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个背尸工的故事

作者: 金陵叟  发表时间 2014-01-02 20:19:08 人气:
编辑按:
    序

    在大城市有一种特殊的工作群体---背尸工,新疆时时彩三星走势图:他们把病故或暴毙于高层建筑的死尸背到地面。

    自由撰稿人周平一最近想了解这类人的生存状态和行业规矩,于是通过朋友介绍,采访了一家背尸公司的总经理。下面叙述的故事就是依据这老总的录音整理而成的。

    这位老总身材魁梧,虽然肚皮有点凸起,但依然能够看出当年扎实的体育锻炼基础。从那一身名牌西服和衬衫不难看出,他像许多农村人一样力图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城里人,一个成功的城里人,但骨子里依旧保持着农村人的土气。从他滔滔不绝又形象生动的描述,以及刻意的对人生对社会发表的见解,可以推测出他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并有一定的思想。不过他的诸多见解是值得商榷的,有时十分偏颇,并不代表采访者周平一,更不代表本文作者的观点,特此申明。同时根据事先的约定,隐去文中主人翁及有关人物的姓名,对为此而造成阅读上的困难致以歉意。

    第一节

    我来自苏北农村,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想到这么多年来上学的费用,以及最近为找工作托人情的花费,让父母亲背了一屁股债,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决定只身出去闯一闯。好在我读书期间喜爱体育运动,身子骨还算硬朗,心想大不了到建筑工地做个小工,因此出门时对着长吁短叹的父母亲给了一个自信的微笑,挥一挥手,踏上了外出打工的征程。

    到城里打工的难度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别说找一个对口的专业,我学的是文秘专业,就是到工地上打临工都不可能。每个工地上由各级大小工头把持,他们不但像训斥奴隶一样训斥你,首先跨进那门槛就要托人情请吃饭,这些对于自尊心极强的我是无法忍受的。

    先后游荡了几个城市,最后来到了这个城市。已经三个多月了,依然没有找到工作,身上母亲借来的四百块钱眼看就要见底了。说真的,我很节俭,一天就吃两顿或一顿饭,是在小吃部吃面条或白米饭的那种,晚上刚开始住一块五两块的旅馆,后来干脆住在涵洞或桥肚下。有几次想沿街讨饭,但看到别的乞丐凶巴巴的眼光,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原来那是他们的包干区。

    眼看就要春节了,我依旧一事无成,看来这个年是回不了家乡见不了爹娘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腊月初十前后的一天晚上,我时来运转,不但狠狠的赚了一笔,还让我找到了事业的起点,从此开始了人生精彩的旅程。

    那晚我在安德门大桥下怎么也睡不着,北风早就透过单薄的被子直入体内,我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一会飘起了雪花,继而是鹅毛大雪。

    天快亮时,室友们,就是和我一道借宿于桥下的农民工和流浪者,一阵骚动。一位裹着貂皮大衣戴着貂皮帽的中年男子来找一个临工把他病死在37楼的母亲背下来。

    “这老太太真会作践人,本来住在医院的可以好好死去,非要死在家里,说这样才能瞑目。这不,遂了她的愿,可把我们下辈害苦了,殡仪馆车子只肯开到楼下。有哪位兄弟把她背下来,报酬好说。”那男子大声的嚷嚷,手指上的大钻戒在昏暗的路灯下熠熠发光。

    室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议论着,但没有一个人答应。有的低声说句“晦气”又蒙头大睡了。有两个操皖北口音的大约是兄弟俩,说可以把她抬下来。但那位戴钻戒的中年人摇摇手,说只能是背下来,而且途中还不能停脚。这下更增添了工作难度。

    说真的,刚开始我并不想要揽这个活,只是觉得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竟然有深更半夜请人背死尸的,有点好奇。看别人都进了被窝,只有我一个人还半坐着探出脑袋。那人走到我身边“小兄弟,你愿意吗?不少于一千块!”

