走啊走啊,不知走了多少个日夜。公主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这一路她也想明白了,皇宫是不能回去的,父王不一定知道嫁到沙漠的是服侍她的小丫鬟,假如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别说她,母妃也会受牵连。公主一路走一路胡思乱想着,有时想想皇宫里的事,有时想想江湖里的事。公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她也不愿意再去想这其中的因由。书上也说“江湖事,诸多纷扰,剪不断,理还乱”。算了吧,走一步看一步。

    有一天,公主走到了一座大山脚下,饿了好长时间的公主终于扛不住了,眼一黑,便晕了过去。山上的老尼姑刚化缘归来,看到了饿晕的公主,便把她扛回了尼姑庵。公主醒来的时候看到有人喂自己吃东西,情不自禁又哭了,她想“我一定在做梦,我果然是个不一样的人,就算饿得没饭吃也要做梦”。她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被自己感动了,因此又多流了几滴泪。过了几日,公主弄清了自己的处境,她想一个人流浪太苦了,还不如当了尼姑,至少有饭吃。没有英俊少年郎也不要紧,正好也不用碰到抠脚大汉了呀。

    就这样,长灯寂寂,公主在老尼姑的帮助下剪掉了头发。从此公主跟着老尼姑吃斋念佛,偶尔去山下化化缘,偶尔也收留一些流浪猫流浪狗,日子倒也过得平静。只是每到大雪纷飞的夜里,公主就会想起满身藕汤的母妃和记不清脸的父王,还有那个大胡子大臣,哦,对,还有那个大胡子的抠脚大汉。公主想着这些事情觉得很奇怪,这些事真的是和我有关的吗?为什么感觉那么遥远呢?皇宫啊,江湖啊,这些地方真的存在吗?为什么我满眼只能看到这座荒山,这个尼姑庵,这庵里的枯树,这漫天的飞雪,还有这清冷的月光……公主想着想着便睡着了。庵里的门被风刮开了,在风中吱嘎吱嘎地响着,雪下得很大,门外一片雪白……公主睡得很沉,一夜无梦。

    江湖好遥远,江湖好大,公主只身在江湖……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后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福彩时时彩骗局 时时彩票官网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时时彩后一七码万能码 时时彩个位定胆推算 新疆时时彩计算方法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新疆时时彩有推荐号码 新疆时时彩中奖详情 时时彩后二直选技巧
重庆时时彩网址 新疆时时彩最新算法 十一运夺金时时彩 新疆时时彩28号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