    一千块!我的眼睛一亮!不就是背个死人吗?那年军训我背着200斤的沙袋还急行军50公里呢,把教官吓得目瞪口呆。还有我受教育多年,早就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看着他焦急的样子,我心里乐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他这一辈子也就一个妈死呀。我决定应征后,就开始抬价。

    “背是可以背,但价格太低,不得低于三千。”这几个月的磨难让我学会了讨价还价。不过学艺不精,这价高的有点离谱。

    “三千?抢钱呀!”那男子大吃一惊。

    “那就算了。”我装着要躺下睡觉的样子。

    别的室友听说我应征背死尸,呼啦一下子又坐了起来,起哄一般说道

    “黄天腊月的,三千不多呀!”

    “疯了,死尸也敢背?”

    “听说背过死人的人,身上会附有鬼魂的。”

    “别遇到僵尸呀!”

    , , ,

    听说我肯背,那男子看到了希望,做出心疼的样子,咬咬牙,“图个吉利吧,二千八。”

    两千八我答应了。

    走到巷子口,我闻到了豆腐脑的香味,停下来对那人说,“老板,我可是好几天没吃饱饭了,为了保证工作质量,我吃个早饭,钱你付。”

    那老板爽快的答应了。不过付账时,他可是大吃一惊,我一共吃了16碗。

    或许上帝派我来人间就是为了背尸的。那老太太像一把干柴一样,我轻轻的背上,简直是小跑下了37层楼,害得那位男子气喘吁吁的跟在后面,到了楼下,他差不多是瘫下了。如果那老太太四肢不那么僵硬,可能背起来还要舒服一些。

    或许你会问我当时怕不怕?告诉你,我一点不害怕,就像背一件普通的商品那样。这说明我天生就有背死尸的潜质。

    拿着两千八块钱,我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快到家时,我洗了澡,理了发,还多花一块二毛钱吹了风上了蜡,又咬咬牙,用20块钱买了一套夹克衫。就这样人模狗样的回了家。

    父母亲笑逐颜开的欢迎我,说我虽然瘦了,但精气神不错。对了,我进门前还在镇上的苏果连锁店大包小包的买了一些食品,告诉他们是在城里苏果大超市买的,正宗的苏果货。小妹乐得屁颠屁颠的围着我转。

    我交给了母亲两千块,自己身上揣着几百块,那个年过得踏实、滋润呀!

    第二节

    正月初十刚过,父母亲催着我早点上班,说别把这么好的工作弄砸了。我告别家人,到公司上班了。

    出了县城,那种衣锦还乡的风光劲头一下子没了,像泄了气的皮球。今后我做什么呢?就在赶往城里的汽车上,我立志做一名专业背尸工。

    到了城里,我首先到文印商店制作了几百份小广告,上写“祖传秘方,专业背尸”,然后到几个高层小区去张贴。当然那是选择在晚上悄悄贴上的,如果是白天众目睽睽之下,不被人揍扁才怪呢,何况现在还是大新年的。

    广告贴了好几天,一笔生意也没有。对着手中剩下的小广告,我一拍脑袋,真笨呀!这上面也没印联系地址,就是有生意也没办法联系呀!这时我想到了在公共厕所里经常看到的治疗花柳病、淋病、挺而不坚坚而不久病的小广告,那上面会标明诸如XX巷第几个电线杆左拐XX旅社XX房间的字样。于是先找到一个农贸市场二楼的一个小旅社,以30块钱的月租金租了5平方米过道改成的房间。又去文印店重新花了20块钱制作了400张小广告,注明了地址。这次在张贴时,除了选择有高层的小区,还增加了电线杆、公共厕所、农贸市场,这里客流量大,广告效果好。

    我像一个小老板一样,整天呆在旅馆里静候顾客上门。

    元宵节第二天快中午时,来了两个面色凝重的中年人。

    “你是专业背尸工?”其中一个个头稍高的问。

    “是呀!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我们的服务可是一流的。”见来了生意,我谦和的推销自己。

    “我们?看来不止一个呀?”还是那稍高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目前还是一个,不过会发展起来的。”我连忙解释道。

    “跟我们走一趟吧。”那个个头稍矮的说到,那声音越发凝重。

    家里死了人,心情肯定不好,我能理解他们那一脸死相和冷冰冰的声音,然而正因为他们的悲伤才会有我的生意,才会有我的快乐。

    带上门,我跟着他们下楼了。

    走在路上,我忽然想起来价钱还没谈。同时也提醒自己,回去后要依据楼层制定一个价格表,还有要注意死者的体重因素。

    “老板,我们先谈一个价吧。”我上前对他们说。

    那两人停下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迟疑了一下,那矮个子说,“会叫你满意的。”看来他是这个家主事的。

    我们向一个大院子走去,到了门口抬头一看,XX区XX街道市容所。奶奶的,我上套了,他们是城管。我想跑已经迟了,他们把我架了进去。

    “队长,人带回来了。”他们把我交给一个脑袋肥嘟嘟大腹便便的满嘴喷着酒气的人。他身上的制服显然是小了,肚皮上的纽扣在艰难的扣着。

    接下来处罚过程就不多说了,因为现在这帮弟兄还经常往来,有时还把那次初遇当作笑柄谈。处理结果是叫我三天之内把贴出去的小广告全部清除掉,另外请他们队吃一顿饭。

    本来没有请吃饭这个内容的,是罚款三百块。三百块!那时的三百块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是我请求把罚款改为吃饭的。我想吃饭总不会超过三百块吧,这样一来挽回经济损失,二来也当处一个朋友吧,今后还得在这一块混呢。那胖队长搔搔肥脑袋竟然同意了。

    那顿饭吃的很有意义。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我的困难处境引发了他们的恻隐之心,席间一个戴眼镜的高个子城管向我建议,在小广告上不要留地址,只要写上联系电话就行,大哥大太贵了,就用BP机吧,没有中文的数字也行,也就几百块钱。我不好意思说我买不起BP机,即使是数字的,但给了我启发。我在新广告上添上了旅馆的电话,和服务台说好,每传呼一次交2毛钱。

    背尸这行业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一个月或两个月只要有一笔生意就可以不亏本了。

    生意就这样慢慢做起来了,而且还逐步规范运作,陆续制定了收费标准和行业规定,完善相关制度。手头有了积蓄后,打算买BP机,可BP机已经淘汰了,一咬牙花了两千多块买了一部三星手机。手机到手自己都觉得奢侈,父母亲一年收入也就是一两千。有了手机业务自然更好做了。

    最重要的是我通过城管这个平台,认识了好多朋友,从而建立起自己的人脉网络,像医院、殡仪馆、公安局都有熟人,他们有时指定某笔业务由我做。当然我也不是不开窍的人,知道什么叫一家苦钱百家花,所以朋友们对我还不错。有了钱,他们也不以为我这个行业有什么下贱或忌讳的。

    或许这些平谈无奇的故事对你们来说没什么意思,下面和你们说一个真实的匪夷所思的惊悚故事,这倒是不错的小说素材。

    第三节

    那是一个初秋的下午,这里的秋天和夏天差别不大,天气依然很热,我穿着大裤衩在屋里看小说。那时候我已经不在旅社住了,而是租了一间民房,是个二楼小套间,厨卫齐全。这时接到刑警队一个熟人的电话,说在某某小区第一栋17楼1708房间有一具女尸要背下来。

    我赶到时,屋里围着不少公安,有穿制服的,有穿便装的。沙发上躺着一具女尸,那是一个娇小白皙的女人,有几分姿色,头发黏在嘴边,瞳孔放大,像直直的盯着什么人。从衣着上看,像个有身份的女人,左腕上一块欧米茄手表更证明她是一位富家女子。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小区是著名的’“二奶小区”,而这栋楼更是赫赫有名的“二奶楼”,据说这栋楼上住的是清一色的二奶。这二奶小区也叫“三不小区”。哪三不?不摄像,不打招呼,不报案更不破案。进进出出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摄像头自然不能装。不打招呼就是熟人见面当没看到一样,当面不打招呼,事后也不讲出来。你想大家都是在主席台、电视新闻里混的,彼此说出来多尴尬!不破案更有意思,据讲曾经有个小偷在其中的一个卧室里偷走了好多美金,后来小偷在别的地方犯案,一审问,竟拖出一个大贪官,还牵涉到别人。搞笑的是那个贪官死活不承认自己丢过钱,连检察院也央求小偷说没在那里做过案,但小偷一根筋,非说自己在那里干过活,后来小偷判了无期。

    因此不报案不破案也就成了这里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把她背下去吧。”刑警队的熟人对我说。

    我背着她从楼梯往下走。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大凡在楼房里过世的,是不能乘电梯的。这不乘电梯的原因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电梯呈棺材形,死人进了棺材又出来,这无疑是和刨祖坟是一个道理,对死者不敬对后人不利。第二种是乘电梯鬼魂难免会留在电梯里,今后别人尤其是单独一个人坐电梯时难免害怕,心有余悸。曾有一段视频就是在电梯里摄到一个老太太的鬼魂,别人说话她还仰着头听。无论多高的楼层,死人只能从楼梯下来。这也催生了背尸业的发展。有人笑称,电梯里出现鬼魂的故事是背尸业业内人士编出来的瞎说。由于楼梯会有死人经过,死人的灵魂难免就会留下来,有时鬼魂想家了回来看看也是沿着楼梯回家的,所以楼梯主要是高层楼梯被阴阳先生成为鬼道。这就是为什么大白天楼梯里总是阴森森的感觉。住高层的人有一个经验,即使上下一两层,也要等电梯而不走楼梯。总之,楼梯是不到万不得已如停电之类的是不走的。

    我背着女尸往下走。以前有时会有家人陪着我一道走,这次是刑事案件,公安是不会陪同的,估计她也没有家人,因此是我单独背着她的。

    大概到了10楼左右,刚转弯,突然与一位青年男子迎面相撞。他估计有什么急事,速度很快。我和女尸一道跌在地上。

    把尸体落在地上,这是背尸行业的大忌。

    “你去奔丧呀!”我虽然还在地上,但嘴里已经不干净了。

    那青年男子连忙把我扶起来,把女尸重新放在我的背上,还一个劲的赔不是。

    人家已经这样了,我也不好意思多责怪。再加上看衣着,也是一个穷人,说来奇怪,我对穷人、一切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都有一种先天的同情心。好在女尸的家人不在场,我也就算了。

    我继续往下背,一直到一楼,放在警车上。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就不奇怪更不惊悚了。问题在一个多月后出现了,又是一个下午,我又接到刑警队那个熟人的电话,说某某小区1708房间有一具女尸要背下来。我进门后看到和上次一样的场景,还是那具女尸。我背她下楼时,又遇到了那个男人,又被他撞个满怀。当我到一楼时,没有警车,身后的女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站在楼梯口,吓得一身冷汗,全身汗毛根根倒竖!这是怎么呐?莫非我出现了幻觉?

    我拨通了刑警队熟人的电话,他说我神经,他现在在外地出差呢。我悻悻的回到租住房,心里慌慌的,对这件事怎么也琢磨不出一点门道。

    一个星期后,我又接到了那个电话,等我从17楼背着女尸下来后,她又不见了。

    我真要奔溃了!如果说第一次是幻觉,那么这一次可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十分蹊跷,发誓下次接到这个电话坚决不去。可是不行,一周后又接到了那个电话,当我接听后,整个人仿佛被谁控制住了,像梦游一般又重演了一遍那个故事,一直到下楼后才从梦里醒来。

    我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回到老家歇一歇,准确的讲叫避一避。

    我回到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我的身心得到了放松。心中暗喜,估计那个魔咒一般的电话再也不会响起了。

    一天早上,刚丢下早饭碗,我的手机响了,又是那个电话。我告诉父母亲说公司有急事要回去一趟。下了长途汽车,我直奔那个小区,又重复了一次那段背女尸的故事。

    那晚回到宿舍,我已经不害怕了,而是对这件事产生了兴趣,以为其中一定藏着什么惊人秘密。之前我多次和别人说到过这件事,没有一个相信,都说我吹牛,故意显摆,厚道一点的说我太累了精神紧张,把梦境当真实了。我决定静下心来,认真调查其中的原委。

    有了这样的心态,我不但不回避这个电话,相反还盼望这个电话早点打来。果不其然,一个下午,这个电话又响了。我沉着的向那个小区那栋楼那间房间走去,仔细的观察着每个细节。一切还是老样子,我背起女尸下楼,遇到那个青年人,跌倒,重新背好,下楼。

    就在这时,破绽露出来了,我一阵狂喜!因为这时我发现那女人左腕上的欧米茄手表不见了。我怀疑失落在刚才跌倒的地上,决定回去找。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背上的女尸不见了。我明白了这女鬼三番五次拉我回来,就是要为她找回那手表。

    我沿着来路一直找到17楼,没有。最后把疑点落在了那个急急忙忙的男子身上,这时才想起来,那男子好像是等在那里故意撞我的。

    我到刑警队报了案。他们调出那天出警时的录像,这时也发觉在楼下时,那女的手表不见了。

    本来这个案件已经结案,定为自杀,因为我的报案,于是又重新侦破。

    第四节

    重新立案后,我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刑警队通知我不要出门,因为我是偷手表的最大嫌疑人。接到通知后我觉得很搞笑,我难道会做贼喊抓贼的事情?好在我本来就很少出门,只不过为此回掉了一笔业务,很是可惜。

    没几天解除了对我的控制,真正的小偷被抓获了,是在一个海边小镇抓捕归案的,就是我在楼梯遇到的那个年轻人。他是那女人的前夫,还是杀害女人的凶手。

    后来我陆续知道这个案子的全过程后,非但没有因为自己提供的线索而促成破案而高兴,相反好长一段时间怀着深深地内疚和负罪感,觉得对不起她的前夫,那可怜的孩子,还有她前夫的父母亲。

    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那女人和那年轻男人以前是一对夫妇,夫妻两在一个工厂上班,改制后同时下岗。真是破船偏遭顶头浪漏屋又遇连阴雨,他们四岁的儿子得了尿毒症。花光了积蓄总算把病情控制住了,但每月一次的析透对这个家庭来说是笔不菲的支出。夫妻两起早贪黑在路边摆摊做小吃生意。

    一天来了几个城管,把做小吃的灶具等一应物品搬上了车,拖走了,叫第二天去市容所处理。

    第二天,那男的发烧起不了床,女人去处理的。

    当女人哭哭啼啼走进所长办公室后,几个办事人员知趣的出去并带上了门。

    所长先是摸了一下女人的屁股,女人没吱声。

    所长又摸了一下女人的奶子,女人还是没反抗。

    后来所长把手伸进了女人的裙子里,女人低下头,红着脸。

    所长把女人揽在怀里,一手摸索着她的裤裆,一手在纸上写着处罚意见;鉴于态度尚好,配合工作,免除处罚,责令在指定地点指定时间摆摊。

    回家后,女人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男人。男人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到厨房拿起菜刀要拼命。女人拦住了他,“为了孩子,咱先忍下这口气。”

    一天早上,男人回去拿面条,所长来了。他约女人下午开房,说不会亏待她的。讲好了地点和时间,去不去自愿,不勉强。

    男人回来时,女人告诉了他。他一跺脚,同意了,叮嘱她狠狠宰他一下,至少要500块。

    那天女人虽然迟到了,但还是去了。

    不偷情的女人的人生是不完美的。在那紧张、刺激、羞涩、害怕、愉悦、兴奋等等感觉的混合体中,女人感受了人生从未有过的快感,简直要飘飘欲仙了。

    大约是营养好,体质棒,或者权力带来的自信,总之那天所长在女人身上完美的表现了男人雄性的激情,像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在赛场上淋漓尽致的发挥了最佳水平,展示了迷人的风采。

    分别时,他给了女人一千块钱。这是出乎女人意料之外的。

    晚上,女人把一千块如数的交给了男人。男人捧着钱,留下了眼泪,抽泣了好久。

    女人仔细的洗个澡后,带着孩子先睡了。男人出门买回一包烟,半生不熟的抽起来,咳嗽了好半天,才把一支吸完。

    这位所长我见过,是在胖队长的饭局上。说实话,他并不是一个多坏的人,有正义感,有同情心,说话风趣幽默,是个转业军人,好像是营级或副团,身体结实,相貌端正,喝酒时很爽快,尽管酒量不大,但从不跑冒滴漏,一杯是一杯。他和那些又老又丑还工于猎艳的官场痞子不同,仅就人品长相而言,做一个情夫是合格的,更何况他还有军人的豪气。

    在丈夫的默许下,这女人从此进入了“半殖民地社会”,半明半暗的做着所长的二奶。所长先是在外面租了一间平房,两人一周总得见上一两次面。后来,在二奶楼买了一个套房,就是1708房间。

    所长出面为那男人在土地部门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光年终奖金就两千多块。那女人早不做小吃生意了,而是一心一意做起了两个家庭的全职太太。

    孩子看病的钱有了着落,虽然没有多少结余,但不至于像以前那样每到住院总要东挪西借,把亲戚的门槛踏破了。

    如果一切到此为止,也不失为和谐,大家各司其职各安其份,可惜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总是向新的目标靠拢。

    一个所长工资就那么多,可为什么会这么有钱?这么多钱如何能尽量多的成为自己的?这个女人经常思考这两个问题。还别说,真让她琢磨出个道道来了。

    别看那些城管今天赶小贩,明天拆违建,一天到晚忙忙碌碌,一心为公的样子,其实全是狗屁!都是为自己口袋里装钱,这叫赶鱼上网。譬如拆违建吧。老百姓建违建真正不够住的极少,十有八九是等拆迁,那赔偿款可是成本的十几倍几十倍。城管开始大呼小叫的掀屋顶,那是给人看的,叫造势,然后开出巨额罚单。罚单开出后,并不着急立即执行,而是等着人家来说情送礼。礼金一般是现钞,大约是罚款的二到三成。收到了礼金,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撤销处罚。当事人也以为自己讨了大便宜,于是大家双赢。收来的礼金有时候独吞,有时候按级别高低来分而食之。

    那女人知道所长的钱来的容易,经常狮子大开口问他要。可惜她过惯了苦日子,总是小洞爬不出大螃蟹,因此每次要的钱对所长来说也是毛毛雨。

    女人现在有的是时间,于是便访友拜师,再加上所长给她的录像教材,于是她的床上功夫日见其长了,所长被他哄得更开心,出手更大方了。

    一次崇贤街的一位老奶奶哭哭啼啼找到这个女人,说自己儿孙多实在住不下,砌了几间披屋,所长带人去要拆,请她说说情。临走丢下一万块现金说给小孩买糖吃。女人在和所长一番凤颠鸾倒之后,吞吞吐吐向所长说了,所长“嗯”了一声同意了。

    这样的生意又做了几笔。

    一天,女人想到了假离婚,说一心一意做所长情妇,这样办事情更名正言顺。男人知道她这是为孩子为这个家,也就答应了。

    所长听说心爱的小女人为了自己而抛弃家庭,心里那个感激呀!他本来就是性情中人,受不得别人半点恩惠。他在酒店里办了一桌酒席,喊了几个铁哥们,也算是举办一个小型婚礼吧。

    在婚礼上,所长掏出一对欧米茄手表,雄的自己戴,雌的戴在心爱的女人手上。女人脸上荡漾着新娘子的羞涩和甜蜜。

    乖乖!这对手表在香港市场上是60多万,在大陆肯定不止这个价。这个行情是那天参加婚礼的一位局长的二奶说告诉她的,她激动得几夜没睡好。所长来的那个晚上,她为他吹了两遍萧。

    第五节

    屁股指挥脑袋这句话是有哲理的。那女人假离婚搬进二奶楼之后,不但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还有好多人巴结他,包括那些开店的,建违建的,等着提拔的所长下属,即使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别人也都捧着热脸来焐她冷屁股。她从财富和权力中体会到了人生的快乐和生命的真谛!

    这时再回想以往潮湿的蜗居,朝不保夕的生活,向别人借钱时那鄙夷的脸色,简直是往事不堪回首。她隐约感到自己要与往昔的生活一刀两断,但此时想到儿子的笑脸,想到丈夫对她的温存和为她而受的屈辱,她又有点于心不忍。

    不过总体而言,与丈夫日渐疏远了。离婚时约定的一周一次性生活有时也会找借口拖延了,即使勉强过起来,也像死鱼一样,闭着眼睛,盼望他早点发泄完毕。

    一天晚上所长回来,一言不发,脸色阴沉,任凭她百般挑逗,就是不理睬。第二天早上,所长临走时冷冷的说,“听说你给我戴绿帽子,和前夫还在不清不楚?这样吧,这里有三十万,你和他彻底分手吧,小孩归他抚养。我们再生一个,免得你无事生非。”说完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存折丢在沙发上,“哐当”带上门,上班去了。

    三十万!什么概念?在当时可以买四五套房子。女人望着存折,自然是满心欢喜。欢喜之后又担心了,如果这笔钱一次性给男人,他说不定去娶一个大姑娘。到时,孩子看病没钱不谈,还要受后妈的罪。再说,拿了人家三十万,这孩子是不好带过来的了,于情于理都是这样。儿子的病是个无底洞,月月要钱呀。于是她决定按每个月支付给儿子,同时存在银行里也能生个利息。只不过还有一道难题,就是当初答应和前夫做个暗夫妻,看来今后是不可能了。思前想后,她下决心和他断了那不明不白的关系。

    听说妻子离婚时,所长给了她三十万,这笔钱竟然给她瞒下了。看来压根儿就不是假离婚,是真离婚,难怪每次上床都像在应付,这女人的心真狠!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那男的越想越气,于是打电话约她出来见个面。

    在一个茶楼里见的面。那女人摊牌了,她答应按月付给孩子的生活费和医疗费。后来话赶话,说既然已经离婚了,她也没有责任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了。

    男人的担心变成了事实,当时他就想和她大吵一通,但茶楼里人太多,有些话是上不了台面的。

    女人一个劲的看手表,急着想离开。男人注意到了她手上的手表,知道很值钱。那次谈话不欢而散。

    既然已经失去了女人的心,那么狠狠的敲她一笔吧,为孩子今后留条后路。男人的底线是三十万外加那块手表。

    打定了主意后,他又把女人约了出来。当听完他的条件后,女人睁大眼睛看着他,“你是穷疯了吧?你老婆就这么值钱?能卖这么大价钱?要不是看在儿子的面上,早把你灭了,连尸首都找不到。”说完挎上包扬长而去。

    后来他约女人,女人就再也没出来过,他只好上门去找。当女人从门眼里看到他时,半天没开门,后来见他吵吵嚷嚷的,怕影响不好,这才让他进来。

    进屋后,男人首先质问她为什么离婚时隐瞒那三十万。女人解释这钱是刚给的,她留在身边不是为孩子看病和今后的生活吗?男人信誓旦旦保证这钱他不会花一分,肯定会全部用在孩子身上。经不起他的纠缠,她从保险箱里取出了存折,扔给了男人。男人急忙揣在怀里。

    男人又开口要那块手表,说如果手表给他,从此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不相扰。

    要手表?女人吃惊的望着他。这可不行,她自己太喜欢这块表了,这块表出门时吸引过多少人的羡慕目光,再说它是所长当众人面给她的,如果不见了,也不好向所长交代呀。女人坚决的摇摇头。

    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向女人跪下,流着泪问她为什么真离婚了,哭诉着孩子渺茫的未来和自己当年对她的一片痴心和真诚爱情。

    女人看到眼前男人那副下作样子,感到一阵恶心,说出了一句极其刻毒的话。就是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男人心底最后一点自尊,激发了他体内的潜能,从而酿成悲剧。

    女人说,“爱情?你一个穷鬼也配谈爱情?你要是真男人,当初别人睡你老婆你为什么做缩头乌龟?”

    “你这个贱货!”男人一跃而起,咆哮着扑向女人,卡住她的脖子,将她死死地按在沙发上。等他回过神,冷静一点时,女人早已口吐白沫,停止了呼吸。

    第六节

    男人见闯了大祸,吓得连门也没关,急急忙忙跑回了家。

    一个保安做例行检查时,发现那女人门开着人已经死了,于是报了警。警方知道这二奶楼潭水深,于是以自杀草草收场。当时他们估计这十有八九是所长干的。

    也是那男人是财迷心窍或破罐子破摔,回家后定定神,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反正纰漏已经闯了,不如再大些,决定回去把那块表弄到手,顺便把门关上,争取在案发前把手表变成钱存在父母那里,将来给儿子用。至于他自己也想好了,别受那份罪了,不用等公安来抓,要么跳楼,要么投海,想必自己死了那笔钱公安也不会再追了吧。

    这样一想他心反而定了,于是从家里又回到了二奶楼。

    他刚要乘电梯,听到一阵阵警笛声,见警车开进小区,他赶紧闪进楼梯。在九楼到十楼的转弯处蛰伏下来,那里的窗户铁栏杆正好折了,如果这时警察来抓他,他就跳楼自杀。

    恰好不一会我背着女尸下来了,他心生一计,将我撞倒,从他老婆手上抹走手表。等到警车开走后,他才回去。

    就在我报案后没几天,他在海边被警察抓走了。他在海边徘徊了有好几天,人们觉得可疑,报了警,一查正是警方通缉的嫌疑犯。后来他被判处死刑。

    那位所长也因为巨额财产来路不明和生活腐化,被双开后又判处3年徒刑。

    事后,刑警队那位熟人找我谈过一次话,告诫我,背尸就是背尸,做好本职就行,别找不自在,否则会吃大苦头的。之后,也遇到过几具疑窦丛生的尸体,我们都一笑了之。口风紧也被我写进了行业自律条例里。

    通过这件事,我知道鬼魂是存在的。正像盗亦有道,鬼神也有自己的行为规则。后来在我的工作条例里规定员工在每次背尸体前,都要对死者祷告一番,以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这几年我的业务渐渐大了,你们可能也了解了。我和城郊几个殡仪馆签订了合同,承包它们所有的背尸业务。人手自然不够,于是陆陆续续招收一些员工,正式挂牌成立了这家背尸公司。目前正着手调研水上捞尸的可行性,打算开拓这方面的而业务。

    有人说赚妇女的钱容易,赚老年人的钱容易,其实赚死人的钱才是最容易的。不过,无论赚什么人的钱,都要有权力部门做你的后盾。这也算是我十几年来从商的一点体会吧。

    2013年12月14日完稿

责任编辑 浅紫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时时彩后三小技巧 新疆时时彩二星012路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是什么 七乐彩历史号码比较器
手机新疆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彩漏洞改单 新疆2017时时彩开奖号 新疆时时彩官方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彩网址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缩水工具
新疆时时彩开奖报号软件 www%2e新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注册平台 新疆时时彩五星号码走势图最近30期